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說坐冷板凳也沒什么不好,”芬格爾吞下一個粉紅色的馬卡龍,“愷撒難道你真想去追捕你的未婚妻?追上了你該怎么跟她說?難道跟她說只要你跟我回羅馬過去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太像家庭倫理劇了,你還是男二號!”

  “我也不好意思跟我兄弟見面,”他又拿起那個綠色的馬卡龍,嘆口氣,“畢竟是我出賣他的,我還是要點臉的。”

  “愷撒你約我不會真的是來喝下午茶的吧?”阿巴斯忽然說。

  “你覺得呢?”愷撒挑眉。

  “我們是最好的獵手,如果我們出動,應該比其他人更早地獵到狐貍,即使沒有EVA的情報支持,”阿巴斯緩緩地說,“不過也未必沒有EVA的支持,你不是還叫了芬格爾么?”

  “老家伙們現在很緊張,我們擅自離開,他們會疑心我們是去協助路明非吧?”

  “那就讓他們疑心好了,他們是老人,老人總是這樣。不過我們需要一些裝備,還有好用的交通工具。”

  愷撒放下手下的咖啡,凝視阿巴斯的雙眼,許久,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說起來我昨天早晨恰好調了一架私人飛機來,就停在芝加哥國際機場。”

  愷撒當然不是閑極無聊約芬格爾和阿巴斯一起消磨時光,他的時間很寶貴,他還處在嚴重的焦慮中。

  天眼盯著路明非和諾諾,捕獵的網已經張開,執行官們被授權在極端情況下使用暴力。

  愷撒覺得自己得想點辦法,以免忽然有一天諾諾被裝在尸體袋里送到他面前,由某位元老委婉地跟他解釋,說追捕團隊遭遇了激烈的反抗,考慮到路明非的危險性,不得不下達了擊斃的指令。

  愷撒從來就不是個坐冷板凳的人,他的長處是主動出擊。

  但想做成這件事他必須有幫手,阿卜杜拉·阿巴斯是最合適的人選,芬格爾也得帶上,這家伙知道的事情太多,應該還藏著秘密沒說出來,此外他對EVA似乎有特殊的權限。

  “兩位大佬!兩位英雄!”芬格爾神色驚恐,左看看阿巴斯右看看愷撒,“你們無論英雄救美還是拯救世界都很好,我絕對贊成!你們生來就是干大事的人,可干大事千萬不能背著包袱!我就是你們的包袱啊!你們是好獵手,可我連條好獵狗都算不上,我頂多就是個寵物!你們聊大事非要放一條寵物狗在旁邊,還表示要帶它一起去,你們有沒有考慮過狗狗的想法?”

  可阿巴斯不理會芬格爾,始終看著愷撒,“你的飛機應該可以直飛東京吧?”

  “東京?”

  “如果我是路明非,東京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蛇岐八家里他還有幾個好朋友,學院的勢力也還沒滲透進日本。”

  “一架加滿油的灣流G650,當然可以直飛東京。”

  “你的行李收拾好了么?”

  “我的房間里永遠有個收拾好的行李箱,拎上就能出發。”

  “很巧,我也是這樣的習慣。”

  “既然這樣,不如喝完這杯咖啡就出發?”

  “沒問題。”阿巴斯端起還剩半杯的紅茶。

  “各位大佬!各位大佬!”芬格爾就差跪下來抱大腿了,“你們這是要謀反你們知道么?你們要謀反也沒問題,能不能別帶上我?就算你們非要拉我入伙一起謀反,我們能不能有個理性點的方案?而不是拎上包來一場說走就走的謀反那么簡單!”

  愷撒和阿巴斯都不回答,兩人望著波光粼粼的湖面,一個喝茶,一個喝咖啡。

  一旦杯中的飲料見底,他們就會平靜地站起身來,各回各屋,各拿各的行李,如果沒人阻攔更好,如果有人阻攔,他們就暴力突圍。

  對于獅心會的前任會長和學生會的前任主席來說,校規從來都是個擺設,他們只會象征性地服從,以貝奧武夫為首的元老會對這兩個新人還是缺乏了解。

  愷撒笑著瞥了芬格爾一眼,這家伙滿臉的惶恐,真有點像一條被拴在桌腳的狗。

  愷撒和阿巴斯幾乎是同時放下杯子站起身來,整理袖口……

  就在這時,英靈殿上的大鐘轟然敲響,鐘聲震動了整個校園。

  愷撒和阿巴斯不約而同地看向英靈殿的方向,臉上變色。

  那是……龍王入侵的警報!

  ***

  執行部,中央控制室,愷撒和阿巴斯推門而入。

  施耐德教授舉起手,示意他們安靜,于是三個人肩并肩,仰望著那巨大的地球投影。

  那就是天眼所見的地球,日復一年年復一年,執行部就是通過這個投影來監控全球各地的龍類活動。每當某個點亮起紅光的時候,EVA就會把自己投影出來,說明情況,給出解決方案,然后執行部專員們出動。

  但這一次EVA沒有給出任何應對策略,投影出來的少女也跟愷撒他們一起,沉默地看著那巨大的地球投影——整個北冰洋閃爍著令人恐懼的紅光。

  “這是?”愷撒盡量用平靜的語調發問。

  預警的區域是整個北冰洋,難道那片面積上千萬平方公里的冰海都被龍王占領了?

  “沒那么糟糕,但我們還無法確定它的準確位置,所以整個北冰洋都被標紅了。”施耐德嘶啞地說。

  “什么樣的目標?”阿巴斯問。龍族5,http://www.diandianxs.com/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應該是老朋友,”施耐德來到旁邊的柜子,拿出一瓶陳年威士忌給自己倒上一杯,端著那杯酒回到地球投影前,“等了那么多年,你終于回來了么?”

  愷撒立刻就明白了那個“你”指的是什么。

  十二年前,格陵蘭事件,疑似古龍的神秘生物冰封了整個海域,幸存者只有施耐德一人。雖然僥幸生還,但面部和呼吸系統還是被極寒摧毀,搞得他人不人鬼不鬼,必須終生戴著呼吸器。

  但更令他痛苦的卻是那些犧牲的學生,當時跟隨他執行任務的多半都是他名下的學生,當年的施耐德很熱衷于教育,總被優秀的學生們包圍。

  那之后他性格大變,完全放下教育工作,轉入執行部,在和龍類的作戰中,手段極端強硬。這不是贖罪而是報復,施耐德正是因此得到了校長昂熱的大力支持。

  這些年施耐德的身體越來越差,校董會幾度建議更換執行部的最高負責人,只是暫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替代者。

  可就在任期的最后,施耐德等到了他的宿敵。

  他把那杯酒灌了下去,劇烈地咳嗽起來,以他的呼吸道,本來是嚴禁喝酒的,但他今天太高興了。

  高興分很多種,終于能切斷仇人的喉嚨也算一種。

  “怎么能確認就是格陵蘭事件中的目標?”阿巴斯問。

  這顯示出獅心會前任會長謹慎的一面,格陵蘭島確實是在北冰洋里,但這并不意味著北冰洋里出現了龍王級的目標就一定是格陵蘭事件里的目標。

  “寒冷,”EVA回答,“在溫室效應的影響下,北冰洋的冰蓋正在迅速地融化,多數氣候專家認為2050年之前北冰洋就會失去全部的冰蓋。可在這個夏季,北冰洋詭異地被冰封了,冰蓋邊緣一直延伸到了白令海峽。”

  “夏季,白令海峽卻被冰封?”阿巴斯沉吟。

  “全球的氣候學者都對這種詭異的現象感覺到恐慌,這意味著他們預言氣候變化的模型完全失效了。”EVA接著說,“他們正在斯德哥爾摩召開一場會議,有些專家表示這個現象可能意味著地球從此進入新的大冰期,甚至有人預言整個海洋都會被封凍。”

  阿巴斯微微點頭,極寒,這確實是格陵蘭事件中那個未知目標的特征。

  龍王確實也有能力導致氣候的劇烈變化,青銅與火之王諾頓的最高言靈“燭龍”如果釋放成功,就能令三峽水庫沸騰。

  “此外,北極圈一直是鯨類的樂園,但根據監測,從春季以來北極圈中就很難監測到鯨群的活動了,一些被安裝了全球定位裝置的鯨群正在撤離北極,歷史上極其罕見的,北極圈的夏天沒有鯨魚活動。”EVA補充。

  “鯨類是很敏感的生物。”愷撒說,“龍王的出現會令它們恐懼,就像在一片森林里忽然出現了新的大型獵食動物,獵物們都會警覺地避讓。”

  “龍威。”阿巴斯補充。

  那是其他生物根植在血統深處的、對龍的恐懼,畢竟龍曾是地球上一切生物的狩獵者。

  “有目擊者么?”愷撒問。

  只憑極寒就發出龍王入侵的警報,這并非卡塞爾學院的作法,而且冷夏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警報卻剛剛發出,這似乎意味著更加確鑿的證據出現了。

  “沒有目擊者,但就在剛才,進入北極圈的一支氣象考察隊傳回了一段視頻。”

  地球投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天雪地的畫面,鏡頭輕微搖晃,看來用手持式攝影機拍攝的,有人在用俄語和芬蘭語說話。

  遠處,銀色的熱氣球剛剛升空,身穿科考隊制服的人們正在架設三腳架,也有人忙于在冰面上鉆孔和搭設帳篷。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