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七分甜 作者:姜之魚

小蠻腰:主角:唐茵,陸遲 ┃ 配角:蘇可西,陸宇 ┃ 其它:校園,甜文

人美膽大的任性少女黏上清冷害羞的小結巴學霸,的畫風是這樣的:

她想了想,咧開嘴,露出一口小巧精致的白牙,用手指甲敲了敲說:“我今天喝了蜂蜜水,蜂蜜水甜得都膩牙了。”

陸遲看著她一口白白的牙齒,心生疑惑,這兩件事有關聯?

唐茵又補充道:“你笑起來…比我今天喝的蜂蜜水還甜。”

后來——

唐茵忍不住開口詢問:“陸遲,你干什么啊?”

伴著耳邊燥熱的氣息,陸遲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朵里:“不許看別人。”

等等,這個占有欲超強的醋壇子是誰家的?!

陸遲小時候因為長相受到歧視,造成了話少結巴的性格,高三時得知父母毫無感情,父親在外有小三,并有一個私生子,他也沒有自暴自棄,依舊成績優異,隨后轉進了監管嚴格的嘉水私立高中。唐茵在辦公室看到入學幾天的陸遲,對他一見鐘情。高三下學期兩人同時進入優秀的零班,在她的開解下,陸遲逐漸打開心房,不再口吃,展露出與眾不同的另一面,有強勢也有溫柔。最后兩人同時考上一所好學校,迎來新生活。

本文語言流暢引人入勝,人物性格飽滿,細節把控到位。女主人美路子野,男主結巴害羞小可愛,拿錯劇本的互動甜寵,全程無虐治愈系,完美展現從校園到婚紗的美好

第1章 01

距離英語考試開始還有五分鐘的時候,十五考場有人打起來了,這個消息迅速在嘉水私立傳開。

不少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都跑到三樓圍觀,迅速占滿了窗口門口等地。

教室里大部分人已經都躲到了后面,幾個男生在那邊勸架,最后自己反倒被打了一頓。

“操!你綠我的時候怎么沒想過我是你室友?”

“滾遠點,你女朋友自己湊上來的,說明她看不上你!”

“你他媽再說一遍試試——”

喧囂聲漸上時,一顆籃球猛地從門口飛進來,高速旋轉著,直直地砸向聲音來源處。

兩個打得不可開交的男生立刻松開對方,往旁邊一躲。

籃球從兩人中間穿過,“砰”地砸到墻上,又落到地上,蹦來蹦去,停在講臺邊緣。

“嘖。”

隨著這一聲,班上頓時一片安靜。

門口處不知何時人已經都散開了,一身橘白相間校服的唐茵慢條斯理地走了進來,桃花眼眼波流轉,似笑非笑地看著另一邊墻角處的兩人。

她掃了眼教室,目光又落在他們身上:“有病?”

兩個人先是臉色難看,后又漲紅,此刻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已拋在耳后,半天后終于齊齊開口:“我們錯了!”

說罷,兩個人搶著去撿籃球,乖乖地放在一張課桌上。

唐茵沒搭理他們,徑直走向了自己的課桌,把籃球放到了地上,無聊地轉著筆。

旁邊剛到的于春拉了椅子湊過去,問:“茵姐,二中放話下星期五要找咱學校麻煩,你去不去呀?”

半晌,唐茵答:“不去。”

“為啥?”“辣眼睛。”

“…”攤上一個看臉的老大,小弟該怎么辦。

他早該知道,上次茵姐似乎力氣用的就比打三中的大,難道是因為二中的人比三中的人長的還要丑?

嘉水私立中學剛辦四年,當初校長為了省錢,選了塊便宜地,把市里最大的一塊墳地買了。

說是墳地,其實也是傳出來的。

實行火葬那么多年,現在市里沒人敢土葬,要真是墳地,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了。

唐茵的爸爸就是校長,民辦私立學校校長基本大于天。教導主任又是個勢力眼,從來不會對唐茵要求過多。

老師們對于唐茵也是得過且過,閉著眼睛當沒看見。

久而久之,唐茵就成了學校一霸。

這塊地方三個公辦高中恰好在一條路線上,一中考場,二中戰場,三中情場。

有話這么流傳:一中,進去出來都是學霸;二中,豎著進去橫著出來;三中,一個人進去三個人出來。

二中建立幾十年,原本是省示范高中,可惜后來一中被帶起來,它就開始下落。生源傾斜,周圍又因為拆遷,所以成績一落千丈,最近幾年就變成了混混聚集地。

原本三個高中距離都挺遠,相安無事。但現在突然冒出一個嘉水私立,而且還和邊上的二中就隔了一條河一座橋,對于某些人來說,地方劃分就成了問題。

于春不死心,“可是茵姐,萬一——”

唐茵睨他一眼:“你打不過?”

于春連忙擺頭,這可是涉及到尊嚴問題,“當然能,這不是想讓他們見識一下咱茵姐的厲害。”

那群二中人還真以為自己厲害上天了。

要不是嘉水私立是住宿的,只有周五和周末晚上才能出去,要不然還能讓他們蹬鼻子上臉?

國慶節放假前,二中兩個人堵了年級一個柔弱女生,嬉皮笑臉油嘴滑舌。當時幸好唐茵從那經過,一人招呼的,回去連親媽都不認識。

于春咋舌,那些人腦子有坑,敢來找他們麻煩,還堵嘉水的人。他想了片刻,再抬頭,唐茵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覺了,長發散在肩膀上,看著就讓人心猿意馬。

他不敢打擾,兩只手抬著椅子回了邊上。

監考老師拿著一袋試卷進來。

高三考試都是習慣的了,而且監考的還都是高一老師,避免出現一些意外情況。

今天的監考老師是個女老師。戴著一副眼鏡,倒三角眼,看著就十分嚴厲,打扮得一絲不茍。

黃敏抬抬眼鏡,掃視了一下整個教室,目光定在窗邊睡覺的女生身上,冷哼一聲。

這屆高三果然不怎么樣,開學考都這樣,后面還能怎么樣。還是要看他們高一新生,進來時都是尖子生,離開時也只會是尖子生,“現在把書放到前面來,不許留任何東西,草稿紙我會檢查。”

試卷紛發下去,唐茵前面的男生看到她睡覺,自覺地小心放在旁邊,又去給后面同學卷子。

“現在開始考試,禁止交頭接耳。”

黃敏看著他的動作,拍了拍桌子,可惜那邊沒任何反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于春時不時看著還在睡覺的唐茵,有點擔心。萬一這第一名的名頭被別人拿去,那可就糟糕了。

他裝作筆掉在地上,偷偷踢了踢椅子。

黃敏一回頭恰好看到那個靠窗的少女和旁邊的男生對眼神,還裝作撿筆,這種小把戲她早就看過無數遍了。

但沒有證據,她也不能說什么。

考試還剩四十分鐘時,她看到女生又將筆扔給男生,終于站起來,快步走過去,“你們兩個,不好好寫試卷,盡想著歪門邪道!”

說是兩個人,可她的眼神一直定在唐茵身上。

唐茵勾唇,將桌子往前一推,發出“茲啦”刺耳的聲音。

整個教室都不敢出聲。

黃敏看到她這樣子,再看教室里其他人噤若寒蟬,心下了解,“我親眼看到的,你和旁邊的——”

唐茵不耐煩地打斷:“我不需要作弊。”

斜放在桌上的試卷字體娟秀,若是一般人見到恐怕還以為是哪個好學生的試卷。

“你就這么跟老師說話的?哪個班的?”黃敏氣的嘴皮子哆嗦,她看了眼桌子上貼的紙條,“原來是十四班?怪不得。”

嘉水私立的班級分布是一班到十四班是普通班,往后就是重點實驗班十五班,而后剩下的五個班就是文科班。

所以按成績來,十四班就是全校最差的班級。

“十四班怎么了?”

“自然只有十四班這樣的差生才能做出來這種事情。”黃敏脫口而出。

看到她表情透露的意思,唐茵捻住試卷,然后當著她的面,輕輕將試卷撕成了幾片,“十四班能做的可多了。”

碎片差點被扔到黃敏的臉上。

于春嘆氣,站起來要說話,被黃敏抬起來的手不小心打回椅子上,疼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因為打架,唐茵被勒令在家反省一星期,今天才來學校考試,本身就十分不爽,這老師還自己往上面撞。

怎么可能抄他的,他是學渣,人家是學霸。

黃敏氣得發抖。

她從一中轉過來,對于這個學校的學生知曉不深,但覺得肯定比二三中要好一點,現在居然隨便一個學生居然敢嗆她。不僅不承認作弊,還這么對老師,這個學生品質太惡劣了!

“跟我去辦公室!無法無天了你!作弊不認,還這么惡劣,不把老師放在眼里,你想干嘛,想上天嗎?!”

黃敏想要扣住她的手,沒想到反倒被輕飄飄地掙脫了。

唐茵似笑非笑,“新來的?”

黃敏現在一身火,看到她挑釁自己,又看到她輕飄飄地脫了自己的桎梏,朝外面走去,更是怒上加怒。

“老師該去醫院看看眼科,隨意污蔑人作弊可不是好事。”

十四班班主任叫林汝,是個年輕女老師,溫柔得很,看到黃敏這架勢也有些不明所以,她只知道她是高一的監考老師。

黃敏立刻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你看她,她還當著我的面把試卷給撕了,你看這是一個學生該有的態度嗎?”

聽得林汝一愣一愣的,自己這得意門生她是知道的。

當初高一下學期分科有兩門主課缺考,于是才進了她班里。這次則是因為國慶放假前考試跑去打架被罰,要是沒缺考,現在肯定是第一。

作弊?那是絕對不可能,最后一個考場有誰比她成績還好?

唐茵懶洋洋地聽黃敏添油加醋,時不時配合著哂笑一聲,將她氣的要死。

黃敏指著她:“你看看,她還在嘲笑我!”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聲音:“報、報告。”

聲音清冽但很低,唐茵心中微動,朝那邊看去。

進來的人沒有穿標志性的校服,白襯衫托出單薄的身形,長腿細腰,黑發略短,襯得皮膚凈白。側對著她,一副眼鏡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唐茵側了側身。

瞧瞧,扣子居然系到了第一個,擋住了內里風景,禁欲氣息十足。

他徑直走到了實驗班班主任桌子那邊,與她相側。實驗班班主任她認識,是個爽朗的男老師,姓吳。

“陸遲,你提前交卷了?不過來的正好,這是你的校服。你轉來也一個星期了,適應得怎么樣?不用緊張。”

原來他叫陸遲。唐茵舌尖含著這個名字。

陸遲結結巴巴地回答:“還、還可以。”

咬字有些不清,卻意外的勾人。反倒和外表形成了強烈對比,唐茵興趣更濃。

吳老師拍了拍陸遲的肩膀,“回去考試吧,加油,這次年級第一估計是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十四班是最差的班級不錯,但奇特的是,他們班和實驗班是鄰居。而現在,唐茵喜歡這種安排。

“…唐茵?”林汝的呼喚讓唐茵回神。

林汝正好聽到了實驗班班主任的話,轉而親切地說:“唐茵,你回去吧,我會和黃老師解釋的,沒事了。幸好你答題卡還在,作文二十分鐘應該夠了,待會重新拿一份試卷。安心考試,爭取拿到第一哦。”

陸遲拎著校服袋子轉身,骨節分明,指骨修長。與之對比的是臉上透著緊張,耳尖微紅。

唐茵邊聽著林汝的話,邊在心中吹了聲口哨。

反差真是可愛。

第2章 02

聽到“第一”這個詞,陸遲抬眼看了一眼。

橘白相間的校服穿在對面少女的身上顯得寬大,微微敞開,遮不住不盈一握的腰身。

他視線微定。

見他看向這里,唐茵意味深長地做口型:小結巴。

陸遲原本微紅的臉上更紅了,后退一小步,像是有人在追似的,飛快地出了辦公室。

門關上的聲音在辦公室里很輕,唐茵心里喟嘆一聲。

那模樣真是讓她回味無窮。

“…這次是個誤會,唐茵平時成績很好,作弊是不可能的,黃老師您也不要放在心上,下次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

溫柔的林汝又轉到唐茵身上,“唐茵,和黃老師道個歉。”

黃敏也有些尷尬,第一次來就出現這樣的情況,“我也是看錯了,不用道歉的,我理解。現在還在考試,快回去考試吧。”

她也是氣頭上,她剛從一中轉過來,私立高中的工資很高,所以不能鬧的太僵。看這個班主任對唐茵這么溫柔,肯定不一般。

兩個人說來說去,互相恭維。

唐茵心思早就飛了,心不在焉地想著事兒。

黃敏看她一臉淡漠,暗自咬牙,虛空推著她出去,“快回去考試吧,時間不早了,你的試卷我會遲點收的。”

回到教室后考試時間還剩十幾分鐘,試卷很快被重新拿來,最后一道作文不過是重寫一遍而已。

唐茵對著干凈的新試卷,腦海里都是陸遲害羞緊張的臉。

真他媽太對她胃口了。

她覺得自己安靜了十幾年的心有點躁動。

要是她高一分科那次沒有缺考就好了,那這次就和他同在實驗班了,多好的機會,近水樓臺先得月。

陸遲長的這么好看,肯定有很多人看上。

唐茵想得美,但接下來考完試的一上午,居然連個人影都沒見到,只好讓別人去找他。

很快,于春就獻寶似地報告了:“隔壁鹿野和我說,陸遲從一中轉來,算上今天剛一個星期,恰好在你反省在家的那時候,而且上次趕上考試,得了全校第一。

他放低了聲音:“茵姐,他就在第一考場,不過他們說每次一考完人就跑了,而且還提前交卷!”

她在第十四考場,三樓。第一考場,一樓。

真尼瑪遠。

唐茵到一樓的時候,陸遲老早人影就不見了,其他幾個考場的人堵都堵不到人。

真想不到,這小結巴名字叫遲,說話慢,跑起來比誰都快。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