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拉開沉重的鐵門,“橘政宗,或者說赫爾佐格留下的東西都在這里了。”

  門背后是一間巨大的倉庫。

  倉庫隱藏在東京市內某個不起眼的地方,想要摸到門卻很麻煩,如果沒有烏鴉帶路,就算知道這里有間倉庫,他們只怕也會迷路。

  路明非第一眼看見的卻是一件染血的黑色風衣,穿在一個無頭的模特身上,腰間還掛著佩刀。

  不知何處的風來,衣角飛揚,路明非有點恍惚,覺得那個人就站在那里,固執地要當正義的朋友。

  “那是源稚生的衣服。”路明非說,“怎么會在這里?”

  “只有家族內部的少數人知道赫爾佐格是個惡魔,對家族低層的孩子們,我們說橘家家長橘政宗為救大家長壯烈地犧牲在地下車庫里了。”烏鴉面無表情地說,“所以你們住的那間神社后面還有橘政宗的假墓碑,他和大家長的遺物被收藏在一起,還給這里起了個名字叫‘師生藏’。偶爾還有人來這里憑吊他們。”

  路明非立刻就明白了這么做的用意。蛇岐八家是個成員眾多的組織,維護這樣一個組織,最重要的是威信。如果低層的社團成員們知道造成那場災難的人其實就是橘家的家長,那么家族高層的威信會受影響,家族的管理也會有麻煩。

  這大概就是大人的世界吧?真搞笑,分明那是家族高層恨不得從地獄里拖出來再殺一千遍的人,卻得逢年過節去拜祭他,收藏他的遺物,就差給他樹碑立傳了。

  “讓大家長在這里守著也好,要是世間真有鬼魂這東西,有他守在這里,赫爾佐格的鬼魂別想從這里跑出去。”烏鴉說著往里走,“只有外面這些是大家長的東西,他的東西本來就不多,里面幾間全都是赫爾佐格的收藏,這家伙居然是個收藏家,從奈良時期的佛像到古典主義的春宮畫他都收藏,還有大約5000部的善本書,6000張絕版的黑膠唱片,沙皇御用珠寶匠法貝熱制造的復活節彩蛋這里有8枚,古董機械表大概有600塊……”

  不用烏鴉介紹,路明非和諾諾也能體會到赫爾佐格的收藏之龐大,他們穿行在長長的走廊里,兩邊都是高到屋頂的架子,架子上的陳列品琳瑯滿目。

  西方神話里說龍是熱愛收藏珍寶的生物,它的巢穴應該就是這樣的。

  “貪婪。”諾諾低聲說。

  “那還用說?貪婪、卑鄙、又惡心的蟲子!”烏鴉冷冷地說。

  “這是什么?”路明非指著一張桌子上的箱子。

  “我勸你別打開看,里面裝滿了頭發。”

  “頭發?”路明非一愣。

  “老東西對于女人有很旺盛的興趣,完事了他會保留一縷那個女人的頭發。別誤會,不是什么定情信物,為了滅口他經常會把女人干掉,他留這些頭發是作為戰利品,就像食人部落保存敵人的頭。”烏鴉說。

  諾諾打了個寒戰,胃里一陣抽搐,有點想吐的感覺。

  從進入這間倉庫開始,她就動用了側寫的能力,在自己的腦海中重建赫爾佐格這個人物,他的智慧、他的殘暴、他的貪婪、他的瘋狂、他的卑鄙……信息量多得像是要爆炸。

  就像拼圖,拼出了一張令人恐怖的臉,嚇到了拼圖的人。

  “你去周圍轉轉,但別亂動架子上的東西。”諾諾覺得這些談話讓小孩子在旁邊不太合適,扭頭對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楚子航說。

  楚子航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這些東西都會有幫助,但最好能有文字資料,”路明非說,“日記,研究報告,手稿之類的東西。”

  “有,我就怕你看不完。”烏鴉揭開巨大書柜上的蒙布,滿滿的一柜子宗卷,蒙著薄薄的灰塵。

  “他還真是個很嚴謹的研究者,凡事必做筆記,他很少用電子存檔,喜歡手寫。他的資料在我們這里存了部分,在猛鬼眾那里存了部分,后來我們雙方派人組成了一個調查組,都給找出來了。”烏鴉說,“可惜用的都是速寫符號,我們還沒法解讀。”

  諾諾隨手抽出一個宗卷,吹去灰塵打開,凝神讀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你們無法解讀,不是因為這家伙用了速寫符號,而是這些文件都很深奧,大概只有跟他同級別的專家才能解讀這些資料,”諾諾聳聳肩,“就像那個‘世界上只有三個人能讀懂廣義相對論’的傳說。”

  “在他的研究領域,世界上很可能根本不存在跟他同級別的專家。”烏鴉說。

  “但這就是線索。”諾諾說。

  烏鴉一愣。

  “任何領域的研究者,都是在前人的成果上實現突破。可這個赫爾佐格很奇怪,他似乎并不需要借助前人的任何成果,單憑自己的力量就挖出了龍族的秘密,他對龍族的理解比秘黨還深刻,對白王的理解比你們這些白王后裔還深刻,還把自己變成了新的白王。”諾諾看了烏鴉一眼,“這人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想起來了,路明非也說起過。”烏鴉拍了拍腦袋,“這家伙懂得太多,這哪里是個科學家,簡直他媽的是個先知!”

  諾諾驚訝地看了路明非一眼,路明非正認真地看著另一個宗卷,并未注意他們的對話。

  這件事諾諾和路明非沒有討論過,但早在看到這些資料之前,路明非已經做出了類似的推斷。對于擅長側寫的諾諾而言,覺察這一點并不難,但路明非要想明白這一點,只能是通過反復的思考和分析。

  時間過去了那么久,有些人確實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最大的可能是,赫爾佐格并非獨立完成了這些研究,而是繼承了某個組織的資料庫。”諾諾緩緩地說,“而這個未知的組織,和秘黨一樣,悄悄地關注著龍族,已經很長時間了。”

  路明非抬起頭來,和諾諾對視一眼,眼中流露出驚駭的神情。

  這確實是最合理的解釋,甚至是唯一的解釋,但有點匪夷所思,難道世界上還有一個和秘黨類似的、研究龍族的組織?

  難道那個神秘的組織在歷史中藏了幾千年都沒有露面?

  “三天內你們能自由使用這個倉庫。”烏鴉把鑰匙丟給路明非,“晚上不回神社住的話在這里打個地鋪也可以,我不陪你們了,我還要上班。”

  “上班?”路明非一愣。

  “我當然得上班,我明天上班的主要工作就是跟學院的代理人講述我如何被你抓住當人質,又如何平安地逃回來的故事。”烏鴉撓撓頭,“我還沒有想好這個故事呢,有個情節我過不去。”

  “什么情節?”路明非問。

  “你和你師姐之間的關系到底是邦妮和克萊德那樣的雌雄大盜還是有分歧的共同犯罪,如果是后者的話,我可以解釋說你原本想要把我給拋尸荒野,但你師姐跟你大吵了一架,逼你放我走。”烏鴉接著撓頭,“如果這樣講的話感覺故事邏輯會比較通順,否則我怎么活著回來的呢?如果你們是邦妮和克萊德那樣的關系……”

  烏鴉忽然閉嘴了,因為路明非和諾諾都以“閉嘴吧你這個戲精”的眼神看著他。

  “好吧好吧,早點休息,我帶來的塑料袋里有泡面和飲料。”烏鴉點上一支煙,揮揮手往外走。他的皮鞋上釘著鐵掌,腳步聲清脆響亮。

  諾諾和路明非剛低頭翻閱手中的宗卷,又都抬起頭來,烏鴉那響亮的腳步聲忽然停止了。

  兩人對視一眼,警覺地握住藏在后腰的武器,緩緩地走向倉庫的外間。

  烏鴉確實是停下了,叼著煙,望著燈下持刀的身影。

  那是楚子航,他正站在那個無頭的模特對面。他猶豫了很久,小心翼翼地抽出了一柄古刀,又猶豫了片刻,拔刀。

  仿佛一片清水濺出刀鞘,刀身弧線精美而肅殺,刀銘依稀可辨,“蜘蛛山中兇祓夜伏”。

  煉金古刀·蜘蛛切,源稚生當年的佩刀,再次見到這柄刀,路明非心中也是微微一震。

  在他記憶中,這柄刀后來由烏鴉代表源稚生贈給了楚子航,代替了楚子航那柄折斷的村雨。不過如今因果線已經被修改了,東京之戰出場的是阿卜杜拉·阿巴斯,阿巴斯會長的慣用武器并非日本刀,烏鴉也就不會贈他這柄武器,它作為源稚生的遺物保存在這里也很正常。

  路明非想要阻止楚子航把玩那件兇器,卻被烏鴉阻止了。

  燈下,楚子航以手指試刀鋒,若有所思。拿到這柄刀,他就心無旁騖了,沒注意到路明非他們遠遠地看著。他看刀看了很久,握刀比了個架勢,進而揮刀上步,居然練習起來,進退有序,像是舞蹈。

  烏鴉看得很專注,看了很久,烏鴉點點頭,“很正宗。”

  “他可沒有什么出名的劍術老師,跟我是一個路數,學的綜合格斗,要說比我強的,就是之前在少年宮的劍道課上學過幾年。”路明非說。

  “不,很正宗,如果沒有跟隨宗師級別的人學過,也是看過宗師級別的人用刀,”烏鴉輕聲說,“大家長就是那種級別的劍道宗師。”

  路明非愣住了,他忽然明白了烏鴉的言外之意。

  或許那個改變因果的言靈不是絕對的,楚子航還殘留著過去的記憶,在某個近乎被抹掉的時空里,他看過源稚生揮刀要當正義的朋友,記住了那種刀術,也殘留著對這柄刀的懷念。

  路明非當然也問過烏鴉是不是記得楚子航,烏鴉不記得,烏鴉只記得那個猛虎般的阿卜杜拉·阿巴斯。

  路明非自己都漸漸地接受了眼下的現實,烏鴉這么說他也就點點頭,并不以為意,卻沒想到楚子航隨手舞幾下刀,卻像是喚醒了烏鴉的某些記憶。

  “在我記得的那個過去里,是你把這柄刀、還有一柄叫童子切的刀送給了他,他把它們放在一個刀袋里,一直都背著。”路明非輕聲說。

  “我還是什么都想不起來,我只是很高興看到還有人會擺這樣的架勢,”烏鴉輕聲說,“真懷念啊。”

  三個人站在遠遠的暗處,看著楚子航認真地揮刀收刀,行云流水。

  明亮的刀光里,仿佛能映出那已經湮滅的過去。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