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拉巨大的身軀幾乎完全堵住了倉庫的大門,那搖曳的五首中,三個頭凝視著阿巴斯,一個頭監視著雪,剩下一個頭始終盯著愷撒。

  它的智商顯然遠高于普通巨蛇,那些開著鏟車手持AK47的船員們完全不在它的考量范圍中,它很清楚在場諸人的危險程度。

  愷撒清楚阿巴斯直接釋放“因陀羅“的原因,他以雷帝般的姿態吸引海德拉的注意,給愷撒進入倉庫的機會。他對“因陀羅”能夠斬殺海德拉不抱絕對的信心,他們需要倉庫中的重武器。

  阿巴斯開始緩緩地逼近海德拉,兩者之間的距離縮短,海德拉很明顯地有個回縮的動作,就像人類看著一柄刀緩慢地刺向自己的眉心,在它的感知中,此刻的阿巴斯很可能就是一柄閃著雷光的利劍。

  但它立刻就開始了進攻,長頸閃電般伸縮,三首從不同的角度攻向阿巴斯。它掉下來的時候,那沉重的身軀看起來極其的笨拙,但一旦攻勢開始,三個蛇頭就像三柄刺劍,走出弧形的軌跡,像是一個有著三臂的絕世劍客。

  理論上沒有人敢硬扛這樣的進攻,不必說那張大的蛇嘴任何一個都能瞬間吞掉阿巴斯,單是那突進的巨大動能就能把一輛鏟車撞翻。

  但阿巴斯沒有閃避,海員們驚恐的目光中,阿巴斯低吼著出拳,準確地打在蛇頭上。連續三拳,沉穩有力地打退了三個方向上的進攻,長頸帶著蛇頭亂舞,海德拉劇烈地抽搐著,像個忽然發病的癲癇病人。

  所有海員都被這三拳的氣勢懾服,兩個人驚得沒握住手中的槍,被砸了腳面。

  那是什么樣的拳力?就算是堵鐵墻橫在海德拉面前也會被撞出三個深坑,可阿巴斯甚至沒有絲毫的搖晃,這個不知是波斯還是阿拉伯血統的家伙,在三拳之中打出了破天的氣勢,渾似一位通臂拳的老拳師!

  只有愷撒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這不是他第一次見識阿巴斯的言靈。阿巴斯的每一拳打在蛇頭上的時候,都會爆出短暫而強烈的閃光……那是電光!

  阿巴斯是打出了三記極強但是范圍也極小的雷擊,他的拳頭根本就沒有觸及海德拉的頭,在觸及拳面之前的零點零幾秒時,強大的電流已經從蛇頭貫入,麻痹了蛇頸的肌肉,再匯聚到海德拉的心臟,匯流形成暴擊。

  這個道理就像是摸到電門的人都會彈跳著退后,那是因為肌肉在觸電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痙攣。阿巴斯根本沒有擊中海德拉,那三記雷霆般的震動真的就是雷響。

  阿巴斯雙拳回收腰間,微微喘息,眼中的金色黯淡了些許。但片刻之后,他渾身骨骼爆出輕微的響聲,再度回復到拳師的狀態,淵渟岳峙,法度森嚴。

  雖然并未直接承受海德拉的沖擊,但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在拳上凝聚起足以震退海德拉的超高壓,他的體力和精神都消耗極大。

  海德拉的頭顱再度揚起,因陀羅也并未重創這神話級別的怪物,匯聚的電流本可以把一頭犀牛的心臟燒焦,但對于海德拉來說,那可能只是一次痛苦的電刑罷了。

  雙方仍舊是對峙的狀態,海德拉緩緩地搖擺著,更加謹慎,阿巴斯巍然不動,雙眼并未看著海德拉,而是凝視著自己的拳頭。

  他沒能占據絕對的優勢,海德拉可以忍受多少次強電擊,阿巴斯不清楚,但他只要有一次未能準確地擊中海德拉的頭部,他就會成為食物。因陀羅賦予他瞬間的爆發力,但那瞬間短到只有零點零幾秒。

  他一有閑暇就冥想是出于老師的教導,為了把“因陀羅”的力量發揮到極致,他曾經跟隨泰拳、合氣道和中國拳法的老師學習。他是一柄隨時磨礪自己的利刃,連愷撒都不得不佩服這個競爭者的毅力。

  此時此刻愷撒正竭盡全力閃避海德拉的攻擊,那粗壯卻靈巧的蛇頭吐著深綠色的酸液,不讓愷撒靠近倉庫的門。那可能是它的唾液,但從它灼燒地板的情況來看,被噴射到最好的結果也是毀容。

  愷撒上來就把速度用到了極致,在翻滾騰挪中雙手沙漠之鷹不斷發射,瞄準的是海德拉脆弱的眼睛和鼻端。海德拉比眼睛還要重要的溫度感知器就藏在鼻端下方。

  海德拉的五首似乎是獨立思考的,這邊一首瘋狂地向愷撒進攻,但和阿巴斯對峙的三首卻優雅地擺動著,就像是小蛇聽到笛聲從耍蛇人的竹筐中冉冉升起,如果沒見過它噬人的兇猛,你甚至會認為這怪物正對你跳著獻媚的舞蹈。

  然而最令愷撒驚訝的是,盡管一再地失手,可盯著雪的那一首從未被調過來發起夾擊,只不過是因為雪遠遠地躲在角落里,海德拉的攻擊范圍雖廣卻沒辦法觸及她而已。

  那是海德拉真正的獵物。

  海德拉的第二輪進攻開始,這一次它用上酸液,濃綠色的液體如同暴雨那樣噴向阿巴斯,攻擊范圍之大根本不容躲避。但那層籠罩在阿巴斯身上的強烈電光就像是無形的力場,把所有的液滴都彈射回去。

  阿巴斯的身旁數米的范圍內,一切都被腐蝕,濃烈的白煙嗆得他低聲咳嗽,但他自身卻如同被雷電庇佑的神明那樣毫發無傷。

  “因陀羅”展現出它的另一種用途,強烈的電場令所有靠近的液滴都帶電,同性的電荷產生了巨大的斥力。阿巴斯曾在教授們面前展示過這樣的能力,他端坐在一場暴雨中喝茶,卻沒有一滴雨能打進他手中的茶杯。

  這種言靈的真正效果是隨心所欲地控制電場,因此才會以“因陀羅”這個雷帝的名字來命名。

  海德拉憤怒地咆哮起來,它是那么強大的生物,卻被這個渺小的人類擋住了道路。

  阿巴斯咳嗽著噴出細微的血沫,“因陀羅”對身體的負荷極大,即使是流著龍血的身體也承受不住,他開始內出血了,出血量很大,但阿巴斯把血強行咽了回去。

  海德拉無法看清他的狀態,但雪能看見,那些海員也能看見。現在支撐所有人信念的就只剩阿巴斯了,他這道光一旦熄滅,所有人都會陷入被屠殺的境地。他是輝光的利劍,也是雷霆構建的墻壁。

  他低吼起來,圍繞他的雷光更加熾烈,連海德拉這種視力極弱的怪物似乎都被那道光震撼,它尖利地咆哮,卻不由自主地往后縮。

  愷撒抓住了這瞬間的機會,他閃身到海德拉的頸部下方,棄掉沙漠之鷹,拔出了藏在后腰的狄克推多。阿巴斯把這柄武器還給了他,空手迎戰海德拉,“因陀羅”也可以配合武器來使用,阿巴斯的隨身武器也是一對波斯彎刀,但此時此刻愷撒更需要這件武器。

  狄克推多幾乎無視了海德拉堅硬的鱗片,直沒到刀柄,這柄風格現代的獵刀其實是用一柄煉金術構造的古刀重新打磨的,對付龍類和海德拉這樣的龍類亞種都有著驚人的切割效果。神話中的屠龍情景此刻復現在愷撒的身上,在工業革命開啟之前,歷代屠龍英雄都學會靈巧地閃避攻勢、對龍類的要害處給予致命一擊的技巧。

  愷撒大吼著雙手推刀,在海德拉的頸部之下切出了巨大的口子,濃腥的蛇血混合著含在海德拉嘴里的強酸性唾液一起如瀑布般泄落。

  他早已預料到這個結果,以最快的速度閃避,但酸液依然粘到了他的防寒服。愷撒撕下那件可以扛零下五十度嚴寒的防寒服時候,它已經被腐蝕過半。

  YAMAL號的供暖系統隨著斷電而停止運轉,這時候貨倉里的溫度已經是零下幾十度,而愷撒赤裸著上身,硬扛刺骨的嚴寒,沖入了倉庫。

  他的背后,海德拉被重創的那個頭瘋狂地搖擺了兩下,沉重地砸在地上。愷撒切斷的是它頸部的大動脈,這還不致命,卻已經中斷了對這個頭的供血。

  海德拉意識到自己的失誤,愷撒在它的猛攻之下不斷地閃避,看起來幾乎根本就沒有接近倉庫。但愷撒和阿巴斯始終都在配合,愷撒一直藏著能重創它的狄克推多沒有拿出,就是擔心這東西的智商。它用于和阿巴斯對抗的三首憤怒地嘶叫著,一次性噴出了巨量的酸液,這一次,它優先噴向一旁的鏟車殘骸,殘骸上還冒著電火花。酸霧被電火花點燃了,成了燃燒的火雨,鋪天蓋地地壓向阿巴斯,它意識到了危險,必須立刻解決這兩個敵人中的一個。

  酸霧、火雨,除了沒有角和利爪,這時候的海德拉完全就是神話中的惡龍。在遙遠的古代,想必也有人見過類似的場面,才留下了噴火龍的傳說,而事實不過是它的某種液體分泌物是強酸性的易燃物。

  保護著阿巴斯的強電場猛地張開,烈焰像是遭遇了強風那樣逆向海德拉狂舞。

  “因陀羅”不同于帕西的“無塵之地”,無法產生真空的結界來抵抗火雨,但強電場可以排斥那些燃燒著的液滴。

  不過,不是全部。

  仍然有部分燃燒殆盡的液滴帶著火焰越過了因陀羅的強電場,液滴越是細微,受到強電場的排斥也就越小。阿巴斯的防寒服燃燒起來,防寒服夾層中的白鵝絨能抵抗超低溫卻極其易燃,但他反而撐開那雷電構成的結界向著海德拉踏上一步。

  他的瞳孔像是燃燒那樣明亮,他吼叫著問,“愷撒!你的子彈在哪里?”

  白色的煙跡越過了阿巴斯的肩頭,洞穿了海德拉的火風暴,準確地命中海德拉的頸部,巨大的爆炸聲中,那一首直接斷裂,斷口處噴出強勁的血泉,半截蛇頸瘋狂地扭動著。

  “子彈怎么行?對付這東西,你難道不想要一門炮么?”倉庫里傳來的聲音那么從容和慵懶。

  愷撒一手提著一部滅火器,一手提著一部中國造QLZ87榴彈發射器走出倉庫,剛才他就是用這東西發射了一枚破甲殺傷彈打斷了海德拉的一個頭。

  他手持滅火器對準阿巴斯全身上下一頓亂噴,再把榴彈發射器丟給阿巴斯,“用的時候小心點,打偏了會把船艙打出一個洞的。”

  海員們驚訝地看著這兩個男人,幾秒鐘前他們還那么緊張地跟海德拉做生死搏殺,現在卻忽然平靜下來了,好像他們對面那個怒吼的東西是只吠叫的吉娃娃。

  “先生們,武器敞開供應,總有一款適合您。”愷撒微笑著比了個“請”的手勢。

坑邊閑話:

PS: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08066754”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快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