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目標也是利維坦?”愷撒盯著酒德麻衣的眼睛。

  “我如果說我們只是例行考古你會不會覺得很可笑?”

  “例行考古?”

  “我們根據各種情報判斷,認為北冰洋下有昔日龍類的遺跡,所以就雇了那么一支探險隊,讓他們來北極圈里轉轉。他們非常專業,不是專業的賞金獵人,而是專業的考古學家。我們并沒對他們抱很大希望,只不過是對北冰洋的投石問路。如果派條船在北冰洋里轉幾圈就能找到龍族遺跡,那我們也太有狗屎運了。”酒德麻衣嘆了口氣,“可有的時候人就是會走狗屎運。“

  “你是說他們真的找到了落日地?”

  “開始還只是一截從海底撈上來的青銅柱碎片,那東西應該出自某個龍類遺跡。整個探險隊因為這個發現欣喜若狂,他們相信自己找到的是遠古時期北極圈內有過人類文明的證據。他們的團隊里有各種專業人士,他們試著解讀青銅柱上的符號,相信北極圈內有人類從未發現過的島嶼。這跟因紐特人傳說的‘落日地’相吻合,他們就去找當地的向導。他們認為落日地是一片古代露出水面的陸地,但因為溫室效應海平面上漲,被淹沒在水下了。”

  “所以他們的目標并不是利維坦,他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龍族?”

  酒德麻衣苦笑,“沒錯。他們只是一幫純正的考古學家,他們并不是想偷偷摸進龍族的遺跡發筆大財,他們只是太想探索未知的世界了,他們一邊向著北極點推進,一邊都開始寫論文了。我們當然不希望他們繼續下去,我們許諾了巨額的回報,跟他們說任務已經結束了,你們做得很好,你們現在可以開船回來了,把那塊青銅碎片交給我們就好。那筆錢多到能讓一位國王背叛他自己的國家,但這對那幫癡迷學術的瘋子沒用,隊長就像朗誦莎士比亞的臺詞那樣跟我們說,這是他個人的一小步,卻是邁向古文明的一大步。啊那輝煌的黃金之國就在我的前方,我怎能停下這奮進的馬蹄?他跟我們說在約翰·斯蒂芬斯在洪都拉斯的熱帶雨林中重新找到瑪雅文明的遺跡前,雨林中藏著黃金城的傳說已經流傳了幾百年,卻沒有一個專業的學者相信。而他就是當代的約翰·斯蒂芬斯。他被那個神秘的島嶼迷住了,他愿意為那個島去死。他們甚至中斷了跟我們的無線電聯系,經過危險的浮冰帶往北航行,好在我們還有極軌衛星,大概還能掌握他們的航線,直到他們遇到了那片青色極光。”

  “很好的故事,可惜沒什么用。”愷撒說,“我們的雪橇上還有酒,倒是可以致敬一下這些勇敢的先驅者。”

  “別著急,故事可還沒有結束。你也知道,一旦極光出現,強烈的電離現象就會中斷這個區域內跟外界的所有聯絡。所以從他們遇見極光開始,連極軌衛星都無法定位他們了。但那位當代的約翰·斯蒂芬斯居然跟我們主動聯絡過一次,他明顯喝了很多酒,說起話來邏輯混亂,但他最后說了一句很清晰的話,他說,”酒德麻衣頓了頓,“英靈殿的門我們已經關上,里面的東西不應該回到人世間。”

  愷撒悚然動容,“英靈殿?”

  “沒錯,英靈殿,Valhalla,北歐神話里奧丁接待武士英靈的宮殿。”酒德麻衣說,“不是你們學院的那間禮堂。”

  最后一句純屬調侃。卡塞爾學院里也有一間英靈殿,但那不過是因襲北歐神話里那座歡騰的亡靈圣殿。

  傳說主神奧丁早已預料到“諸神的黃昏”,他命令他的侍女們前往在世界各地的戰場,選擇勇敢的武士,為末日之戰做兵力儲備。

  這些被稱作“瓦爾基里”或者“女武神”的侍女騎著駿馬經過血流成河的戰場,親吻垂死勇士的嘴唇,把他們的靈魂帶往英靈殿。

  在那座有著540道大門、每道門能供800名勇士并排進出的奢華宮殿里,勇士們終日訓練戰技,即使死在訓練場上也能死而復生,晚間則在瓦爾基里們的服侍下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痛飲神羊的乳汁。直到末日降臨的那天,540道大門同時打開,人類有史以來所有的英靈們蜂擁而出,奔赴必死的戰場。

  北歐神話中的高光橋段,悲壯宏大,再加上“女武神之吻”這種引人遐想的元素,沒法不讓人印象深刻。

  可要說北極圈里藏著一座囤滿靈魂的宮殿,比“落日地”的說法更像天方夜譚。

  但愷撒還是點了點頭,“我聽過一種說法,古代的北歐人認為極光是瓦爾基里們策馬在云端奔馳的時候,鎧甲的反光。”

  “鬼扯吧!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還指望找到胸大屁股翹的女武神?”芬格爾已經醒了,聽得一身是勁。

  “胸大屁股翹只是你的幻想,更可能是粗壯的北歐大媽戰隊。”酒德麻衣說,“閉嘴。”

  愷撒思索了片刻,“故事更加精彩了,但依然只是一個故事,我們除了知道‘英靈殿’這個名字,對于那座島嶼上的情況還是一無所知。”

  酒德麻衣嘆了口氣,“加圖索少爺,你的智商如果有你這張臉的一半得分,我也許還能給你一個約會的機會。”

  愷撒有點囧,他這一生中還沒有哪個女孩敢這么跟他說話。可在酒德麻衣面前他得認,他確實感覺到酒德麻衣的故事中有個疑問,但他就是想不明白。

  “那家伙用什么工具跟你們通話的?”芬格爾問。

  “有些時候我們不應該低估犬科動物的智商。”酒德麻衣摸摸芬格爾的腦袋,雪屋太小了,這么做只是舉手之勞。

  芬格爾,“汪汪!”

  愷撒立刻明白了,“他是在看到極光之后才跟你聯系的,那時候他根本沒有可用的通訊工具!”

  酒德麻衣點了點頭,“沒錯,他去了那個封存的科考站,啟用了那里的長波發射器。長波沿著地球表面傳播,大氣層上空的電離現場干擾不到它。”

  “所以那個科考站確實是存在的!”愷撒不由得語氣欣喜。

  現在他們太需要和外界建立聯系了,相互之間的猜疑,對神秘威脅的恐懼,都會因為和外界的聯絡恢復而瓦解。

  但他立刻又收住了快要笑出來的嘴角,在酒德麻衣面前,他好像永遠都是被帶著走。他的一驚一喜都在酒德麻衣的預料之中。

  真不知道這女孩的幕后老板是個什么人,這么聰明和驕傲的女孩,怎么會效忠某個人呢?

  “當然,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跟著兩位離船。你們要去的地方,也是我要去的地方,我們那位當代的約翰•斯蒂芬斯曾經到過那里,也許會留下一些信息。”酒德麻衣說。

  愷撒從防寒服中摸出那張航海手冊上撕下來的海圖,研究了一會兒,搖頭,“可惜現在我們辨不清方向……”

  酒德麻衣拿過那張圖,隨手撕了,“這張圖已經沒用了,我們應該已經接近那座科考站了。”

  “你知道方位?”愷撒倒不介意酒德麻衣撕毀地圖,大家都困在這片冰原上,誰也不必猜忌誰。

  “不知道,但是認路不一定要靠方位。你們沒有留意么,我們來這里的路上能看到S形的痕跡。”

  愷撒和芬格爾對視。他們確實都不曾留意,極夜已經開始,雖說天空中還有大氣層折射的微光,但能見度很差。

  “你們猜,我要造這間雪屋,真的是為了隔絕北極熊的嗅覺么?”酒德麻衣慢悠悠地說。

  愷撒猛地打了個寒顫。

  雪屋可以隔絕北極熊的嗅覺,也可以隔絕其他獵食動物的嗅覺,但北極的冰天雪地里除了北極熊還有什么動物能威脅到他們?

  又是什么動物會留下S形的痕跡?

  是那些暗青色的大蛇!

  回想起來這一路上都是酒德麻衣在前面領路,而她一路上都在跟著那些大蛇留下的痕跡走!這么走下去他們抵達的豈不是那些蛇的巢穴?

  “隊長最后的通話中,背景音是槍聲,密集的槍聲。北極熊是北極圈內最危險的獵食動物,它們通常也不一起行動,還有什么威脅逼得他們用那么多子彈去對付?”酒德麻衣緩緩地說,“應該是那些蛇吧?他們去過英靈殿,驚動了里面的守衛,守衛不是胸大屁股翹的瓦爾基里,而是那群巨大的蛇。他們抵達那座科考站,被蛇群追上,在那里發生了戰斗。你們沒想過那艘黑色的船從哪里來的么?那就是那支探險隊的船,他們不是主動放棄那條船,而是那條船被蛇群占據了,變成了蛇穴。”

  “所以那座科考站其實也是一處蛇穴。”愷撒說。

  “應該是,希望住客能少一點。”酒德麻衣看一眼愷撒,從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根黑色的金屬棒,金屬棒的一端是鋒利的尖刺。

  她把這跟金屬棒深深地鉆進三人之間的堅冰中,“加圖索少爺,你覺得在這個鬼地方,那些蛇是吃什么東西把自己養得那么大的?”

  愷撒想了想,“魚群、蝦群、浮游生物,藍鯨也是吃這些東西,能長到30米以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些蛇現在就在我們附近的海里進食,要不要試著聽聽看?”酒德麻衣笑得春花燦爛。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