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我平時太囂張太招人恨了,看我行為那么反常,一個妹妹搶過守衛手里的電棍,上來捅在我腰間。我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已經在一百多英里之外的一家醫院里了,是我們家旗下的醫院。”

  “醫生拿了我和那個女人的DNA對比結果給我,沒錯,那個又臟又臭的女人就是我媽媽。她生在印度的一個小村莊,家里很窮,我父親在附近設立過一家提升地區公共衛生水平的研究所,其實就是幫他找代孕的女人,這在當地是非法的。她16歲在那邊接受了人工授精的手術,生下了我,交易完成的當天我就被抱走了,她只見過我一面。她后來后悔了,去了研究所很多次說想把女兒要回去,可那怎么可能呢?從我父親的角度看,她只是個生孩子的工具,我身上最重要的東西是他的基因。再過幾年,研究所也撤銷了,她什么人都找不到了。誰也沒想到她會來找我,從法律上來說我跟她沒有關系,我只是我父親的女兒,醫生努力跟我解釋這件事。”

  “還有一個壞消息是我媽媽的狀態很不好,比特犬的咬傷倒還好,但她是腦囊蟲的感染者,那是一種寄生蟲,在某些落后地方那種寄生蟲很常見,它寄生在人體后能生存很多年,蟲卵能經過血液進入腦部,從而損傷大腦。以她大腦的損壞程度,基本就是個瘋子了。更壞的消息是她應該在懷我的時候就已經感染寄生蟲了,按照道理說這種情況下她是無法通過體檢成為代孕母親的,但檢查總有疏漏。這種寄生蟲幾乎確定會感染胎兒,所以我很可能也是攜帶者。胎兒期的感染者目前從醫學上還很難驅蟲,所以我必須接受為期一周之久的體檢和隔離。我可以想到這個消息傳到莊園的時候,那些曾經敗給我的兄弟姐妹該是多么地高興,我是個寄生蟲感染者,而且很難治好,怎么夠格成為父親最寵愛的女兒呢?但那時我已經不在乎了。我同意配合,只要他們全力救治我媽媽。”

  “一周的隔離結束后,醫生來找我,說真是僥幸呢,你完全沒有被腦囊蟲寄生,這在醫學上可是千分之一的幾率。媽媽是個重度的寄生蟲感染者,卻生下了健康的女兒。大概是一個女人拼命想生下健康的孩子吧?所以老天都可憐她。”諾諾又去冰箱那邊拿了一瓶啤酒,這間店里的飲料是客人自己拿的,事后結賬即可。

  諾諾打開啤酒給自己倒上,自斟自飲,也不管烏鴉和路明非。

  “那你媽媽怎么樣了?”路明非問。

  “腦囊蟲已經侵入她的腦部很長時間了,她再也沒醒過來,腦死亡,只剩下一具會呼吸的尸體。”諾諾輕聲說,“真不知道她怎么找到我的,那么窮的一個女人,腦囊蟲還把她的腦子搞得一團糟。她要跨過國境,要走很遠的路,不知道路上有沒有人欺負她……”

  諾諾倒是沒什么表情,可路明非低下頭去,裝作擦鼻子抽了張紙巾,擦了擦眼角。

  “既然不是寄生蟲攜帶者,一個星期后我就出院了。出院那天老爹親自來接我,這在我們家是很高的待遇。他說他很高興我沒事,他很擔心我,他為我驕傲,我是他最優秀的孩子,我將來會繼承他的事業。可我笑了,我說我不是,我是你企業的一名員工。”諾諾接著說。

  路明非點點頭,這是諾諾說話的風格,戳心的話說來就來,連反駁的機會都不給你,真不敢想這種女孩還有過使勁討好什么人的時期,哪怕那個人是她父親。

  “老爹愣了,他說不是,你怎么會是員工呢?你是我的孩子,我給了你生命,我還會給你更多。我沒回應他,我對他笑了笑。”諾諾仰頭把一整杯啤酒灌了下去。

  烏鴉和路明非沉默地看著她,聽著那杯酒入喉的聲音。

  真的是痛飲,疼痛的痛。龍族5,http://www.diandianxs.com/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生命,不是你生個孩子你就能給她的那種東西,生命,是你給了誰你就會失去的東西!”諾諾放下杯子,緩緩地說,“那天生我的人死了,我卻活了過來。從那天起,我再也不是陳家的55個繼承人之一,我就是我,我不討任何人喜歡,也不依靠任何人。”

  她的語氣那么輕那么淡,路明非卻聽出了咬牙切齒。

  “所以他也配來叫我回家?”諾諾冷笑,“我哪里有家?”

  “原來大家都是小孩子。”路明非忽然說出這句沒頭沒腦的話來。

  可他覺得這話其實挺有道理的,所以大家才變成朋友的啊,都是孤獨的死小孩,都是倔強討人嫌的模樣,可心里還是想找個人靠在一起取個暖。

  所以楚子航才會沒原則地幫他,所以諾諾才會那么照顧楚子航,雖然她連這個人是誰都不記得,所以愷撒才會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卻追著諾諾不放,所以諾諾才會接受愷撒的求婚……原來是這樣的啊,都解釋通了。

  ***

  沒想到一頓宵夜中知道了那么多的事。藏了那么久的秘密,不是該經歷過什么天大的事才暴露的么?卻那么簡單地在幾瓶啤酒后就說了出來。

  可能就像他跟烏鴉輕易地承認了對諾諾的感情一樣吧,早想說了,卻沒有能聽的人出現。

  “大家聊得那么投入,我也很想附和一下,”烏鴉撓撓頭,“不過我家其實還蠻和睦的,我爹是流氓我也是流氓,他很自豪地說我跟他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呢……不過他現在年紀大了,沒年輕的時候那么猛了,經常打電話提醒我說出去干壞事的時候要穿防彈衣……”

  有些凝重的氣氛一下子被沖淡了。路明非有點尷尬,諾諾也意識到自己今晚說得太多了,既是酒精的緣故,也是那段視頻把她給刺激到了,雖然當時她裝出滿不在乎的樣子。

  “敬伯父一杯!”諾諾舉杯,她一下子又恢復成了那個凡事不顧忌的女孩。

  烏鴉和路明非也舉杯,酒杯碰在一起,飛濺的酒和破碎的氣泡像是禮花。

  楚子航也舉起可樂跟他們碰杯,大家都是一飲而盡。

  剛說完那么沉重的話題忽然沒話可說了,諾諾繼續喝酒,楚子航啃雞排,烏鴉磕毛豆,路明非把目光轉向窗外。

  窗外隔著兩條街的地方,有一座五層的小樓,是棟有些年頭的建筑了,外面卻漆成有些刺眼的櫻紅色,涼夜之中,彩燈挑逗地閃爍著。

  那是一間情人旅館,他曾經在那里住過一星期,帶著一個發色暗紅的女孩子……今晚又是什么人入住那間房呢?應該會發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吧,不會像他那樣睡浴缸。

  說起來這間拉面店還是愷撒發掘的,在他們幫繪梨衣收拾完玩具的那天夜里,愷撒建議去宵夜,于是他們就來了這里。之后他們又來過好幾次,畢竟牛郎店總是在深更半夜才結束營業,這里的大雞排拉面又真的很好吃。

  順著他的目光,諾諾也看到了那座建筑,雖然對日本也沒那么熟悉,可是她立刻猜到了那是什么地方。其實吃面的過程中路明非有意無意地看了好幾次,諾諾也都注意到了。

  諾諾只是看不太懂他的眼神,那么地迷惘。

  那種兩情相悅才會去的地方,難道留下的不是美好的回憶么?是跟那個名叫繪梨衣的女孩么?就算人已經不在了,可回憶起來應該還是美好的啊,為什么那么迷惘?

  但她什么都沒問,她也不想知道。如果路明非真的在這座城市里愛上過某個人,跟她有過什么牽絆,那也好,那她就輕松了。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