•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上一章:第29章
  •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下一章:第31章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跟他在一起,已經無法正確區分朋友和戀人的界限。只留下模糊的交界,細微得讓她無法立刻識別。

許久,她終于走上前,朝他露出一抹清淺的笑,輕聲說道:“對不起啊,你等很久了是不是?”

孟星遠沒有任何言語,只是上前,伸手抱住她,用力將她圈入懷中。

似乎只有這樣才可以確信她是真的回來了。

終于回來了。

夜晚的風恣意在站臺里穿梭往來,從他們身旁呼嘯而過。

他將她整個身子都圈在胸前,替她擋去所有的風與冷空氣風吹得她的臉有點涼。

林霧沒有推開他,生平第一次放縱自己享受溫暖。

她的臉頰貼在他的衣服上,閉上眼睛能感覺到風拂起她的頭發,以及他胸膛的溫度。

冰封了多年的心突然像是注入了暖流。

淺愛——上

許瑤姿是家中的幼女,在許家的四兄妹中排名最小,有三個哥哥。大哥比許瑤姿大了七歲,二哥大她五歲,而三哥跟她年齡差距最小,只比她大兩歲。

從幼時有記憶開始,許瑤姿就覺得自己有三個哥哥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在她看來,家里就是要人多才熱鬧才有家庭的氣氛。上高中后,許瑤姿認識了一個名叫林霧的好朋友,跟林霧聊到自己的三個哥哥時,也是這么跟她說的。

在許瑤姿讀小學五年級那年,大哥被一場意外奪去了生命,離開了這個世界。許瑤姿對這件事記住的并不多,只是知道全家人都為這場突然其來的意外傷透了心,爸爸和媽媽都被打擊到了。因為二哥的身體一直很不好,大哥的去世使得爸爸媽媽少了一個兒子,更為二哥和三哥的將來擔心。

二哥出生以后就患有重病,每天都要吃藥,需要絕對的休養,所以從小學四年級起就輟學在家。或許因為自幼患病與外人隔絕的原因,二哥生性十分冷峻寡言。

雖然二哥后來沒去學校上學,只在家自己看書,但是二哥什么都懂,無所不知。上了初中后許瑤姿曾經拿著數學作業去問二哥一道艱難的代數題,二哥只看了一眼就告訴她怎么解答。她從10歲開始學小提琴,而二哥只花了一點時間就學會了小提琴,而且拉得比她好多了。

那個時候,二哥是許瑤姿在這個世界上最崇拜的人。在她心目中,二哥是一個天才,即使身患重病也能幫她解決許多問題,二哥心情好的時候,還會教她怎么做人。

雖然二哥最厲害最聰明也最有本事,可是三哥才是許瑤姿最親近的人。

三哥的性格很溫和,跟許瑤姿年紀又最接近,從小許瑤姿有什么事都會跟三哥說。

二哥不用上學,每天早上許瑤姿都跟三哥一起吃早餐,一起坐司機的車去學校,回家的路上聊學校里發生的事。放寒假和暑假的時候,三哥還會帶她出去玩。

三哥的脾氣是全家人中最好的。家里有幾個傭人,每次三哥吩咐傭人做事,總是很客氣。

許瑤姿有時心情不好,跟傭人說話時語氣就會帶上情緒,但是三哥從來不會把自己的情緒帶給傭人。

許瑤姿一直覺得媽媽屬于那種典型的小家碧玉,性格溫柔賢淑,對爸爸的話言聽計從,絕不反抗。

她生活在一個大家庭中,她有三個哥哥,雖然哥哥們都很疼她,但是哥哥畢竟是男的,而有些話只能跟女生說。

可是從小學到初中,許瑤姿知心的好朋友并不多,初中那時倒是有幾個同學對她不錯,可是有幾個都是在知道她的家世背景后突然對她變得很熱情的。

所幸后來她讀高中時認識了林霧。

在那個時候,三哥也認識了她的同學林霧。

有幾次三哥向她問起林霧,一開始許瑤姿不知道三哥為什么會問這個,就把自己知道的林霧的情況都告訴了他。

許瑤姿發現三哥喜歡林霧,是那次她跟三哥和林霧一起去電子城買MP3。

即使過了幾年,許瑤姿仍然記得三哥最溫柔的笑容,是那時他跟林霧在一起的時候。

許瑤姿看著他們突然想:所謂的天作之合就是這么回事吧?

許瑤姿才發現:原來三哥展露的笑容的溫柔程度也是因人而異的。

即使對著自己,三哥也只是屬于親人式的笑容,可是對著喜歡的女孩子,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那天從電子城買完MP3回來,三哥像往常一樣先送林霧回家,跟著林霧一起下了出租車。許瑤姿坐在后座上,看到三哥握住林霧的手說了什么話。

夜色溫柔,可是遠遠比不是三哥唇邊的笑容。

大哥已經不在了,許瑤姿衷心盼望著二哥和三哥都能遇到一個喜歡的女孩子,然后跟她結婚,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

可是二哥身患重病,一直沒有娶妻的打算。他從美國做完治療回來后,就立刻接手集團的生意,此后更是無暇兼顧其它事情。

許瑤姿之前一度以為林霧會變成她未來的三嫂。

可是她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悲哀。一旦遇到問題,家族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即使有喜歡的人也只能割舍。

幾年以后,那年高二暑假在電子城見到的情景,都成了許瑤姿遺憾的理由。

自從三哥從瑞士回來后,再也沒有露出過發自內心的笑容。

那天晚上,許瑤姿看到三哥跪在地上跟爸爸媽媽說不想娶宋家的小姐。

可是爸爸不答應,而且非常震怒,對三哥說除非斷絕父子關系,否則他必須跟宋紫媛結婚,還說:“你生在許家,以后集團的生意就由湛寧和你繼承,你想想看,這個家你有沒有責任!”爸爸越說越氣,心臟病開始發作。

后來媽媽也跪到了三哥旁邊,哭著求三哥不要惹爸爸生氣,不斷地說:“湛宏,媽媽求求你,不要這樣跟你爸爸說話。”

許瑤姿滿臉淚水地看著這一切,心中不斷地想:二哥呢?只要二哥在這里,就能阻止爸爸媽媽。

她突然很想念二哥,在她心中,二哥是無所不能的,什么事都可以解決。

而且爸爸媽媽最聽二哥的話。

可是二哥現在在美國做治療,根本不知道家里發生了這樣的事。

最終三哥還是答應了爸爸媽媽跟宋紫媛訂婚。

就在那一晚,許瑤姿第一次覺得爸爸很可惡,她的心里突然很恨爸爸,恨爸爸就這樣親手摧殘了三哥的終身幸福。

本來三哥可以跟喜歡的女孩結婚、生孩子,可是他們親手扼殺了這個可能。

她知道爸爸媽媽養育他們四兄妹很不容易——而且那一年大哥去世,二哥好不容易痊愈,爸爸媽媽承受了巨大的悲痛。

可是那一刻她突然很恨爸爸媽媽,覺得他們只會考慮集團的生意,從來不考慮三哥的感受。

三哥沒有二哥那種魄力,也沒有二哥的強勢。三哥是那種很溫柔的人,性格和脾氣都是他們全家最溫和的,總是帶著笑意。

她看不慣爸媽逼著孝順溫和的三哥作選擇,逼著孝順溫和的三哥屈服。

這涉及到三哥的感情問題,是他以后生活中要時時刻刻面對的。

后來二哥知道了這件事特意從美國打越洋電話過來。

二哥的話在家中一向都很有分量。

本來已經有希望了,可是爸爸心臟病再度發作,住進了醫院。事情全部變了樣,宋家也開始給爸爸媽媽施加壓力,整個事態開始往許瑤姿最不愿意的方向發展。

爸爸還是瞞住二哥,讓三哥跟宋紫媛訂婚。在這個基礎上,兩家簽訂了合作協議,將瀕危的家族事業從死亡之谷拉了回來。

她的心里對宋家的小姐也不由生出了反感之情。

許瑤姿知道自己是意氣用事,可是她就是無法平靜接受。

許瑤姿曾經不無悲涼地想:以后她是不是也會跟三哥一樣,跟一個不喜歡的人結婚?

她惴惴不安地生活,卻發現自己是如此地無能為力。

是的,爸爸說的很對,除非跟家里斷絕關系,否則她就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就要考慮家族的利益。

爸爸曾經想過讓她嫁到邵家,三哥率先反對,一向淡漠的二哥也開口說話:“當初湛宏的事還不夠嗎?”二哥一向不多話,但是他明顯也對這件事心存不滿。許瑤姿知道,二哥平時雖然不表現,但也是很愛護三哥的。

后來,她終于遇到林亦辰。

林亦辰對她很好很用心,他們也順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后來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她跟林亦辰結婚時,結婚請柬上寫了林亦辰和她的名字。

看著請柬上林亦辰那個沾著金箔的名字時,她的心里充滿了惆悵:因為三哥心里喜歡的女孩也姓林。

如果那時不是發生那么多事,那么也許三哥結婚那天的結婚請柬上寫的就是三哥和林霧的名字了。

許氏旗下的三家酒店的業績不斷上升,可是許瑤姿再也沒有在三哥臉上看到以往的笑容。

在別人看來三哥是一個年輕有為事業有成的青年,許氏的酒店是他從瑞士回來后一手經營起來的。

許瑤姿覺得是三哥犧牲自己的幸福換來許氏的酒店業務的發展與擴張。

如果可以,她寧愿自己隨便嫁一個人,也希望三哥可以跟喜歡的女孩在一起。

許瑤姿印象中,往年集團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宴會,三哥有時會跟爸爸媽媽一起出席宴會。有時也有很多伯父伯母帶著自己的女兒來許宅做客,但是三哥從來沒有看上哪家的小姐。

偏偏去看一場校園十大歌手比賽,就喜歡上了她的同學林霧。

或許三哥以前沒有喜歡上林霧的話,會二話不說地聽從爸爸的命令結婚,然后對妻子和兒女很好。但是他對別的女孩動了心,有了喜歡的人,就很難再喜歡別的人了。

許瑤姿還記得那天三哥在樓梯間看到林霧時那種眼睛一亮的情形。

好像整個天空都變得蔚藍,整個樓道里都是春風。

跟林亦辰訂婚前,許瑤姿跟林霧見了一面。第二天早上,她跟三哥一起在別墅的院子里吃早餐。

冬天的早晨有點冷,遠處的樹林彌漫著霧靄,別墅依山而建,院子里也有淡淡的霧。

許湛宏望著院子里的樹木,說:“今天霧很大。”

許瑤姿看著三哥的臉,忽然說:“三哥,我昨天去找林霧了。”

許湛宏一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又放下,面容沉靜:“她……現在怎么樣了?”

許瑤姿把自己跟林霧的對話告訴了三哥。

三哥靜靜地聽完,望著院子說:“如果那時我能夠再堅持一下,不要輕易屈服,可能現在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許瑤姿聽得出三哥話語間的后悔。后悔當初的讓步和懦弱,如果可以再堅持,或許結果就不一樣了。

可是她也不知道結果會怎么樣。

許瑤姿看到他神情間的淺淺的留戀,鼓起勇氣問:“三哥,你現在喜歡三嫂嗎?”

許湛宏將目光從院子的花叢收回來,淡淡地說:“瑤姿,等你以后就懂了,男人一生只會刻骨銘心地愛一個女人。之后的就只是一起過生活的人而已了。”

“也不是放不下,隨著日子過去,強烈的感情也會逐漸淡下來,不會像以前思念得那么頻繁。人會隨著閱歷變得冷靜,但是那種感覺再也找不回來了。接下來的只是普通的日子,就像白開水一樣。”

許湛宏望著別墅的花園,眉宇之間抹上了回憶的味道:“我希望她遇到一個好一點的男人,全心全意地對她,不要再讓她只能忍住傷心說‘恭喜’。”

許瑤姿心里十分難受,她心目中的三哥應該是笑著生活每一天的,就像那時帶著她去看電影,帶著她和林霧去電子城買MP3,唇邊永遠掛著溫和的笑容。

這幾年來,三哥的氣質變得越來越內斂了,當初的溫雅少年已經變成了沉穩的男人。

他的氣質在漸漸往二哥靠攏,雖然沒有二哥身上那種天生就有的冷峻氣息與傲氣,但是鬢角多了一絲憂郁與沉默的感覺。

三哥沒有二哥的強勢與果斷,卻是這個世界上最溫和的哥哥。

她說:“三哥,林霧還記著你的。”

許湛宏點頭,“我知道,她會一直記得我的。因為她是那樣的人。”

她知道三哥心里其實還喜歡著林霧,畢竟那是他唯一動心的女孩。

“她總是把自己放到次要的位置,太會為別人著想,從來不會為自己爭取利益。”

許湛宏不無惆悵地說:“是我對不起她,我沒有湛寧那種魄力。”

許瑤姿聽得潸然淚下。

許湛宏笑了笑,接著像以前那樣摸她的頭,“傻丫頭,哭什么呢。男人專注于事業也是一件好事,可以有成就感。”

許瑤姿淚水流得更厲害了,“可是這些又不是你最想要的。”

三哥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說到后來,開始打趣她:“要開心一點,別哭了。林亦辰不是對你很好嗎?”

三哥在她面前還會經常展露笑容,在陌生人面前就基本都收斂起來了。

許瑤姿不知道這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可是她覺得難受,為三哥這種變化難受。

“他又不是三哥。”她賭氣地回答。

許湛宏微微一笑,“傻丫頭,他當然跟三哥不一樣。他才是陪你過一生的人,是你以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對你很好,幸好你也喜歡他。你們這樣很好啊。”

許瑤姿覺得眼里熱氣彌漫,哽咽著說:“三哥,我不想嫁了。”她知道自己是在賭氣,也知道自己必然會嫁給林亦辰,可是這一刻,她就是想守著三哥。

三哥像伸手拍了拍她的臉頰:“傻丫頭,人總是要長大的。別說這種話。等以后哪天林亦辰讓你哭一下你就知道了。”

“你已經這么大了,不要還像個小孩一樣,要學會想問題。”

“三哥。”許瑤姿終于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出來。

許湛宏又笑了,“哎,不說了。越說你越哭。林亦辰知道了還以為我欺負你。”

可是過了一會兒,他忽然又說:“不過其實如果能像以前那樣也是一種幸福。”

三哥還是笑,可是已經不是過去那種溫和明亮的笑了,只是一種普普通通的笑容。

第 52 章

孟星遠送她回了住所。

唐菁菁不敢獨自一人住在屋子里,林霧離開的這幾天,她都去了男朋友那里住,今晚大概也不回來了。

林霧從他手中接過背包放好,便去廁所洗手。

從廁所出來時,便看到他坐在客廳的淺色沙發上,手肘撐在膝蓋上,狹長的眼睛閉了起來,右手手指淺淺地撫在眉心上。

這是他覺得疲憊時的動作。

有好一會兒,她站在客廳和廁所的過道上,只是目不轉睛地望著他的身影。

他長得非常好看,大概是經常在室外打網球的緣故,皮膚不是非常白皙,而是呈淡淡的小麥色,兩道眉毛又濃又黑,隨著英挺的眉骨帥氣地揚起,線條干凈利索。

他今天穿著一條深色的休閑褲和一件灰色與黑色相間的長袖格子襯衫,整個人看起來異常清瘦。

左手的手腕上戴著他平時戴的那塊機械表,表盤在客廳的燈光下折射出銀色的光芒,那光芒晃得她的眼睛略微失去焦點。

他們認識多久了?

從大一到現在,已經五年多了。

她的手扶在門框上,目光游離地飄在他身上,站在廁所門外怔怔地想著事情,思緒飛得老遠。

孟星遠很快感覺到她的氣息,一抬頭就看到她望著自己出神。

印象中,她是第一次望著自己出神。

認識她這么久,她跟自己說話時總是很認真,偶爾目光會與他的對上,眼神總是很坦蕩,但是極少看著自己發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霧從游離的思緒回過神來時,才發現他早就抬起了頭,黝黑的視線穩穩地對著她。

她的心猛地一跳,在他的眼神下有點無所適從,只好開口:“你要不要喝水?我先去燒水。”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