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上一章:第34章
  •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下一章:返回列表

他并沒有就這么算,而是將她整個人都籠罩在懷中緊緊抱住。

她忽然覺得不好意思。一首鋼琴曲就把他感動成這樣。

她整個人都被他抱在懷里,他的頭就擱在她的肩膀上,呼出來的氣流輕輕擦過她的頸側。這種姿勢使得她的后背貼在他的胸膛上,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心臟穩健而有規律的跳動著。

很久以前她曾經站在夕陽下,想著自己以后可能都要過平淡如死水般的生活,可是因為有了身后的他,即使今天生活如何演變,也不會再彷徨。

橘黃色的燈光從頭頂傾斜而下,使得客廳的畫面更顯柔和親昵。氣氛如此旖旎,似乎連說話都變得多余。

“林霧。”身后是他喃喃的低語聲。

她低聲應道:“嗯?”

“我知道你可能會彈一首曲子給我聽,”他緊緊地摟著她,附在她耳邊說,“可是我沒想到你會選這么高難度的曲子。”

她扭過頭與他對視,有點泄氣地問:“你怎么知道我要彈給你聽?”

他輕笑一聲:“我又不是豬,你買了鋼琴放在這里肯定是要彈的,總不可能是彈給自己聽吧?”

她瞪了他一眼,可是在他這么柔情的注視下只堅持了不到一秒便挫敗地收回目光。

半晌,才低聲跟他說,“就當做是還了我一個心愿。”

他挑了挑濃黑好看的眉,“這么說我是你學鋼琴的動力?”

林霧望著黑色的琴身,按了幾個低音,“也可以這樣說吧。我只是有心情才彈,又不是為了將來想當鋼琴家。”她沒有想過要把鋼琴學得精妙絕倫,只把它作為一種業余愛好。

他知道她沒說出口的話,收緊了雙手,“我知道。”

彼此的關系變得親密后,私生活也會走近。孟星遠有她公寓的鑰匙,有時也會來她這里過夜,林霧便給他專門騰出了一個柜子掛衣服,有時林霧周末也會在他那里留宿。

晚上孟星遠跟客戶吃飯,結束應酬后直接把車開到她公寓所在大廈的停車場。

進了房間就看到她半側著身躺在床頭。房間的燈開著,從頭頂灑下溫暖的光芒,她的眼睛閉著,長長的睫毛在橘黃色的燈光下如蝶翼般微顫,筆記本電腦擱在床尾,電源關了,液晶屏幕還沒闔上。

孟星遠心中柔情涌動,走過去在床沿坐下。

林霧睡得不沉,他一坐下她幾乎馬上就醒了,睫毛一顫,睜開朦朧的睡眼,“回來了?”

孟星遠按住她,“別起來,就這樣。我們說會話。”

她順從地應了一聲,繼續躺在床上。

他撫上她的臉:“今天很困嗎?這么早睡?”才九點半,往常這個時候她還在上網或者看書。

林霧伸手揉了揉眼睛,“我今天中午一直在調程序,沒睡覺。”

她是做軟件開發的,跟普通的業務員相比需要不斷學習。孟星遠記得以前她沒跟自己在一起前,晚上經常會留在公司看書學習,有時他晚上給她發短信,她都跟他說還在公司加班或者看資料。她跟他在一起后盡量把每天的事都早早做完,把晚上和周末的時間都騰出來跟他在一起。

想到這里心里自是一陣溫馨。

他笑了笑,低聲問道:“怎么不先睡?在等我嗎?”

她竭力睜著眼睛,扁了扁小嘴,“你不是說你要過來?”

他輕輕一笑,“對不起啊,今天的客戶話比較多,問了很多問題,吃得比較久。”

她挪了挪身子,舉起手撫上他的眉心,一雙水晶般的眼睛在他臉上逡巡,瑩瑩的目光在燈光下流轉,“孟星遠,你不要太辛苦了。”他曾經很享受在大學里自由自在的生活,卻把這些都放棄了。

“不辛苦。”孟星遠淡淡一笑,反握住她的手,“只要你在我身邊。”

她沐浴過后白凈的臉頰泛著一層柔嫩的粉色,分外柔美無瑕,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氣,他很想親她,想到自己還未洗澡,便改而握住她的手。

笑著問她:“晚飯吃得怎么樣?”今天晚上她跟媽媽一起吃的飯。

林霧反握住他的手,“伯母說想吃清淡點的,我們去樂宮酒店吃粥了。”

他長臂一伸將她半個身子摟入懷中,讓她的腦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吃完飯就回來了?”

“去商場逛了一下當做散步,還給伯父買了一罐茶葉。”

他低了頭,裝作不滿地問:“你給我爸買了茶葉,給我買了什么?”

她啞聲失笑,“上個星期不是給你買了一件襯衫?”

說完才想起今晚逛商場時確實給他買了一件東西,“啊!外面有一盒松香,我跟伯母逛外貿超市的時候買的,你看看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說的那個牌子。”松香是買來給他擦琴弦的。

“我看到了,是那個牌子。”到底是忍不住,在她臉頰上親了一記,“我媽跟你都聊了些什么?”

她偎在他懷中想了一下,“也沒說什么,就聊了一下上大學那時的事……嗯,伯母還問我上大學那時有沒有去過你小姨家,有沒有吃過你小姨的飯菜。”

孟星遠微微一笑,“估計是我小姨跟她說的。”

正是夜半無人私語時,兩人坐在床上就這么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心里都是很安寧。

她躺在他的腿上,他身上還穿著西裝和襯衫,袖口處露出銀色的表盤,英氣的輪廓被暖色的燈光襯得十分柔和。

聊了一會兒,孟星遠把她的手抓在掌中,說道:“過幾天跟我去看一個樓盤。”

林霧一怔,抬眸對上他的目光:“要買房嗎?”

他點點頭,撥開她額前的碎發,“對。我跟房地產的經紀約了星期天。你這個星期天下午有沒有時間?有時間的話我們就這周去。”

“有。”她眨了眨眼睛,點頭。

“那套房子我前幾天去看過一次了,到時你如果覺得喜歡我們就買下來。”

她微微一怔,“這么快?”

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不快了。追了你這么多年才可以在一起。”

她也故意跟他算清楚:“前面那幾年也算追嗎?”

他側頭想了一下,唇角淺淺地流溢著一絲笑意,“嗯,確實不算。”

低頭貼上她的額頭,跟她眼睛對著眼睛,鼻子對著鼻子,“知道嗎?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我以前有跟你說過吧,我不喜歡追女孩。”她的身上有著他所喜歡的所有特征,也只有她的身上有這些特征,后來跟她相處久了,漸漸地目光越來越多地只追隨著她。

“嗯,你說過。”她闔上眼想了兩秒,雙手包握住他的手,低聲跟他說,“說真的,我也喜歡你這一點。”

他知道她的意思,卻想聽她說清楚:“嗯?怎么說?”

 

結局(下)

 

不知不覺聊了一個多小時。

孟星遠見她已經困得有點睜不開眼了,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柔聲說道:“你先睡,我去洗澡。”

順手闔上筆記本電腦屏幕放好。

星期天當天的天氣很晴朗,午后的陽光綿長而溫暖。

早上孟星遠跟朋友去打網球了,洗完澡來她的公寓接她一起吃飯。

他洗完澡后換了一條深色牛仔褲和一件黑色有領休閑純棉上衣,整個人帥氣得讓人無法直視。

林霧關了電腦去房間換好衣服出來,一邊問他:“那你不住你的宿舍了嗎?”

“我們結婚的話自然要住新房,不住公司的宿舍了,到時我把宿舍退了,那里可以給公司有需要的同事住。”

她嗯了一聲,想起他剛才的話語:“我們要結婚了嗎?”

他肯定地點頭:“當然要結婚。”

她穿了一條跟他同色系的牛仔褲,上身是一件白色休閑襯衫,襯衫的裁剪十分合體,將曼妙的腰肢完全烘托出來,猶如家里客廳擺放的那盆君子蘭,纖細清滌。

孟星遠摟住她的腰,低頭望進她的眼睛:“怎么說我也占了你的清白,還是早點結婚比較好。總不能一直在你這邊或者我宿舍那里生活。”爸媽本來想送他們一套房子給他們以后結婚用,他不喜歡坐享其成是以一直沒答應。

她揚了揚眉,“我怎么聽起來像是你占了我的清白,覺得現在的公寓和我這里不太好,然后想換一個地方繼續占我的清白?”

“你要這樣理解也可以。”

他的喉嚨溢出一聲低笑,眉眼英俊得熠熠生輝,在她臉上親了一下,“不過,糾正一下,你的清白早就沒了,所以不存在繼續侵占的問題。”

她的臉“騰”的就紅了,白皙的臉上泛起一抹胭脂般的紅潤。

孟星遠將她固定在自己身前,細細地親吻她的鼻尖,“傻瓜,我在跟你求婚,你也不知道要應一聲。”

她怔了一下,凝脂般的臉上堆滿了懊惱,“這就是求婚啊?我沒反應過來。”

孟星遠攏住她的肩膀往外走,俊臉上都是愉悅的笑,“沒反應過來也沒關系,到時我再跟你求一次。”

真是傻瓜,真跟她求婚也不可能這么草率。

下午兩人駕車去看房子。

他們去看的樓盤是這個月剛放出來的,還要過一年才交房,現階段只有樣板房可以看。兩人從施工人員手中接過安全頭盔戴上,跟隨房產經紀上了17樓。

房子還未完工,走廊、墻壁和地板都還鋪著一層水泥,進了17樓的單元,兩人剛摘下安全頭盔,地產經紀便滔滔不絕地給他們介紹戶型的優點,一邊帶他們參觀每個房間。

三房兩廳,戶型非常實用,客廳的陽臺很寬敞,光線充足,風景很好,附近一帶的景色一覽無遺,可以望到遠處黑色的山頭。

地產經紀還跟另外一家人有約,那家人剛好乘了電梯上來,正好孟星遠和林霧想自行參觀,經紀便轉向那家人介紹戶型。

兩人站在陽臺上俯瞰景致,他立在她身后,掌中握著她的手:“怎么樣?喜歡這里嗎?”

林霧覺得這樣的房子一定很貴,斟酌著用詞:“這里風景挺好的。”

他笑了笑,環住她的肩膀,“對面過不久要建寫字樓,可能會擋住一部分風景。等過幾年我們再換一套大一點的房子。”

她一怔,“這里夠好了啊,也夠大的了。”兩個人住,空間足夠了。

他環進她的肩膀,“傻瓜,我們不可能一直住這里的。反正我們又不生小孩,不用存那么多錢。”

拉了她的手往廚房的方向走,“來看看廚房。”

兩人看完房子便下了樓,他是高效率的人,隨地產經紀去售樓中心刷卡付了首期的款項,便拉著她走出社區。

他的車就停在社區外面的馬路上,林霧跟他走向車子所停的位子,一邊聽他講這一帶今后的規劃發展,講得一清二楚,顯是早有深入的研究。

她忽然想起那次幫他收拾客廳時看到的家居雜志,一時有點怔忡。

那時問他為什么會看這種雜志,他是怎么回答的——

“覺得有點用。”

直到上了車,她的目光仍舊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孟星遠將鑰匙旋進鑰匙孔,見她的目光鎖在自己身上,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不由微笑:“怎么一直看著我?”

秋日午后的陽光透過擋風玻璃帶著角度傾斜在他身上,清峻明晰的線條被刻畫得愈發有層次,就如同無聲電影里最引人入勝的鏡頭。

她的心中被無以復加的感動塞滿,望著他卻不知道可以說什么,最后只是問:“孟星遠,我是不是讓你等了很久?”

孟星遠望著她,雙手扶在方向盤上,一手以手肘撐著,思索了兩秒,“其實不算久。而且我知道,不管我要等多久,總有一天你一定會愛上我的,而且是死心塌地地愛上我。”

略微一頓,他伸手環住她的肩膀,繼續說道:“而且事實也這么發展了。”

她應了一聲,輕緩地點頭。

他說對了,確實是死心塌地。

附近有一片綠化林,枝葉蒼翠,黃昏臨近,午后熾烈的陽光早已淡去,有薄薄的霧靄籠罩在綠化林的周圍,微微模糊了空間的界限,遠遠望去,讓人感覺十分涼爽舒適。

已經在一起這么久,有些話即使不說出口彼此的心中也十分明了,可是這一刻,她還是把心中所想的說給他聽。

她微微側了身與他面對面,低低地說:“孟星遠,我愛你。”

他手上一緊,幾乎立時追問:“你說什么?”

要不要再說一遍呢?

林霧看著他的臉,思索著。

可他不打算輕易放過她,右手繞到她身后托住她的后腦勺,使得她與他平視,清湛的眼里都是堅持:“再說一遍,嗯?”

她將額頭貼上他的下頜,“我愛你。”

他頭一低深深吻住她:“這么巧?我也很愛你。”全文完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