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夏季北極圈內異乎尋常的低溫,這個芬蘭和俄羅斯聯合的考察隊決定撤出俄羅斯設在北極圈內的考察站,他們的計劃是駕駛雪地車,攜帶輜重在冰面上跋涉大約300海里,跟俄羅斯派出的破冰船匯合。”EVA給出了解釋,“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科考隊員,一路上還是記錄氣溫和風向,并且提取海水和冰的樣本。你們現在看到的這段視頻拍攝于15分鐘前,他們抵達了法蘭士約瑟夫地群島附近,在那里扎營。通常在夏天那里是一片可航行的大海,但這個夏季那里完全被冰封了。”

  所有的工作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夏季北極正是極晝,天空始終晴朗而清澈,白得炫目的太陽低低地懸掛在地平線的上方,卻永遠不會落日。

  如果不去考慮當地恐怖的低溫,這樣的畫面非常舒緩和悠揚,令人心中平和。

  可是有序工作的人們忽然騷動起來,所有人都看向同一個方向,持攝像機的人也立刻轉向那個方向,太陽的方向。然而除了太陽什么都沒有,甚至沒有一絲風,只有輕薄的雪塵在地平線附近彌漫。

  雪塵被什么攪動了,冰面也輕微的震動起來,卻不像預期的那樣有什么東西沖破雪塵忽然出現。但科考隊的人們忽然就慌了,有人放下手中的工作調頭就跑,有人咆哮,有人喃喃地說著什么,在胸前劃著十字。

  沒跑的人就再也跑不了了,他們靜靜地站在冰面上,變成蠟白色的雕塑,他們的皮膚表面長出了細微的白毛,那是凝結的冰晶。

  跑的人也只是多活了片刻,他們跑著跑著就凝固了,有的人化作了奔跑姿勢的雕塑,有的人卻摔倒了,他們的四肢像是石膏澆筑的,砸在冰面上就斷開,卻沒有血流出來。

  攝影機還在工作,這種特別為極地攝影準備的設備能在極低的溫度中工作,可握著它的人已經失去了生命。

  它最后拍下的畫面是那個用于測量高空氣溫的銀色熱氣球筆直地墜落在冰面上,摔得粉碎。

  所有的生命消失在30秒之內,白得晃眼的太陽依舊掛在天空中,雪塵在地平線處彌漫,攪動消失了,冰面也不再震動,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好像有個看不見的死神經過,空氣中卻還殘留著他縹緲的歌聲。

  聽起來確實是歌聲,愷撒驚訝地看向周圍的人,生怕是自己聽錯了。歌聲響起和人群的騷亂幾乎是同時的,歌聲中他戰栗不安,緊緊攥著拳才能不顫抖。

  他聽不懂那歌里唱的是什么,卻能感覺出歌中的浩瀚,像是凡人在遠離神殿的地方聽到的神的吟唱。

  冰天雪地的北極,誰在那里唱歌?

  所有人都認真地看著畫面,除了愷撒,沒有人覺察那奇怪的歌聲。

  “鯨歌。”有人在背后說。

  愷撒猛地回頭,EVA正看著他。

  “鯨歌?”

  “鯨魚之間交流的音頻,低于人類聽覺的下限,他們聽不到,但你可以,因為你言靈是‘鐮鼬’。”

  “但我們并沒有觀察到鯨。”

  “沒有看到,并不意味著它不存在,可能就在那隊考察者測量溫度的時候,巨鯨從他們腳下的冰海中游過。”EVA緩緩地說,“那聲音符合鯨歌的所有特征,卻能喚來極寒。”

  “用鯨歌唱出的……言靈!”阿巴斯低聲說。

  中央控制室里一片沉默,這聽起來匪夷所思,但確實沒有任何理論說其他的語言不能用于言靈。歸根結底,言靈就是一連串神秘音節構成的、類似咒語的東西。

  “所以我們的對手是一頭鯨?”愷撒打破了沉默,“一頭巨鯨的出現,使得其他鯨類甚至不敢進入北極圈?”

  “還不能斷言,但確實有個類似巨鯨的生物,秘黨關注了它幾千年。在希伯來人的神話中,它被稱作,”施耐德說到這里頓了頓,才說出那個驚悚的名字,“利維坦!”

  “在那天,兩個獸將要被分開,母的獸叫利維坦,她住在海的深處,水的里面;公的名叫貝希摩斯,他住在伊甸園東面的一個曠野里,曠野的名字叫登達煙,是人不能看見的。”愷撒低聲念誦。

  這段話出自偽經《以諾書》,這本用希伯來文寫成、看起來很像《圣經》的書卻沒有得到基督教會的承認,因為它路子太野,甚至會講類似天使背叛了神,和人類媾和,生下恐怖怪物的故事。

  但秘黨最喜歡研究這類神神怪怪的文檔,因為他們認為神話是扭曲的歷史,而這些神話中的歷史都指向龍族。

  根據《以諾書》的記載,利維坦是上帝在創造世界的第六天制造的兩只怪物中的一只,它是混沌的巨龍,盤踞在大海的深處,至于它的形態,有說像巨蛇有說像鱷魚,也有說它是巨鯨的模樣。

  “所以我們是該出發去捕鯨了么?”阿巴斯看向施耐德。

  “是,”施耐德點點頭,“不過我們首先需要一條好船。”

  “學院那條摩尼亞赫號不行么?”阿巴斯問。

  “摩尼亞赫號的技術足夠先進,但從排水量看只是條輕型船,而且它不具備破冰能力,無法進入眼下冰封的北極。我們需要一條噸位更高更適合冰海航行的船。”EVA代替施耐德回答。

  “設法購買,不要在乎價格,我們需要最先進的設備。”施耐德下令。

  “是。”EVA的投影消失。

  中央控制室里安靜下來,人們相互交換著眼神。

  “捕鯨這事聽起來很專業的樣子,”芬格爾小心地說,“光有船還不行,我們還得有受過訓練的人。”

  這家伙是進來看熱鬧的,聽說要出門捕鯨立刻警覺起來。

  他剛才差點被愷撒和阿巴斯裹挾著要離校,現在自然不想被卷進更大的麻煩里去。好在捕鯨的船還得現買,不會有什么說走就走的捕鯨旅行,不過他還是要特別宣稱自己是沒受過任何捕鯨訓練的,這工作他實在不合適。

  “當然,我們需要最優秀的人!”施耐德說著,看向阿巴斯。

  阿巴斯看了一眼愷撒,舉手示意,施耐德點了點頭。

  以阿巴斯的性格,當然不會錯過這么重要的行動,他之所以還看一眼愷撒,并非征詢愷撒的意見,而是表達歉意,因為不能幫他了。

  施耐德轉向愷撒,“有興趣和我們去一趟北極圈么?”

  愷撒沉默了一會兒,“這次算了,眼下這種情況,作為代理校董,我留在學院里應該更有用。”

  施耐德凝視他的眼睛,嘶啞地笑笑,“留在學院里么?其實我一直都在等元老會的緊急通知,跟我說代理校董愷撒·加圖索擅自離校展開行動,需要把他也列入監控名單。以你的性格和執行力,能忍到現在,連我都驚訝。”

  愷撒摸了摸鼻子。他很少撒謊,因為沒有什么事值得他撒謊,所以一旦撒謊就會有點窘,就會摸鼻子來掩飾。何況這個謊言立刻就被看穿了。

  “如果你加入,我可以確保陳墨瞳的安全。執行追捕任務的都是執行部的人,我的威信在執行部內還是有效的。”施耐德緩緩地說,“如果真能殺死利維坦,獲得它的龍骨,也會增加你的威信。你現在是校董了,但你的資格是從你父親那里繼承的,你需要成就來鞏固你的地位。秘黨雖然是靠血統凝聚在一起的,但卡塞爾學院從來都是相信成就勝過相信血統,你想要保護你的未婚妻,首先要讓你自己成為強有力的人,而不是任性的家族繼承人。”

  愷撒沉默不語。龍族5http://www.diandianxs.com/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根據我們現在掌握的情報,龍王諾頓、龍王芬里厄、甚至那個恐怖的赫爾佐格都死在路明非的手里。那么再給你一次機會怎么樣?龍王利維坦,殺死它,”施耐德冷冷地說,“向所有人證明我們并不需要養什么怪物當秘密武器,我們跟龍族作戰了幾千年,靠的是我們的意志和決心!”

  又是長時間的沉默,愷撒抬起眼睛,直視施耐德,“所以在我前往北極圈的這段時間里,諾諾不會有任何意外,我這么理解對么?”

  “這是我個人的承諾,既不代表學院,更不代表那幫元老。”

  愷撒伸出手來,“您的承諾足夠了。”

  施耐德跟他握了握手,忽然轉身。

  這時芬格爾已經快要退到門邊了,就差一步他就可以逃出這個充滿著敢死隊誓師氣氛的鬼地方,然后撒丫子狂奔。可他被施耐德的目光定住了,戰戰兢兢地不敢動。

  “很遺憾,”施耐德攤了攤手,“雖然知道你不想去,我也覺得帶上你應該沒什么用,可看管你是元老會交給我的責任,我走到哪里都要帶著你。”

  芬格爾用欲哭無淚的眼神看著施耐德,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這位執行部負責人和那位躺在救生艙里的校長一樣,是個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屠龍的殺胚,凄婉的眼神對他根本沒用。

  “那我先恢復一下訓練!”芬格爾只好擺出堅毅的表情,“古巴那是消磨人意志的好地方啊,很久沒練肌肉都松散了,我練練我練練,要是練傷了能不去么?”

  “船已經交易成功,出發地是蘇格蘭的阿伯丁港,”EVA再度把自己投影出來,“雖然是夏天,但北冰洋遭遇了歷史上的最冷天氣,請各位帶好御寒裝備,一路順利。”

  “EVA你打住!是不是太倉促了?捕鯨船這玩意兒是說買就能買到的么?船可靠么?我們可是要去北極圈里冒著生命危險屠龍的啊!”芬格爾驚呼,“我們要不要給船做個檢查,再讓裝備部改裝改裝,總要兩三個月吧?”

  “短時間內想要買到合適的船有難度,所以我購買了一家航運公司,他們的船正在阿伯丁港檢修,狀況良好,能夠勝任這項工作。”EVA機械地回答。

  “既然準備工作已經就緒,現在就出發吧。讓裝備部整備好摩尼亞赫號,駛往阿伯丁港作為后備隊。”施耐德深吸一口氣,“EVA,請為我們訂票,最早飛往阿伯丁的航班!”

  “不用那么麻煩,我恰好有一架私人飛機,停在芝加哥機場。”愷撒說。

  “很好,給你們一些時間收拾行裝。”施耐德點點頭,“我會通知CC1100次快車在月臺邊等候,我們隨時可以出發。”

  “不用,我的房間里一直有個收拾好的行李箱,隨時等候學院調遣。”愷撒聳聳肩。

  “我也是。”阿巴斯也說。

  施耐德一愣,笑笑,“原本是準備去亞洲的行李吧?還要多加幾件冬裝。”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

  芬格爾快速地轉動著眼睛,忽然動了起來,閃身出去想要攔住施耐德,“教授你看出來了還不說是什么意思?學院的規則還要不要遵守了?我檢舉我揭發!這倆收拾好了其實是想……”

  可他被阿巴斯摟住了不能動彈,愷撒則雙手緊緊地按著他的臉,凝視他的眼睛。他只能張嘴發出哈哈哈哈的聲音,卻說不出任何有意義的話。

  施耐德離開了中央控制室,愷撒才微笑著拍了拍芬格爾的臉,“看你笑得那么爽朗,我很高興。這么危險的工作,還要是最好的朋友一起去啊。”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