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和路明非震驚地對視。

  “蘇聯時代的核試驗基地,以西伯利亞北部和新地島為主,那里土地荒蕪人跡罕至,方便保密,成本最小。數以十萬計的蘇聯紅軍秘密地開進北西伯利亞,在那里建設基地、城鎮和鐵路,最優秀的大學生響應共和國的號召,成為無名的英雄,奔赴西伯利亞。這些設施在民用地圖上都是看不到的,但在蘇聯極盛的時期,時速200公里的噴氣式列車在浩瀚的西伯利亞雪原上來來去去,就像閃電。年輕人們乘著巨型氣墊船和地效飛行器從一個城鎮到另一個城鎮,要是坐氣墊船,他們還能迎著風雪唱歌。那是個青春燃燒的年代,不過我沒經歷過,我也是從國防部的檔案中知道的。蘇聯解體后,西伯利亞的設施都被廢棄了,有的做了簡單的掩埋,有的就暴露在空氣里慢慢地生銹。但那些設施在軍事上還有很高的價值,研究它們的話,會得到蘇聯時代某些超前的軍事技術,甚至還有半成品的武器。以今天俄羅斯的國力,要完成這項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情報顯示越來越多的國際探險隊進入西伯利亞北部,他們可能是出于商業目的也可能服務于某個大國。我們不希望舊時代的秘密落入那些人手里,所以最好的辦法……”布寧先生雙手張開,“嘭!”

  “用一場核爆把一切都掩埋掉。”零明白了。

  “準確地說,是一連串的核爆炸。我們將在北西伯利亞試驗我們最先進的RS-28薩爾瑪特洲際導彈,它會用潛艇從太平洋上發射,首先進入外太空,飛行到北西伯利亞上空的時候丟下15個分導式核彈頭,15場小型的核爆炸,15朵蘑菇云,精確地摧毀蘇聯時代的軍事遺產。不會產生很多輻射塵,成本也很低廉,還能順便測試RS-28的性能。我的公司承接了這項工程,發射洲際導彈是國防部的事兒,我的人負責清場和鎖定目標。坦白地說我也是想借機去那些遺址里挖些寶,我是個商人,你們中國人說,無利不起早。”布寧先生攤攤手,“我可能說得有點多了,就把這作為我送給新朋友的禮物吧。你們應該也聽說過,我總會送新朋友一份大禮。”

  零思索了片刻,“我們能去那里么?”

  布寧先生搖了搖頭,“很遺憾,那會違反我們和國防部之間的約定,那個區域已經是軍事禁區了,里面的人可以離開,外面的人不能進去。”

  “真是遺憾。”零冷冷地說。

  就在路明非以為零會直接告辭走人的時候,零端起滿滿一杯茅臺,“有幸參加布寧先生您的晚宴,那么我們今晚的酒,就從這杯開始吧!”

  布寧先生先是驚訝,旋即笑出聲來,“很好,我喜歡開始,而不是結束。”

  路明非呆呆地看著這一老一少開始豪飲,用他聽不懂的俄語暢敘,零的表現竟然遠比她跟瓦圖京大將見面時熱情。

  一位身材苗條的女傭過來給他們續上新的茅臺,又端著托盤裊裊婷婷地撤了下去。路明非不自覺地盯著她的背影看了幾眼,這女傭也是一頭海藻般的長發,看起來有點眼熟。那款款扭動的腰肢,在這間老貴族風格的餐廳里,顯得有點過于風騷。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拉了回來,因為熱情奔放的索尼婭小姐姐已經端著酒杯走了過來,跟在她后面是略顯靦腆的瓦洛佳小哥哥。

  晚宴至此變成了酒會,路明非被莫斯科的年輕貴胄們圍繞著,大家握手和擁抱,歡迎這位新朋友。他們把路明非拉進旁邊的舞池,男孩女孩們跳起俄羅斯傳統舞蹈和探戈。酒精的作用下他們卸下拘謹的外殼,開心地笑著,手拉著手轉圈,像是冰天雪地里圍著篝火跳舞的少男少女。餐廳里,零和布寧先生酒到杯干,楚子航百無聊賴地吃著餃子,他身后集中了四位女傭,不停地換盤子,永遠保證他有熱餃子吃。

  路明非有些累了,靠在舞池旁的柱子上稍作休息,這歌舞看起來會通宵達旦,讓人安心和快活。年輕是最美好的事,似乎能對抗世間一切的陰霾,他也還年輕,可不知道留給他的時間還有多少。

  ***

  天邊微微發白的時候,零才回到伊麗莎白宮,推開了自己的臥室。

  蘇恩曦正盤腿坐在床上,用吹風機和直發膏把那頭海藻般的長發拉直,對她這種懶惰的女人來說,養護一頭卷發實在太費勁兒了。

  零在蘇恩曦身邊躺下,緩緩地吐出一口酒氣,“查出了點什么么?”

  路明非親眼看著她喝下了一斤茅臺酒,扛著她離開布寧先生家的時候,她腳步發飄像是踩在棉花上,可說話的語氣仍是那么寒冷寂靜。

  她既不喜歡喝酒也不會允許自己真的喝醉,她拉著亞歷山大·布寧的唯一原因是蘇恩曦那時已經潛入了布寧家。蘇恩曦是個文職干部,聰明機變膽大心細都沒問題,卻不是酒德麻衣那種神出鬼沒的忍者,她把主人和客人都拉在餐廳里狂歡,女傭和管家們也都得忙著服侍,蘇恩曦行動起來就容易多了。

  蘇恩曦抓起旁邊的遙控器按下,激光全息投影籠罩了整間臥室。

  展現在蘇恩曦和零面前的是一個類似博物館的空間,展品豐富,從二戰時的“莫辛-納甘”步槍到蘇聯當年為登月試制的月球車模型,展館正中矗立著那門“沙皇巨炮“的仿制品。

  她們的視線不停地向前移動,因為這個視頻是蘇恩曦用全景攝像機拍下來的,她們正跟著當時蘇恩曦的步伐去看亞歷山大·布寧的宅邸。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回到了1990年之前,紅旗垂地,軍禮服筆挺,看起來亞歷山大·布寧沒說假話,他收藏蘇聯的舊物,也靠蘇聯的遺產賺錢,是個舊時代的遺老。

  蘇恩曦一身睡裙,趴在松軟的大枕頭上吃薯片,跟看電影似的,“一個心理上還活在蘇聯時代的老家伙,瓦圖京大將都比他洋氣。他家里倒沒有防備森嚴,沒看到保鏢,我一路上也就遇到了幾個女傭,低個頭就過去了。”

  “他對兒童基金會的事看起來也確實很上心,他家的會議室里有面墻,墻上掛著他跟孩子們在一起的照片,各種各樣的小孩子。”

  “我東摸摸西摸摸,終于讓我找到了他的書房,這是收獲最大的地方,我在他的書架上找到一臺筆記本電腦,推測應該是他自己用的。我破解了它的密碼,大概是電腦里的文件并沒那么重要,所以密碼也就設得很隨意。我把里面的文件全都拷了出來,其中就有那份用RS-28型導彈定點清除西伯利亞老舊軍事設施的計劃書。”

  蘇恩曦再按遙控器,投影切換成那份計劃書中的動畫演示,地球表面呈暗藍色的弧形,太平洋上一道火光升起,化為十五個光點在西伯利亞落下,十五個目標點化為紅色的叉。

  “還有28天,這個清除計劃就會被執行。亞歷山大·布寧的人這時應該正在北西伯利亞地區瘋狂地挖遺產,設計圖、武器模型、核燃料棒,一切有價值的東西,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俄羅斯國防部那邊有什么消息么?”

  “確實有個試射RS-28洲際導彈的計劃,這一點跟亞歷山大·布寧的消息能相互作證。”

  “所以我們沒有什么理由懷疑亞歷山大·布寧,對么?”

  “是,那老家伙看起來太誠實了,他說的每句話都有據可查。我很想懷疑他,但我就是沒有找出他的漏洞來。

  “我找到了一個。亞歷山大·布寧在說謊,他知道黑天鵝港,至少知道一部分。”

  “哦?”

  “我給他的坐標,是錯的。”零緩緩地說。

  “錯的?”蘇恩曦一愣。

  “我修改了那個坐標,在地圖上漂移了大概120公里,可亞歷山大·布寧看了一眼,立刻就告訴我那個坐標是要用核爆摧毀的。他并不是要用一枚超級核彈炸平西伯利亞北部,而是要用15枚小型核彈頭精準地摧毀十五處目標,那是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在那種精確程度的打擊中,120公里是很大的誤差,雖然反映在經緯度上不過是一點點的變化。”

  蘇恩曦思索片刻,“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坐標!你隨便給他一個坐標他都會說是要被清除的目標!”

  “蘇聯時代留下的遺產,航空母艦和核彈頭是遺產,基因技術制造的超級戰士也是遺產,即使他對龍類一無所知,也該會對超級戰士這個概念心動。但他并不知道那個孤兒院的位置,所以他要邀請我們去參加他的晚宴。現在他拿到坐標了,他還控制著那個區域,28天,足夠他把黑天鵝港的遺跡翻個底朝天了。”

  “可他挖到底也只有石頭!”蘇恩曦大笑。

  零沉吟了片刻,神情忽然警覺起來,“但你有沒有想過,他得到坐標之后,第一件事應該是清除掉其他知道坐標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樓下的臥室里,昏昏沉沉的路明非聽到貓們大聲地叫了起來。
坑邊閑話:PS: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3546798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快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