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的話漸小,老板娘走了出來。

看到那男生盯著她,她笑了笑,到最里頭的桌子上,燒餅就放在那。

“看什么呢?”唐茵問。

陸遲收回視線,他只是覺得這兩個人雖然吵架,但足以窺見其中的溫情。

唐茵順著他剛才的目光看過去,回來小聲道:“這家店的老板和老板娘當初結婚都是沒經過父母同意的,老板娘自己要跟他的,據說是老板當初一無所有。”

然后兩個人奮斗出了一家店。

唐茵羨慕的是,老板永遠每天都會給老板娘買她最喜歡吃的那家燒餅,必須得跑到這條街的盡頭才能買到。

老板不止一次說過,是他讓老板娘過了苦日子,一點吃的,自然必須滿足,不然拿什么去讓她笑。

唐茵簡要地和陸遲說了下這個故事。

陸遲目光又看向那邊,不由得想到他自己的家庭,同樣是媽媽奮不顧身地嫁給他爸爸,可卻是兩個結果。

上次從醫院回去后,他請假陪了幾天,才終于讓她的情緒穩定下來,如果不是因為靠近一模,他就不去學校了。

離婚這件事他勸了不止一次兩次,松口近在眼前。

“吶小帥哥的面。”

出神間,老板娘已經將面端到了陸遲面前,嫩綠的蔥花拌在面里,看著令人垂涎欲滴,蔥香四溢。

唐茵盯著他的面,終于等來了自己的酸辣粉。

吃飯的時候這張桌子突然就變安靜了。

不知過了多久,唐茵突然聽到陸遲的聲音:“你…”

陸遲糾結著一張臉,沒有了圍巾的阻擋,整張臉都露了出來,好看得不像真人。

他動了動嘴唇,聲音有些低:“你…為什、什么喜歡…我?”

唐茵一愣。

她朝陸遲看去,他罕見地沒轉開臉,與她對視,勾人的眼睛里是真正的疑惑,嵌了透澈的水晶似的。

“這個問題…”唐茵咬著勺子。

她看著陸遲,然后攪了攪手下的面,“我最喜歡吃這家的酸辣粉,從我知道有這家店開始。”

蘇可西問過她不止一次,為什么喜歡吃這個,因為她覺得并不是多好吃,有時候老板的調料放少就沒那么香了。

她直直望進陸遲的眼底,“喜歡就是喜歡,當然是因為,我覺得它最好吃,它就最好。”

唐茵反問:“你覺得你呢?”

因為喜歡他,所以世界都是甜的。

【…】

第35章 35

店里吃東西的只有他們兩個人, 老板娘和老板也進了后面的廚房,在唐茵說完后就陷入了一片安靜。

良久, 陸遲悶悶答:“…我…沒你、你想的那么好、好。”

他根本沒有她想的那么好,相反她比他好很多, 自信張揚, 家庭幸福, 與他截然相反。

唐茵放下筷子, 說:“陸遲, 你看著我。”

陸遲抬頭與她對視。

唐茵正襟危坐,認真道:“你怎么不好了,我就覺得你很好, 哪哪都好。”

還沒等陸遲回答, 她忽而又狡黠地說:“耳朵紅尤其好。”

陸遲:“…”

他不該問的。

廚房后頭的老板娘吃著餅, 目光偶爾從透明的櫥窗落在那外面的兩人身上。

雖然聽不到說什么, 但看兩人之間的氛圍,似乎很有意思。

她也過了那個年齡段, 但知道那時候是最讓人心動的, 年少的愛情總是充斥著無盡的甜。

吃完后, 唐茵又拉著陸遲去了不遠處的商場。

這個商場新建的,設施齊全, 冬天人也不少,而且里面玩的也不少, 多適合培養感情。

商場里開著空調, 暖和。

唐茵將圍巾取下來, 搭在胳膊上。上了二樓后,她的視線就定在一處。

“…你怎么這么笨。”

“那你上啊,看你多能耐!”

“…老子最拿手這個,你還跟我斗。”

唐茵眼睛轉轉,拽了拽陸遲的衣服,小聲道:“咱們去抓娃娃吧,你會嗎?”

陸遲側身看過去,想了下:“沒、沒玩過。”

看她躍躍欲試的樣子,他順手拉過她手腕,朝那邊走。

唐茵偷偷“哇”了一聲,陸遲今天是轉性了嗎?這么主動,別是把一輩子的主動都放在今天了吧?

正巧剛才的兩個人離開了,娃娃機一下子空了下來。

陸遲投了個幣進去,又讓開,“玩。”

唐茵不客氣,伸手去握著手柄。

她還真沒玩過這個,主要是小時候見到家里母上大人也不許她玩,說什么賭博性質,亂七八糟的。

半天沒抓出一個來,唐茵生氣拍了下機身,沃日這太不給她面子了。

她偷偷去看陸遲的表情,見他沒嘲笑她才松口氣。

一世英名都敗在這抓娃娃機上了。

回去一定說說蔣秋歡,要是小時候就玩,現在一定讓她的遲遲懷里都是玩偶。

唐茵哼了聲:“不玩了。不好玩。”

陸遲唇角露出小小的弧度,又消失不見。

他沒回答她的話,徑直去了旁邊的那臺抓娃娃機,對著上面的東西打量了片刻,才投幣。

唐茵環胸待在他后面,心想她都不會,這書呆子怎么可能會。

打臉來得很快。

不過幾分鐘,娃娃就跟自己長了腿似的紛紛被夾上來,堆了一堆,陸遲還在夾。

見周圍有人圍上來,還有不少女生,唐茵立馬反應過來,將陸遲拽回來:“夠了夠了。”

陸遲有點意猶未盡,回頭看了眼,問:“你、你不玩了?”

唐茵點點頭,“下次再來,你一下子夾完當心待會老板要過來打你了。我可不幫你。”

“…”

陸遲抿嘴,看到不遠處圍觀指指點點的一些人,彎腰將娃娃撿起來拍拍,幾個塞進唐茵懷里,幾個放自己懷里,“那、那走吧。”

周圍人見兩個人離開了,也都散開。

陸家。

偌大的別墅早就只剩下兩個人住了,今天卻來了兩個人。

王子艷坐在沙發上,妝容精致,面無表情看著對面的兩個人,心里的恨意又沖上心頭。

陸躍鳴坐在那,茶幾上擺著一份文件,推過去,“簽字吧,拖著沒什么好處。你也知道現在的情況。”

他看了眼這個房子,然后又說:“這別墅,我就準備放在遲遲名下了,撫養費我會每個月打過來的。還有給他的零花錢。”

陸躍鳴頓了頓,“如果你實在沒錢,可以找我要,不過我要正當的理由,遲遲各方面不希望出現短缺的情況。他也是你兒子,你應該知道。”

雖然他偏愛宇兒,但遲遲總歸是自己的孩子,而且學習各方面從來沒讓他操過心,又不小心得了結巴的毛病,說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可攤上這么個媽…只能在其他方面彌補了。

陸躍鳴臉上的表情不顯,只是和自己邊上的女人對視了一眼。

他說的這么輕松,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

王子艷原本平息下去的怒氣又起來了,她一把拿過文件,飛快地翻了翻,扔到他面前,“說得這么好,不還是急著讓你的小三轉正。”

對面的女人被這話原本微笑的表情弄得瞬間僵住。

“王子艷,你說話非要這么難聽?”陸躍鳴出聲呵斥,“邱華不是小三!”

王子艷鼻子道:“我和你還沒離婚,她就和你住一塊,親親我我的,不是小三是什么?”

陸躍鳴被她搶白,臉色也難看起來。

邱華攥緊放在身側的手。

她實在是受夠了。

明明當初她是正牌女友,和躍鳴兩情相悅,更是將第一次交付給了彼此。誰知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就變成了被拋棄的。

直到幾個月顯,她的生活才一落千丈。

她不過來自普通家庭,未婚生子受人唾棄,被周圍人、親戚數落,父母也覺得她丟臉,更是和大著肚子的她斷絕關系。

就因為王子艷先說出來懷孕,所以就結婚了?

明明她月份更大!

邱華深出一口氣,至今想到當初的遭遇,依舊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獨自生子,還沒下月子就出去找小工作支付房租和陸宇的花費,生活一度拮據到差點連奶都沒出來。

就在那時,她和陸躍鳴又碰見了。

邱華實在無力承擔小陸宇的撫養費用,于是就這么稀里糊涂當了所謂的小三。

一當就是十多年。

有時候她在想,如果當初她先和躍鳴說自己懷孕,會不會現在被稱“陸太太”的就是她。

想到這里,邱華對王子艷滿是仇恨。

不過,她卻很平和地開口:“當年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你插足我和躍鳴,你自己的孩子怎么來的你自己最清楚。世界上怎么有你這么不要臉的人?”

每次躍鳴回家的時候,她總是在擔心:會不會哪一天躍鳴就會離開,對王子艷迷上,又再次拋棄她們母子。

十多年來,每一天每一夜,就算躍鳴說的再多,她也還是不安心。只有親眼看到離婚證,她才會放心。

王子艷被她說得嘴皮子哆嗦,半天沒說出話來。

她腦海里閃過兒子的臉,心生愧疚疼愛,嘴上卻強硬道:“離婚不可能!”

見到邱華,她就不甘心。

陸躍鳴皺眉說:“你難道真想法庭見?”

王子艷看到邱華吃癟的樣子只覺得大快人心,回道:“那看誰是過錯方,你結婚期間養小三,法庭見最后只會偏向我。”

聞言,邱華眼里閃過怨恨,忍不住大聲道:“王子艷,你能別這么犯賤嗎?”

“可算是說出心里話了。”王子艷一把拿過離婚協議書,徑直撕成兩半,又不解恨地踩了幾腳。

陸躍鳴脫口而出:“王子艷,你真是有病!”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有病?我的病就是你弄出來的!”王子艷惡狠狠地說,“你有本事當著你兒子的面說啊!”

邱華臉色更難看。

自從知道她和躍鳴還沒結婚后,陸宇就變得十分叛逆,說什么都不聽,更是打架逃課什么都干了。上次就直接在家門口和人打起來了。

暑假那段時間更是喝得酒氣沖天。

以前的陸宇多乖,做事和成績從來沒讓她操過心,更是非常孝順,什么都能第一時間想到她。

這讓她更恨王子艷。

“拖著對你沒好處,你們已經分居這么多年了。”邱華平靜下來,冷冷道:“你就不為了陸遲考慮?他應該不止一次勸你離婚了吧?”

看到王子艷怔愣,她眼里閃過快意。

這么多年,她終于舒坦一回了。

外面已經黑透了,雪也停了。

“我到家了。”唐茵的聲音悶在圍巾里。

家里的燈已經大亮了。

“嗯。”陸遲輕輕地應了聲,卻沒停下來。直到唐茵站在自己家庭院大門前,兩個人才停下來。

唐茵轉過身,面對陸遲。

里面的燈透出來一點光,陸遲的臉忽明忽暗,每個部分卻又完美得要命。

陸遲將裝著娃娃的袋子遞給她。

唐茵接過,又貼過去,踮腳說:“陸遲,讓我親一下怎么樣?”

冬天很冷,陸遲的圍巾還在唐茵脖子上,呼出的氣息就蔓延在脖頸處,揮走了一片冷氣。

天很黑,月光照在雪面上,微微反著光。

一回生,二回熟。

對于偷親這種事,唐茵已經上了手,不過這次是在自己家樓下,有點小緊張。

說完那句話就睜著眼,趁陸遲不注意擦上他的唇。

雪花有落在上面,冰冰涼的,像果凍一樣。

然后她就忍不住舔了一下。

不過幾秒,唐茵就站了回去,笑嘻嘻的,還沒等她出聲,肩膀就被捏住,往后一推,背后抵上門邊的墻壁,堅硬的。

與此同時,一只手驀地勾上她的腰,將她往上一帶,陸遲抵過來,兩人的胸膛靠在一起。

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兒,唐茵從怔愣中回神,伸手直接環上了陸遲的脖子,眼睛彎成了月牙。

手上的袋子落在地上,發出一聲輕響。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