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上一章:第31章
  •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下一章:第33章

林霧也有點犯愁:“怎樣才算詳細?”

成曉渝心想這還不好辦,直接問最關心的部分:“他有什么動作?譬如說,他有沒有——有沒有抱你?”成曉渝本來想問“有沒有親你”,話到了嘴邊還是拼命咽回了肚子里,將話題的尺度稍微收斂了一點。

“呃,有,抱了一下,就這樣了。”林霧雖然還無法完全自在地跟成曉渝面前談這樣的話題,心里還是會有一絲尷尬,但是成曉渝的問話畢竟比她剛才云里霧里的陳述更能抓重點。

成曉渝這下心滿意足了,清楚什么叫“點到為止”,咯咯笑道:“好吧,我不問你了。我以后找時間問孟星遠……還有,你們記得結婚的時候一定要找我當伴娘。”

這也太遙遠了。

林霧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你圣誕節會回來嗎?”

成曉渝開心地回答:“今年應該不回,時間太短了,坐飛機要很長時間,還是等明年吧。等我在這邊工作滿一年就會回去找工作。等到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就在W市工作了,到那時我有空就去騷擾你。”

林霧休了一個星期的年假,加上兩個周末,總共是九天的假期,結束休假工作了半個多月,便遇上部門組織外出活動。

星期六那天早上,研發中心組織部門員工到郊外爬山。活動說明了“歡迎攜帶家眷”,于是隊伍自然而然壯大了。

有三個男同事有車子,帶了幾個同事,其他人打車過去。當天早上,二十幾人組成的隊伍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一行人爬到山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大家都帶了食物來,在山頂上鋪了野餐布坐在一起吃東西,隨后三兩成群打牌或者玩游戲。

林霧爬到山上感覺有點累,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九寨溝那幾天走太多地方了,到了山上只想休息。

玩樂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下午三點多一行人便開始下山。到了山下大家分成幾撥人坐車回去。林霧跟三個同事坐一輛出租車,車上幾個人商量著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研發中心只有兩個女員工,另外一個女的比林霧大了四歲,今天沒叫丈夫一起來爬山,大部分時間都跟林霧呆在一起,但是晚上想回去跟丈夫一起吃,便問林霧:“林霧,你也一起吃嗎?”

“可能不行,我跟人約好了吃飯。”林霧下山時就開始困,朝女同事歉然一笑。

女同事知道林霧有幾個同學也在W市工作,問道:“跟同學嗎?”

“不是。”可是畢竟不習慣,也不知道如何說。

女同事臉上露出一個善意的笑容,又問:“男朋友嗎?”

林霧點點頭:“嗯,對。”

他們確立關系將近一個月,可是似乎到了這一刻,才終于習慣了這個稱呼。

林霧回到公寓后,收了衣服去廁所準備洗澡,打開水龍頭卻沒有水流出來。她拍了幾下水龍頭,還是一滴水也沒有。

不會是停水了吧?

走出廁所才在餐桌上找到一張紙條,是唐菁菁留給她的:“今天會停水,而且估計要停很久,你最好早點洗澡。”唐菁菁最近幾個周末基本都是跟男朋友一起過的,經常見不到人影。

雖然現在是十一月,但是這幾天升了溫,林霧爬山時出了一身汗,現在就想洗澡,無論如何也要洗澡,而且是馬上。

林霧打了一個電話給大廈的管理員。管理員告知她這兩天整棟大廈的地下管道改造,要到明天早上八點才重新恢復供水。

她無奈地掛上電話,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剛好孟星遠打電話過來,林霧心里郁悶得不得了,跟他說:“我們這里停水了。管理員說今天地下管道改造,整棟樓停水。”不知道她現在要怎么洗澡。

孟星遠一怔,隨即問道:“停到什么時候?”

“明天早上八點。”

林霧去廁所關了水龍頭,語氣里都是滿滿的郁悶,“我現在洗不了澡。”

他說:“算了,你到我那里洗。”

她微微愕然,重復著他的話:“去你那里洗?”

孟星遠估計她要花一點時間來消化自己剛才說的話,又說:“要不然你等到明天早上再洗?”

末了又笑著補了一句:“反正我又不嫌棄你。”

她在心里權衡著,如果去他那里,起碼可以馬上洗澡了——雖然會有一點麻煩。

是的,麻煩。

最終還是洗澡略微占了上風:“呃……如果你方便的話,那我去你那里洗,可以嗎?”

第 54 章

翌日早上醒來的時候,感覺好了很多。

林霧剛走出臥室就看到他穿著一身清爽的休閑裝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膝蓋上擱著筆記本電腦。

孟星遠聽到聲音抬起頭來,“醒了?”

林霧點點頭,“現在幾點了?”

“十點半。”他把筆記本隨手擱到沙發上,“餓了嗎?”

他的公寓里有新的洗漱用品,林霧洗漱完了,跟他一起吃了早餐。

吃過早餐后,林霧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唐菁菁,剛想跟她說中午不回去,就聽到唐菁菁說:“林霧,我今天晚上不回去,明天晚上再回去。”

林霧忙應道:“哦,好。我今天也在外面,剛想跟你說。”

孟星遠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的筆記本電腦還放在茶幾上,林霧便用他的電腦上網。

瀏覽了一會兒網頁,林霧忽然想起那天兩人關于某種電影的對話,挪動鼠標點進C盤,開始找可疑的文件夾。

孟星遠見她一會點進這個文件夾,一會兒又點進另一個文件夾,以為她在找一些重要的東西,往她那邊挪了挪,問道:“你在找什么?”

林霧停止操作鼠標:“找你的私人文件。”

她說得很隱晦,不過有了上次的對話,孟星遠立刻便會意到她在講什么。

“不用找了,沒有。那時用宿舍同學的電腦看的,我這里沒有,我宿舍同學的電腦里才有。”

孟星遠把將遙控器放到隨手放到茶幾上,伸手摟住她的腰,用力箍住,說話聲中帶著笑意:“而且即使我是用自己的電腦看的,看完也會立刻刪掉。怎么可能還留著?”

林霧不禁有點泄氣:“干嘛刪掉?一般不是都要回味一下的嗎?”她一般看完一部電影不會立刻刪掉。

他笑著睨了她一眼,“有什么好回味的?再怎么說也只是電影而已。而且那時只是好奇,看過一遍就行,還留著干嘛?”

她的右手握成拳頭抵在嘴巴前,轉了轉眼珠子,笑容明麗清新,“那你覺得好看嗎?”

他看了她很久,漆黑的眼珠一動也不動,幽深得幾乎沒有盡頭,“你想試一試嗎?”

林霧忽然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只覺得瞬時臉非常滾燙,幾乎可以自燃了。

可是更讓她懊悔的還在下一秒——

她竟然張開口鬼使神差地答了一句:“今天不行。”

暈!

她在說什么啊?

林霧很想立刻去撞墻,以表明自己有多懊悔。

他忽地笑起來,湊過去在她白凈滑嫩的臉上溫柔地親了一下,“嗯,我知道。”

就連以前,林霧也很少看到一向沉靜內斂的他這么爽朗的笑容。

他似乎覺得意猶未盡,抱過她又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唇邊的笑容漸濃,“林霧,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可愛。”

她仍然覺得很丟臉,臉頰依舊很燙,可是也不知道說什么,

過了幾秒才推開鼠標,“好吧,那我不找了。”

孟星遠從她膝上搬過筆記本電腦擱到茶幾上,雙手攏住她的腰,“那看電視吧。”

過了一會兒,他開口:“后天晚上有時間嗎?跟我朋友一起吃個飯。”

她毫不猶豫地點頭:“好。”

孟星遠摟住她的腰,說:“有些人你已經見過的了,上次唱K的時候。”

她低聲咕噥了一句:“那不一樣啊。”

他挑了挑眉,問:“怎么不一樣?”

“那時心里沒什么想法,也不用在意別人想什么……”

她也不知道有沒有表達清楚,最后還是說:“去就去。”

孟星遠握住她的手,“只是一起吃個飯。”

“我知道。”她覆住他的手,側過頭與他目光相對。

靠得這么近,入眼就是他英氣的五官,她有點受到蠱惑,微微仰起頭在他兩片薄唇上碰了一下,“我又沒緊張。”

瞬間,她只覺得環在腰上的手驟然收緊,眼前那雙眸子的顏色愈發深沉,她還沒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已經低頭吻了下來。

不再點到即止的淺吻。他已經相當熟悉她唇瓣的形狀,一遍又一遍地在她唇上輾轉,他抱得她那么緊,她可以感受到他的手表涼涼地印在她的頸椎上。

那么多天的相處都只是淺嘗輒止的親吻,她多少有點不適應這種氣勢洶洶的深吻,一陣陣戰栗隨著他一下一下的吻傳到心臟最深處的地方,氧氣極度不夠用。

就在她幾乎以為自己呼吸不了的時候,他終于放開她。

林霧靠在他胸前喘氣,平復呼吸,過了一會兒抬起頭,就看到他一雙眼睛黑亮黑亮的,猶如夜空中最亮眼的光芒。

她心里忽然有點害羞,想坐到一邊去。

他斂起兩道濃眉,眸色漆黑如墨,深沉無邊,雙手驟然收緊,“警告你,不要亂動,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負責。”

林霧不明就里,傻傻地回他一句:“出什么事?”

孟星遠挑挑眉,手一用力,將她整個人帶到臉前,目光幽深:“你說是什么事?”

她瞬間領悟過來,“唰”的就紅了臉。

他忽然笑起來,整個人都似乎放松下來,用力攬了她的肩膀一下:“嚇你的。看電視。”

“嗯。”她點點頭。

真的只是吃一頓飯而已,他的朋友都很好聊,有幾個林霧已經在KTV見過,他們有什么就說什么,談話間直接把她當成了他們的一份子。

一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下午孟星遠送她回家。

林陽剛從外面回來,走近了才發現她,叫道:“姐,你回來吃晚飯嗎?”

林霧關上車門,“嗯。你出去了?”

林陽這才發現她正在跟車里的人說話,往車廂里望了一眼:“咦,稀奇啊!男朋友嗎?”

話一出口,他似乎覺得問她不可信,直接彎下腰側頭問駕駛座上的孟星遠:“嗨,你是我姐的男朋友嗎?”

坐在駕駛座上的男子年齡跟姐姐不相上下,模樣倒是非常好看,很有氣度。

孟星遠打開駕駛座的車門下了車,點頭道:“你好,我叫孟星遠。”

林陽打量了他幾眼,一邊點點頭:“我叫林陽。你會是我未來姐夫嗎?要好好對我姐!”

未來姐夫?

孟星遠微微一笑,對這個初次聽到的陌生稱呼感到新鮮。

林陽又看了他一眼,覺得姐姐真的是不談戀愛而已,一談戀愛男朋友也比普通人好看一大截。

他轉向林霧,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姐,好眼光!”

朝她揮了揮手,“我先進去了。你們慢慢聊。”

林霧看著他走進大門,轉身跟孟星遠說:“我弟。”

孟星遠走到她跟前,點頭,“我知道。”

林霧一想起林陽剛才的話就有點頭疼:“他說話不經過大腦,你不用管他。”

他的眸子亮了一亮,不置可否地一笑,“你是說‘未來姐夫’嗎?我覺得還挺好聽的。”

林霧看著他如沐春風的笑容,忽然想:以前她怎么會覺得他性格沉悶呢?

伸手做了一個動作,“那我進去了。”

晚上她坐公交車回公寓,下車后路過大廈附近一家琴行,索性進去轉了一下。琴行有開設教學課程,工作人員給她介紹課程安排。

鋼琴提高課程安排在星期六,學費要3900元,幾乎是她半個月的工資。這個倒不算貴,只是時間有點久。她不清楚自己有沒有時間。

林霧拿起冊子翻了一下,問工作人員:“如果我時間比較緊,只學一首曲子,但是曲子本來是小提琴協奏曲,大概要多久呢?”他是學小提琴的人,對音律自是非常熟悉,一旦她拉錯一個音,就會發現。在他的耳里,每一個音符的錯誤都是無處躲藏的。

工作人員聽了曲名——是一首非常難的曲子,側頭想了一下,“那最少也得三個月。”

唐菁菁要跟相戀四年的男朋友結婚了,這兩個星期周末都跟男朋友出去看房子。

每個星期六下午林霧都去琴行練琴,孟星遠要約她也約不到,有一次問她:“你周末怎么也這么忙?”

林霧只跟他說:“等再過兩個月就好了。”

最近確實沒時間陪他。這個月同時跟進兩個項目,平時跟他見面機會不多,周末算下來她也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

“還要兩個月?”他微微皺起眉,一臉的不可置信,最后還是抱住她,“別太辛苦了。”

她也抱住他:“不辛苦,真的。”

吃完飯林霧在廚房洗碗,他從后面抱住她,“下個星期有空嗎?回去見一下我爸媽。”

“這么快?是想給我一個名分嗎?”林霧打趣道。

他箍住她的腰,“是想趕緊拴住你,免得你跑掉不認賬。”

“我信譽有那么差嗎?”她的手上沾滿了泡沫,打開水龍頭沖去。

孟星遠從她手中接過碗放到水龍頭下過水,“跟信譽沒關系。”

他干了她的活,她的手上自然閑了,也學他之前那樣在后面抱住他的腰,微微仰起頭看他,蹙起眉頭:“會不會太快了?我有點緊張。”

他淡定地說:“你緊張什么?我爸媽很喜歡你。”

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手上,看著他沖洗碗筷,第一次覺得做家務的男人很帥,口中應道:“又沒見過,怎么會喜歡?”

“所以說你不動腦子。”

孟星遠將最后一個餐具放好,轉身圈住她的腰,微微低頭:“不用太在意,我就是想讓我爸媽見見你,也讓你見一見他們。”

她抬起眼眸對上他溫情的目光,“好。”

父母確實是喜歡她的。

媽媽聽說她要來問了很久,孟星遠略微思索,說道:“媽,她有一個弟弟,她父母重男輕女,從小就忽略她,你能不能對她好一點?我只希望這一點。”

孟母含笑說道:“就知道你疼女朋友了,連我這個媽媽都不放心,你覺得媽媽是那么冥頑不靈的人嗎?”

孟星遠也笑道:“媽,我不是這個意思。”

孟母仍是溫和地笑,“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瞧你緊張的。我怎么可能虧待未來的兒媳婦?什么時候帶她來?她喜歡吃什么?我讓李嫂去買。”

兒子已經24歲,也到考慮終身大事的年齡了,現在終于有了喜歡的女孩,她這個做媽媽的心里自己是非常高興的。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