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五 第45章 鯨歌(17)清晨,源氏重工,日本執行局代局長佐伯龍治的辦公室,屋頂裝飾著赤金色的龍膽花家徽,家徽下端坐著沉默的男人。

他緊緊地抿著嘴,一直沒發出任何聲音,可看那一臉的暴怒兇狠,張嘴吐出來的只怕就是獠牙,簡直就是密宗中的忿怒尊。

當然是佐伯龍治本人,除了他,蛇岐八家上下沒有幾個人敢坐在那張椅子上。

藤原信之介手捧精致的禮盒,深鞠躬,站得遠遠的,離門比他離烏鴉還要近。他是來慰問的,但感覺烏鴉說出第一個字他就會奪門而逃。

烏鴉其實不是要給藤原信之介臉色看,他是有點驚訝,不知道學院挖了這么大的一個坑給他跳,這家伙怎么還敢上門來找死。

按照烏鴉以前的性格,這時候藤原信之介應該已經被和混凝土澆筑在一起,丟進東京灣里去了。不過他現在是大人物了,行事風格不得不有所收斂,此外他還想從藤原信之介這里套出點情報來。

烏鴉摸出自己的手機,按下播放鍵,舉在半空中。

是那個低沉又枯燥的梆子聲,撲撲撲撲的,在烏鴉聽來只是叫人煩躁而已,在路明非耳朵里卻是驚魂攝魄的魔音。

這是從那段視頻附帶的音頻中提取出來的,它的頻率接近次聲波,音量又不高,編輯音頻的某個人把梆子聲和諾諾父親的說話聲疊加起來,正常人就只能聽見諾諾父親的說話聲,而在路明非耳朵里,卻只有那個梆子聲。

搞鬼的是原先藤原信之介傳到烏鴉手機上的版本并沒有采用這種特殊的音頻編輯,所以烏鴉拿去給諾諾和路明非試看的時候一點問題都沒有。然而室外大屏幕播放要采用清晰度更高的版本,在那個版本里,視頻沒變,音頻卻被替換過了。

烏鴉狠狠地丟出手機,一直滑到藤原信之介的腳下,屏幕都摔碎了,還在賣力地播放著那段梆子。

“這才是你們送給我的禮物吧?學院是懷疑我私下里庇護著路君,想通過我的手把這毒藥給路君喂下去么?”烏鴉緩緩地坐回那張酒紅色的旋轉椅中,轉過身去。

他的辦公桌背靠著一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外就是澀谷區的景觀,他的視線從那些密集的高樓上越過,眺望地平線,不再理睬藤原信之介。

就這件事跟學院當面對峙,必然不會有什么結論,學院只是借用了一下蛇岐八家控制的戶外廣告放送網絡,他佐伯龍治拍了胸脯說會協助學院,這點事就勃然大怒未免有點小題大做。

但烏鴉忍不下這口氣,反正學院做出這件事來,已經明確地表達了對蛇岐八家的不信任,大家表面上說著親如一家的話,心里都知道對方沒把自己當朋友。

“學……學院也想知道為何當晚佐伯局長會出現在那附近的過街天橋上,說是巧合未免也……”藤原信之介磕磕巴巴地說。

“這是東京,這是我們的地盤!在這座城市里,哪怕某個便利店被打劫我都能立刻知道,你們架著直升機帶著重武器狙殺路明非,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出現在現場,有什么奇怪的么?”

“您當時還努力阻止學院的執行官攻擊路明非。”

“你們引以為豪的重武器,對上龍王級的怪物根本就是禮花!可那家伙正在龍化的過程中,禮花會激怒他!”烏鴉咆哮,“我重復一遍!這里是東京!是我們的地盤!激怒一個正在龍化的怪物,肆意使用重武器毀掉一條街道,你讓我們怎么善后?”

這番說辭烏鴉早就想好了,我不讓你們對路明非開火不是為了保護路明非,是為了保護東京,這里是蛇岐八家的地盤,學院要做什么事都一樣知會蛇岐八家。

當然學院肯定不愿意知會蛇岐八家,那么大家就一定談不攏。談不攏也還是要談,這就是成年人的政治。他佐伯龍治如今也是個玩政治的人了,想起來可真叫人喪氣。

藤原信之介遲疑了好一會兒,小心翼翼地上前,把一個大信封放在烏鴉的辦公桌上,又趕緊退了回去。

烏鴉狐疑地看了藤原信之介一眼,打開信封,里面是一份購買物業的合同的復印件,烏鴉看了一眼地址,臉色微變。

“昨天夜里,在事發地點附近,有一座倉庫失火。而那座倉庫,名義上是一家物流公司持有的,但那家公司是蛇岐八家控制的。我們的專員追蹤路明非等人去了那座倉庫,看起來他們就藏身在那里。”藤原信之介邊說邊偷看烏鴉的臉色。

烏鴉的臉上陰晴不定。

他已經通過電話知道了倉庫失火的消息——“師生藏”那么重要的地方失火,下屬當然會在第一時間報給佐伯龍治局長——但還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也沒能聯系上諾諾,現在看來,是最糟糕的情況。

但烏鴉首先要面對學院的正面責問,藤原信之介有備而來,僅僅裝腔作勢恐怕是沒法蒙混過關的。烏鴉冷著臉,但是大腦動得飛快。

“佐伯君,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藤原信之介說。到了這個時候,他說話還是吞吞吐吐的。

“洗耳恭聽。”烏鴉冷冷地直視他。

藤原信之介深吸一口氣,抬起頭來,“其實我第一次拜見佐伯君的時候,就做好了準備被您拒絕。”

烏鴉一愣。

“大義我是從來不信的,可友誼我還是相信的。”藤原信之介說,“其實誰能把天下大事都扛在肩上呢?你真正在意的就是那么幾個人而已,因為在意那幾個朋友,所以才在意有他們的世界。”

烏鴉疑惑地看著這個忽然認真起來的圓臉男人。

“根據我的情報,佐伯君的朋友并不多,即使在前任大家長源稚生君還活著的時候,您的朋友也不過是源稚生君、夜叉和櫻小姐那么區區幾個人而已……”

“要說什么就直說!不要說那么多廢話!”烏鴉粗暴地打斷了藤原信之介,那些已經不在的人他埋在心里就好了,不想拿出來跟陌生人討論。

藤原信之介深深地鞠了個躬,“朋友少的人就會格外看重朋友吧,當時我是這么想的,所以做好了佐伯君拒絕我的準備。但我也準備了一番話來勸說佐伯君,路君能夠龍化的事想必佐伯君也知道了,甚至親眼見過,龍化的路君,還是佐伯君的朋友么?”

烏鴉的心微微一顫。

昨夜的情形又浮現在眼前了,那噴吐著暗藍色氣息、眼里流淌著熔巖的家伙,像是地獄之門失守時逃出來的惡魔。他嘶吼著,肆意地散發著威嚴、力量和血腥的氣息。

那家伙真的是路明非么?那家伙還能認出他佐伯龍治么?如果學院的直升機不來,不是龍化到半途就能強行中止了,那家伙會不會干出毀滅東京的事情來?

沒人知道,無法推測,甚至無法做個實驗來測試一下,直到他下一次失去控制的時候。而下一次他失去控制,會不會真的把某座城市摧毀了?

“路君的情況不是他心中有沒有存著惡念,而是他可能正在失去自己。那個正在消失的路君,才是佐伯君您真正的朋友啊。”藤原信之介說,“您真的要釋放一條看起來很像路君的狂龍,卻縱容您真正的朋友消失么?”

藤原信之介又是一個深鞠躬,“我能想到的說詞也就是這些了,如果佐伯君愿意想一想我說的話,是我莫大的榮幸。告辭。”

他小步上前把那個禮盒放在烏鴉的辦公桌上,退回門邊。

“那段視頻……是加圖索家發到學院的,說是陳墨瞳父親希望放送的,其實我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藤原信之介在門邊轉身,“造成的意外學院深感抱歉,不過我想……加圖索家的使者應該也已經抵達日本了,還請佐伯先生小心。”

藤原信之介關門出去了,巨大的辦公室里,只剩下烏鴉獨自沉默著。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