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有什么動作,周邊突然由遠及近傳來細碎的聲音。

“茵茵?”俊朗的男聲從身后響起。

陸遲只看見唐茵飛快地轉頭,然后輕快地喊道:“哥!”

他身子僵住,松開唐茵,后退一步,耳尖紅得快要滴血,黑暗里沒人發現。

原本在不遠處的唐昀狐疑,大步走上前,整個人站在透出來的光下,來回地打量起眼前的男生。

他目光又回到自己妹妹身上,看到那一堆的娃娃,眉毛皺成了一團。

唐昀不客氣地問:“他是誰?”

第36章 36

一時間, 只聽到唐昀腳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聲音。

唐茵咳嗽一聲,這被撞破什么的, 還真有點尷尬…她偷看陸遲,見他糾結著一張臉的模樣, 嘆氣。

下次這樣主動得等到什么時候啊?

唐昀見妹妹沒回答, 又出聲問:“茵茵, 這是你同學嗎?”

唐茵點頭, 拎起地上的袋子, “是啊,我們年級第一的大佬,陸遲。”

唐昀目光更不客氣。

陸遲:“…”

總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點奇怪。

唐昀在他身上轉了幾圈, 然后說:“這么晚了, 謝謝陸同學送我妹妹回家。”

陸遲正要開口, 就聽到他繼續說:“…想必陸同學家人也挺擔心的, 還是早點回去吧,天黑不安全。”

果然很不客氣。

唐茵蹭到他身邊, 不滿地喊道:“哥。”

唐昀瞪她, 就知道兩個人關系沒那么簡單, 看這男生一副清清冷冷的樣子,不知道人品怎么樣。

他伸手摸她的頭發, 整整她衣服,搭在她肩膀上, “這么晚了, 不如讓司機送回家, 陸同學你覺得怎么樣?”

陸遲目光移到唐昀的手上,微微皺眉。

半晌,他開口:“不、不用了。”

說完,對唐茵點點頭就轉身朝外面走去。

唐茵拿開唐昀的手,“你別過分了啊。”

唐昀看她追上去的身影,操了一聲:“我搭我妹妹肩膀都過分了?我還沒整他呢。”

剛才她介紹非得介紹年級第一難道不是在嘲諷他成績不好嗎?

唐茵追上人:“陸遲。”

陸遲停下來,轉過來看她。

大概是跑得急,睫毛顫動得厲害,呼出的氣變成了一團白霧,映出朦朧的臉。

“你別和我哥計較,他就是個智障。”唐茵說。

陸遲不免想到剛才唐昀的表情,又聽到這形容,有點想知道她哥哥聽到的反應。

“沒。”他說。

唐茵又挪過來,“咱們繼續剛剛的親親啊?”

陸遲臉轉開,沒過多長時間又轉回來,曲起手指敲了敲她的額頭,說:“好、好學習。”

唐茵:“…”

書呆子可真沒情趣,就知道打斷后又縮回去了。

唐茵回到家后,唐昀的目光就一直盯在她身上。

她心情不好,尤其是他出現的時機嚴重不對,叫道:“看什么?我天生麗質,你再看也不會變好看。”

“你那個同學走了?”唐昀問。

“不走難不成住下來啊。”唐茵回。

唐尤為正巧從樓上下來,看女兒火氣的樣子,問:“你小子又怎么招惹她了,才回來就這樣。”

唐昀大叫:“我冤枉啊,誰招惹她了?我不過是剛才回來看她和一個男生在一起,就問了對方是誰,就被瞪到現在。”

“男生?”唐尤為視線在唐茵身上轉了轉,“誰啊?你不會談戀愛了吧?”

“真談就好了。”唐茵嘟囔。

真談哪還會出現現在的情況。

“諾,她學校年級第一。”

“陸遲?”

“爸你知道啊?”

唐尤為瞪眼:“她把人家堵在男廁所門口,我能不知道?”

“…厲害厲害。”唐昀轉頭,“看不出來我老妹這樣。”

“我可提醒你,要是出格了,你別想蒙混過去,教導主任那我都叮囑了。”唐尤為嚴肅道。

唐茵喊:“唐校長。”

唐尤為坐直身子:“你喊我爸爸也沒用。”

唐昀一臉不忍直視:“…唐校長說這話前能不能把臉上的笑給收了?”

唐尤為:“…”

我是你爸爸!

陸遲回到家后已是九點多。

家里又是一片黑,他輕輕喊了一聲,打開玄關處的開關,客廳一下子亮堂起來。

家里沒人。

陸遲又到處走了一下,又去了樓上,樓上也沒人,他微微疑惑,媽媽去哪了?

就在這時,門鈴聲響起。

陸遲快步走到玄關,鄰居家保姆王阿姨的臉印在上面:“是不是陸遲回來了?”

王阿姨在隔壁做了十幾年的保姆,和他家也算是熟悉,偶爾遇到會打招呼。

“王、王阿姨,您知——”

話未說完,王阿姨就打斷了,“你媽媽傍晚的時候被救護車帶走了,你趕緊去醫院吧,我問了就在第一醫院!”

陸遲瞳孔微縮,來不及回答就拿著手機出了門。

一打開,果然有好幾個電話。

出了院門,王阿姨還在外面,見他,開口說:“我傍晚出去買菜就看到一男一女從你家出來,沒過多長時間救護車就來了。”

一男一女?

陸遲眼前出現陸躍鳴和那個女人的臉,臉色有些難看,和王阿姨揮手就跑了出去。

王阿姨在原地嘆氣。

這都叫什么事哦,家里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爸爸一天到晚住外面,媽媽又經常進醫院,她看著都累。

可憐了陸遲這么好好的一個孩子。

陸遲從車上下來就喘著氣奔上了樓。

病房門一推開,映入眼簾的是王子艷蒼白的一張臉,正坐在那里盯著點滴看。

看見他進來,王子艷的不安消失了點。

現在在她這邊的只有自己的兒子了,想以前還有父母的支持,現在什么都沒了。

陸遲給她整了整后面的靠背和被子,目光落在她臉上的一點傷口,擰著眉,有千言萬語卻沒說話。

王子艷突然開口:“遲遲,你說媽媽是不是做錯了?”

陸遲動了動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

王子艷又轉過頭去看點滴,不緊不慢的藥水順著管子進入她的身體內,最終消失不見。

她不由得想到了今天下午的事情。

邱華拿遲遲做筏子,沖動之下她和邱華打了起來,有陸躍鳴在一旁幫忙,自然是她吃虧,很久以前也是這樣的經歷。

從來沒有幫助的都是她。

她一直沒有說,當初她灌的酒明明沒那么多,陸躍鳴和她上床難道不是他自己內心所驅使哪?

邱華不知情,陸躍鳴就把她耍的團團轉。

陸遲的聲音響在耳邊:“離、離婚嗎?”

這個問題他似乎問了無數遍,每次也只有幾個字。

王子艷心里轉過了萬千思緒,對上陸遲的眼睛,這雙眼睛還是遺傳了陸躍鳴。

良久,她終于開口:“…等你寒假就離。”

她不想簽離婚協議,法庭見也許會讓她好受一點。

病房里一片安靜,王子艷又看向兒子,以往冷冷淡淡的眼里似乎氤氳了絲笑意。

這次天冷,回校時間延遲到星期一。

陸遲在病房里待了一夜,第二天直接回了學校。

天氣漸冷,回校后大多數人都穿上了羽絨服,只有少部分人還顧及著風度,不要溫度。

零班的成立也開始了,校前三十名就要搬進去了。

十四班一眾人圍住唐茵,嘰嘰喳喳說了一堆話。

于春湊在邊上,“茵姐,你走了沒人給我講題了。”

唐茵睨他,“是作業沒得抄了吧。”

于春動了動,翹起蘭花指:“哎呀茵姐你不要戳破嘛。”

“沃日受不了了!”周圍幾個男生忍不住,頓時將他拽出去,圍毆上去。

“俗話說得好,近水樓臺先得月。”蘇可西嘬著一根棒棒糖,“我可聽說零班自由選位,陸遲身邊你可一定要搶到。那什么趙如冰不知道會不會找茬。”

她雖然不知道一些發生的事情,但偶爾也會感覺到點。

說著,她湊到唐茵邊上,“大佬,加油。”

“閃開點。”唐茵嫌棄地推開她,“你的臉蹭到我了。”

“去你的,我可是巴掌臉。”蘇可西一掌揮過去,“下次再這樣絕交!”

唐茵專心收拾書本。

零班新開出來的班級,在五樓,和高復相鄰,他們的課桌都是直接搬過去,省得再拖東西。

半晌,蘇可西又從外面回來,端著兩個水杯。

“喏,蜂蜜水。”她遞過去,“美顏養容利器,從今天開始,我要天天開始喝,閃瞎陸宇的眼。”

唐茵:“…你已經把他眼戳瞎了。”

“唐茵你現在說話越來越毒舌了啊,當心陸遲看清你的真面目,不叼你。”蘇可西哇哇大叫。

唐茵不理她,接過蜂蜜水,第一口就被甜死人的口味嚇得差點噴出來。

蜂蜜水都是這樣的?蘇可西是加了幾斤的蜂蜜?

看蘇可西幾秒喝完的樣子,唐茵產生了懷疑,咬牙把它喝完,幸好不多。

甜膩的口感充斥著口腔。

唐茵覺得這輩子怕是再也嘗不到比這還要甜的了。

窗前落下一大片陰影,唐茵一把拉開,就看到陸遲站在外面。

他又戴上了眼鏡,不茍言笑的樣子落在后面空蕩滿是落雪的背景里,精致得如同一幅優雅的畫。

她問:“你怎么來了?”

陸遲目光落在下面。

唐茵順著看下來,突然懂了,“你要幫我搬桌子?”

陸遲點頭,抿著薄唇,矜持得像高貴的吸血鬼。

“那好。”唐茵笑,微瞇著眼。

陸遲目光從周圍一圈人上轉過,幾個男生都紛紛讓開,閉嘴安靜地看著。

十四班后門開著的,陸遲直接就進來了。

厚重的書本資料書等等已經都收拾在邊上,桌子和椅子搬起來很輕松,陸遲直接就又出了教室。

唐茵抱起一摞書跟在后面。

十四班眾人趴在窗戶上,幾個頭擠著小小的一扇空間,朝外面并排的兩人看著。

“我沒看錯吧?”

“…這什么時候的事兒?”

“傳說中的高嶺之花被拿下了?”

教室里,他們身后一個男生坐下,偷偷摸出手機,嘴上說:“我說我上次看見兩個人一起逛商場你們還不信我。”

他可是親眼看到陸遲和茵姐在那玩抓娃娃。

而且沒想到陸遲抓娃娃的技術那么好!他可是看到茵姐那崇拜的眼神了…學習好就算了,這個也好,還給他們普通人活路嗎…

幾個人回頭刷刷地回頭,目光炯炯地落在他的手機上。幾秒鐘后,手機來到他們手上。

相冊里照片亂七八糟的,最近的一張被放大。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