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茵伸手接過,吃完又拿了一串。

燒烤這東西,一吃就上癮。

蔣秋歡突然“啊”了一聲,笑道:“你奶奶那邊這兩天捉了不少螃蟹,都是公的。昨晚剛送來,還鮮活的,今天晚上讓孫阿姨給你做,西西今晚也來吃。”

唐茵眼睛亮了亮。

她奶奶家住在鄉下,農家風格,自己種菜,邊上有個別人養的池塘,螃蟹全是野生的,一個個蟹大得很。

她早就惦記著了。現在又恰好十月下旬,一定美味非凡。

想到那甘甜酥軟的口感,唐茵咽咽口水。孫阿姨做菜堪比大廚,今晚口福一定不差。

蘇可西趕緊咽下里脊肉,“謝謝阿姨了,我今晚一定去!”

鮮美大閘蟹可不能錯過。

這段路車多人多,蔣秋歡開了半天也才挪出幾十米距,比她還要著急的人喇叭按個不停。

剛好那邊有垃圾桶,唐茵漱完口回來搖下車窗透氣,又朝駕駛座說:“媽,待會把我們放在三中門口。”

“晚上早點回來,外面不安全。”

“我知道。”

外面聲音很吵,唐茵按了按,車窗緩緩上升。

正在這時,旁邊走過一人。

看到熟悉的背影,唐茵趕緊停手又往下按,喊道:“陸遲!”

蔣秋歡從后視鏡看女兒這么激動,忍不住問:“陸遲是誰?瞧你高興的。”

唐茵轉了轉眼珠,“一個只愛學習的書呆子。”

“怎么說話呢,愛學習多好,你看你,整天沒個定型樣,要不是遺傳了我的聰明,能有好成績嗎?”

“媽你怎么那么自戀,我天生神腦。”

“你看天上飛的那是不是牛?”

“…”

一對母女一個比一個自戀。蘇可西默默吃燒烤。

陸遲被叫得一懵,茫然地轉頭,就看到趴在車窗口的唐茵,笑意盈盈地沖他眨眼。

他猶豫了一會兒,遲疑地離開了原地。

看他這么囂張,都不給回應,一點也沒有在學校的可愛,唐茵突然心生逗弄,“哎,前面的你東西掉了。”

陸遲腳步頓了頓。

不過幾秒,又繼續向前走。

蘇可西翻白眼,“唐茵你無不無聊?”

唐茵沖她笑,“怎么無聊了,放學這么多人都能碰見,還從我邊上走,說明緣分。”

“猩猩的糞便?”

“滾。”

唐茵轉頭繼續喊:“書呆子,你東西真掉了。”

語氣十分認真。

蘇可西嘲笑:“他不會轉過來的,你的印象已經低破地心了。”

話音剛落,就看到陸遲就已經轉了頭。這還不止,他還伸手進口袋摸了摸。

蘇可西冷漠臉,這打臉來得真快。

陸遲怎么可以這么不矜持?

“大佬。”蘇可西豎大拇指,拿著燒烤袋子做五體投地狀,“想來過幾天我就要叫爸爸了。”

兩個星期前她才說撩不到人,今天這跡象看上去很有前途啊,估計離如膠似漆也不遠了。

發現自己沒找到東西,陸遲可以說是非常不安了,“我、我掉了什、什么?”

唐茵沒想到他這么問,動了動:“你把我丟掉了啊。”

他在原地呆愣了幾秒,深呼吸幾口,悶著頭往前走,決定不理唐茵這個人。

唐茵眼里泛出笑意,一撩就給反應,還這么認真,真讓她喜歡。

車子又往前挪了一點,后窗這邊正好和陸遲在同個地方。

陸遲走路有點慢,車子到邊上也沒意識到,不知道在想什么,還停了下來。

這可是個大好機會。唐茵努努嘴,站起來湊近他。

雙手撐在車窗上,軟著聲音在他耳邊低低道:“回去記得想我。”

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太過駭人,陸遲沒預料到,咬著唇往后退一步。可惜后面是綠化帶,阻擋了他的動作。

他看向別處,嘴上卻說:“你、你這樣不、不安全。”

車后有喇叭聲。“走了。”蔣秋歡提醒。

唐茵縮回車子里,眼睛盯著定在那里的陸遲,看到他臉色泛出些淺紅色。

車子從陸遲邊上經過。

夕陽余暉透過樹葉縫隙將他的身上染上了一層煦暖的光,映出通透清澈的眼,鏡片背后如兩枚墨色琉璃嵌在其中。

唐茵看著他,恍神了片刻。

陸遲已經落在了車后,她靠回椅背上,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兒,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旁邊的蘇可西已經沒眼看了。

離得遠了,唐茵還能從后面看到陸遲紅著臉走路的樣子。

認真帶著些許驕傲。

唐茵捂住臉。

陸遲真是太誘惑她了,怎么可以臨放假還這么勾人,是想讓她回去也心心念念想著?

第13章 13

陸遲家是獨棟別墅,距離嘉水私立有些遠。

“媽。”陸遲站在玄關處,猶疑地叫了聲。

家里沒開一盞燈,窗簾全部都被拉上了,很暗,似乎還有點壓抑,像個囚禁人的牢籠。

陸遲有心理準備,一開燈果然看見沙發上坐著的母親,低垂著頭,頭發有點亂。

亮堂堂的地板上有水有玻璃碴,還有各種各樣摔的花瓶,家里也到處亂七八糟的。

“遲遲。”王子艷抬頭,聲音沙啞。

陸遲這才發現她臉上有血痕,驚了一下,熟練地跑到房間拿了醫藥箱,抿著唇給她消毒。而后又上藥、貼上創可貼。

一系列動作行云流水,沒有絲毫停頓。

“離、離婚!”陸遲第一次語氣這么重。

王子艷愣神,半晌搖搖頭,不能離,離了就什么都沒了,她憑什么要讓那賤女人和她老公在一塊,絕對不能離。

陸遲幾乎要炸了。

從小學到高中,兩個人整整糾纏了十幾年,彼此都沒有感情了還在一塊磨,空要一個結婚證有什么用。

“遲遲,媽不能離婚!”察覺陸遲情緒變化,王子艷立刻開口:“他對不起我在先,我不能就這么算了!讓那個賤女人去當一輩子小三!”

然后一輩子被人戳脊梁骨。

陸遲臉色泛白,一直在心里告訴自己深呼吸深呼吸,過了很長時間才終于緩過來,慢吞吞地開口:“所以、以被打、打也沒事?”

王子艷臉一僵,帶動了傷口,還有點疼,訕訕地摸上去,“遲遲,你外公家已經沒了,離了誰養你,現在這棟房子還是你爸的。”

陸遲抿著唇,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他不再說話,從客廳一路到廚房,將地上亂七八糟的全掃干凈,隨后看了眼沙發上的女人,徑直回了房間。

門被摔得發出巨大的響聲,震得王子艷一抖。

陸遲躺倒在床上,閉著眼睛。

他不久前就知道,父母的婚姻是母親偷偷灌酒懷孕逼的,而早在結婚兩個月前,父親的女朋友就懷孕了。

這明明不是一樁該有的婚姻,嚴格來說,他媽才是小三…

可他上學期才知道真相。

以前他只知道兩個人感情不好,經常吵架,他一出現,兩個人就閉嘴不說話,上學期終于被他聽到了整件事情。

所以他才想去私立高中,住宿。

良久,陸遲翻身從床上下來,將書桌上的包打開,從里面摸出帶回來的理綜試卷,上面的文字還在。

手機擺在書桌上,他目光移過去,伸手夠過來。呆愣了半晌,點開了屏幕,登陸微信。

沒有任何訊息。

陸遲抿了抿唇,轉到瀏覽器上,快速點了點,一行字出現在搜索欄。再點擊搜索,瞬間出現無數條訊息,每一條都包含著不一樣的答案。

陸遲慢慢地往下滑,終于定在某處。

【…亦有人言海棠花語為呵護、珍愛。】

唐茵和蘇可西先去了趟理發店,等剪完頭發天已經暗下來了,可見度還是有的。

“變短了還有點不適應。”蘇可西摸著頭發嘀咕。

她以前也是短發,后來去追陸宇,被用喜歡長發這個理由拒絕,一個寒假留了起來。可才一個學期,陸宇就不聲不響地走了。

“過幾天就好了。”唐茵攤在車里。

“也是。”蘇可西點點頭,反正現在自己又是一條好漢。

片刻后,蔣秋歡將車子停在三中那邊。

“晚上記得早點回來,不然大閘蟹就沒了。”她搖下車窗,叮囑道,“天黑不安全。”

唐茵揮手,慢悠悠地晃進了邊上的巷子里。

三中大門建在一條胡同巷里,不窄不寬,要不是擔著個名頭,沒人知道這還是個高中,而且曾經也是個省示范高中。

可是后來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變弱了,變成了差生聚集地。反倒是一中蒸蒸日上,名頭漸響,家長們擠破了腦袋讓孩子進去。

他們是公辦學校,放學的遲,晚上還有晚自習。校門對面的大院里倒是站了不少人,吞云吐霧。

唐茵目不斜視地從邊上經過。

幾個男生齊齊吹了口哨。

蘇可西皺著眉,余光瞅了幾眼,嘀嘀咕咕:“三中這群人非主流倒是厲害。”

“人家是葬愛家族的。”唐茵胡扯。

蘇可西不可置否。講真,三中這群人比二中的那群人還非主流,也不知道談戀愛怎么談的,要是兩家離得近,估計妹子們都跑進二中了。

她們剛到校門口,三中里面的鈴聲就響了,頓時聲音就安靜了不少。

人漸漸往學校里面走。大院門口的幾個男生還盯著經過的唐茵她們,“艸,兩個妞無視我們,去弄弄她們。”

有個男生要過去,旁邊人拽住他:“是唐茵,惹不起。”

他神色又怪異了一下,小聲道:“邊上的是蘇可西。”

宇哥叮囑過的人。

文月家就在邊上,走幾步就到了。

她家就是普通的家境,房子也有點老,但布置得很溫馨。而且這片過不久就要拆遷,估計會拿到一筆錢或者新房子,總的來說,很劃算。

文媽媽認識唐茵和蘇可西,看到她立刻迎了進來,“茵茵和西西來了,這是我新買的柚子,來嘗嘗。”

盤子上擺了幾瓣柚子,白嫩。

唐茵隨手拿了一瓣,“阿姨,文月呢,我聽說她生病了,好了沒?”

文媽媽搖搖頭,又點點頭,“燒了好幾天,今天剛退,還需要再掛幾次鹽水,她現在在房間里看電視,你們進去吧。”

上次的那件事情她還有些愧疚,幸好這個女孩子沒有怪罪她。成績又好,性格也好,女兒和她這樣的人做朋友,她放心。

文月靠著床,不停地轉著臺,看到房門推開,驚喜道:“茵茵姐,西西姐。”

唐茵走過去撐在床上,“來張嘴。”

文月紅著臉張嘴,一小瓣柚子被她放進了嘴里。

蘇可西嘰嘰喳喳地開口:“我好久沒來三中這里了,那群人樣子還沒變。上次來得時候還高二呢,不僅吹口哨,還差點動手了。”

文月笑笑,“三中自從來了個陸宇,現在最近好了不少,沒什么人敢隨便亂弄了。”

吸煙的打架的倒是照常,只不過很少動用工具,也很少會當著其他人的面,反正她見到的次數少了很多。

“陸宇?”唐茵重復,看了眼蘇可西。

“我也是上次趴窗子看到的,兩伙人圍在那個大院里打架,還有鐵棍,我還看到有人手里拿了刀。”文月想起那次還有點心驚膽戰。

蘇可西問:“后來呢?”

“后來突然來了一個人,個子高高的,長得很好看。他一到,兩伙人都停了,還喊他‘宇哥’,我在三中有好朋友,她跟我說叫陸宇,是個刺頭,三中原本亂糟糟的人都怕他。”

說著沒有看著可怕,當時她看到那些人帶工具,還以為要出事,都已經準備好了偷偷叫救護車,誰知最后竟然就一個人就結束了。

文月又笑起來,嘴邊兩個酒窩:“聽說他上學期末轉來的,才一天不到,桌子里面堆的都是情書和小蛋糕巧克力之類的。”

蘇可西煞白著一張臉。

陸宇以前在嘉水私立是年級前十,標準的乖乖牌好學生,所以當初她追的時候才奮發學習。別說打架了,就是罵人也基本沒有。

到了三中就會變化這么大?蘇可西不敢深想。

唐茵握住她的手,向文月道:“不提他了,你什么時候回學校,我讓司機來接你。”

文月有點不好意思,白凈凈的小臉上透著紅,“不用麻煩了茵茵姐,我坐公交去可以的。”

“就你這小身板。”唐茵挑眉。

陪著文月說了會兒話,唐茵和蘇可西就離開了她家。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