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和諾諾正在輪流踹那扇艙門呢,忽然間就天旋地轉,兩個人同時摔倒,像是兩個溜溜球那樣在艙室里滾來滾去,有時撞在一起有時分離。

小魔鬼開心地大笑,只有他完全不受搖晃的影響,連香檳杯中的酒液都只是微微泛起漣漪。

“哥哥哥哥,快決定啊,要不要惠顧我的生意?你的朋友正在為你玩命呢!可惜他剩下能玩的命已經不多啦!”魔鬼笑著說,仿佛這是世間最有趣的游戲。

***

烏鴉低下頭,呆呆地看著插入自己小腹的折刀。折刀的刀柄,握在藤原信之介手中。

而那個衛星通訊設備,卻已經在藤原信之介手中了。這個圓臉的年輕人正惡狠狠地盯著他,眼神中噴薄著憤怒。

時間像是被砍掉了一段,前一刻他勝券在握,后一刻他一敗涂地。前一刻藤原信之介距離他還有幾十米遠,后一刻兩個人四目相對,距離近得可以擁抱。

烏鴉自己也是混血種,藤原信之介的血統再優秀,速度再快,也不能說他能夠瞬移幾十米,或者他高速移動幾十米的時間里,烏鴉連按下一個鍵的機會都沒有。

“時間……零!”烏鴉終于想起了這個言靈。

是的,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感覺上似乎是壓縮了時間的言靈,昂熱正是靠著這個詭異的言靈,戰勝了血統上遠勝于他的“影皇”上杉越。上杉越那堪稱恐怖的“黑日”在“時間零”的面前,根本就發揮不出威力。

難怪藤原信之介能在同一瞬間用同一柄武器殺死負責廣告放送的四個人,應該就是這柄折刀吧?跟昂熱一樣,擁有“時間零”的人最適合使用這種小巧的武器,因為武器的長度對于他們這種人而言是沒有意義的,他們無視了時間,也就無視了空間。

“這是沒打算告訴你的秘密。”藤原信之介咬著牙,擰轉手中的折刀,“佐伯君,我不得不敬佩你,能逼我暴露言靈的人,這個世界上不超過五個!”

血從創口里汩汩地涌出,烏鴉劇烈地咳嗽起來,噴出的也都是血。

“那就……帶著這個秘密去地獄吧!”藤原信之介猛地發力,想要絞斷烏鴉的腸子。

可烏鴉不僅沒有閃避,反而迎著藤原信之介的折刀撲上,狠狠地抱住了他。

“別蠢了!能被這樣輕易地殺掉,我怎么能是大家長的跟班?”烏鴉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帶著藤原信之介沖向前方。

輪到藤原信之介驚恐了,他是個很好的刀手,但力量并不是他的長項,他能壓縮時間,湊到對手面前輕輕一刀抹斷喉嚨就是了,根本不必用蠻力。所以他無法掙脫烏鴉,而即使他壓縮了時間,烏鴉也依然緊緊地抱住他。

兩個人就這么抱著沖出了甲板,向著黑色的海面墜落,半空中烏鴉搶回了藤原信之介手中的衛星通訊裝置,狠狠地按下了撥號鍵!

***

這時楚子航已經不在船里了,海水從那個缺口沖入船艙又涌出去,一進一出制造出強力的漩渦,把他和不朽者們都帶進了大海。

借助武器的優勢愛德華抓住破口跟水流對抗了片刻,但是那個片刻也不過是區區幾秒鐘,然后他就跟楚子航一樣被幾米高的浪砸到了海面以下幾米。

路明非劃著救生艇回來的時候海面上的浪不過一米來高,此刻已經是四五米的狂浪了,一艘大排水量的貨船下錨之后還能跟這樣的浪頭對抗,人在這樣的浪區里就像卷入急流的枯葉。

楚子航幾次想要劃回船邊,都在即將成功的那一刻又重新被暗流卷走,不朽者們的努力也同樣失敗。這種時候生物的本能起了作用,他們暫時放棄了捕殺楚子航,爭先恐后地想要登上那艘被海浪越推越遠的船。

楚子航開始意識到死亡的臨近了,說起來也真是搞笑,他和不朽者們加起來,在戰場上大概能打敗全副武裝的一個團吧?可是跟蒼茫大海相比,他們還是那么地弱小。

他不再拼命地劃動了,而是一個猛子扎向了海的深處,越深的地方海水越寧靜,他想在寧靜的地方死去,死前還能再想想爸爸媽媽。

他越扎越深,把所有不朽者都留在了上方,這個時候,他忽然感覺到側面有某個巨大的、蛇形的東西橫掃過來。爆血之后的超敏銳感官和超高速神經反應還在,他本能地雙手護住頭部,但被那東西砸中的時候還是一陣眩暈。

是船錨上的鐵鏈!楚子航忽然意識到一線生機,這艘船雖然走錨了——船錨沒能吃住海底的泥沙叫走錨,那個鹿姓男子也是某個游艇會的成員,跟楚子航顯擺過這方面的知識——但錨鏈還在下面拖著。這艘船的錨鏈至少有數百米長,這個龐然大物其實拖著一根大尾巴。

錨鏈跟真的尾巴那樣左右搖擺,它下一次擺動回來的時候,被楚子航一把抱住。

即使是他這種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想要使勁地攥拳,想要說歐耶!錨鏈正帶著他遠離不朽者們,而他沿著這根最后的生命線總能爬回到船上去。

他還能見到諾諾和路明非,當然在那之前他先會去蒸汽室釋放那個被困的女孩,他也還有機會去看蘇小妍,當然,是遠遠地。

他放松下來,任憑錨鏈拖著自己漂浮在大海中,倒像是放著風箏的男孩。

***

蘭斯洛特打開武器箱,箱中靜靜地躺著那支槍。

烏黑色不知名的金屬打造,扭曲的外形,復雜的氣動導軌,單獨配置了瞄準頭盔,旁邊排列著各種功能的子彈。

裝備部特制,維多利亞千里迢迢帶來日本,原本負責操作這支槍的人應該是蘇茜,但現在蘭斯洛特以眼神示意維多利亞。

“你受過足夠的訓練,可以駕馭這支武器。”蘭斯洛特低聲說,“我已經對你進行了授權。”

維多利亞深呼吸,戴上瞄準頭盔,端起這支沉重的槍,她的右手食指觸摸到扳機的時候,頭盔里傳來EVA的聲音,“授權驗證通過,使用者維多利亞·斯諾頓,由‘守望者’蘭斯洛特授權。衛星網絡對你開放,擊斃許可下達,請妥善使用,女伯爵殿下。”

他們雖然還在日本的領海上,但EVA已經可以通過衛星網絡直聯這支武器,不用經過日本的網關,也就避開了輝夜姬的干擾。

維多利亞應該興奮的,以她現在在執行部的地位,能夠頂替雷霆操作這支武器,說明蘭斯洛特對她的信任。但那句“擊斃許可下達”讓她的心沉入了谷底,現在她可以毫無后顧之憂地殺死那個曾經的學生會主席了……

但她沒有資格猶豫,她只是這個戰場上的士兵,士兵必須絕對地服從指揮官,這是她一直以來所受的訓練。

直升機艙門打開,伊莎貝爾把掛繩扣在她的腰間,以防她跌出去,維多利亞以蹲姿瞄準下方,EVA的網絡支持已經就位,海面上直徑800米的范圍內,所有的目標都被標記出來,無論是急著避風的海鷗還是被浪頭上躍起的魚。

“開槍前我會做最終確認。”蘭斯洛特威嚴地命令。

“是!”維多利亞回答。

不愧是守望者,她心里贊嘆。

他們所有人都覺得蘭斯洛特的心境已經亂了,但他還是給維多利亞補充了一道溫暖的命令。這道命令的意思是無論最后是否開槍和對誰開槍,都是蘭斯洛特的決定,跟維多利亞無關。

作為未婚夫,可能蘭斯洛特已經心急如焚,但作為指揮官,他仍然鎮定。

蘭斯洛特和阿列耶夫約定了下錨的“錨地”,這樣適合下錨的位置在海圖上也有特別的標注,但他們已經抵達了錨地,海面上卻沒有那艘船的影子,只有星星點點的垃圾漂浮在海面上。

難道說那條船沉了?伊莎貝爾看向蘭斯洛特。

不久之前,他們跟那條船之間的通訊再度中斷,也無法追蹤不朽者們的信號了。一旦沉船,船上的信號當然會被海水全部阻斷。

“沉船的話,漂浮物應該遠比現在多。維多利亞,打開紅外線瞄準,直升機在錨地邊緣巡航,可能是下錨的位置有偏差。”蘭斯洛特思考片刻之后,給出新的命令。

維多利亞啟動了頭盔的紅外線瞄準功能,內置屏幕上就只有一片漆黑,偶爾掠過飛鳥那紅黃色相間的影子,找不到其他高溫目標,魚類是不會顯示的,因為它們是冷血動物。

我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赫爾佐格的資料有很大一部分是由邦達列夫組成的,也許這些資料實際上是加圖索家族提供的,目的是讓赫爾佐格實驗成功率,也就是說赫爾佐格實際上是試驗品,后來加圖索家族獲取了資料,為了湮滅證據,就給卡薩爾學院提供天基動能武器‘天譴’,消滅了赫爾佐格。

最終目的:創造人造龍王,成為世界的霸主。人選:凱撒.加圖索。意外:凱撒.加圖索愛上了諾諾(陳墨瞳)但諾諾是加圖索家族蒙羞,以此消滅諾諾,并偽裝成由路明非擊殺。

以上推理結論。以下猜測結論。路明非身份:不可能為龍王,原因:路鳴澤說過路明非不是龍王。

(龍族五)假設路鳴澤說的是真的則路明非為世界樹(機率大)(原因:赫爾佐格說過‘我曾里世界的秘密那么近,我卻錯過了。

’(整體意思是這個)世界的秘密大概指黑王與世界樹再假設的基礎上為世界樹),,奧丁(機率小)(原因:直覺),第一代人造龍王(機率大,原因:學院或加圖索家或芬格爾知道其身份,但路明非可變為龍王,視為人造龍王。

)路鳴澤話的是假的則路明非為黑王(機率中),白王(機率中)。原因:黑王:赫爾佐格說過‘我曾里世界的秘密那么近,我卻錯過了。

’(整體意思是這個)世界的秘密大概指黑王與世界樹與白王再假設的基礎上為黑王。

原因:白王:如上。以上僅供參考,并不為正確答案。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