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唐茵和陸遲站在抓娃娃機前面的樣子。

眾人質問:“怎么就一張?”

“哦,我怕被茵姐發現,偷偷拍一張就跑了…”

…要你何用!

上樓梯的時候,兩個人都放慢了速度。

唐茵抱著一摞書,陸遲則是抱著課桌和椅子,說起來都不輕松,兩個人都沒說話,有些安靜。

“你看咱們倆這樣子,像不像牛郎織女?”唐茵說。

陸遲:“…”

像不像牛郎織女他不知道,兩個苦工倒是像。

到了五樓的時候,唐茵突然開口:“昨天晚上…我爸爸對你評價很高呢。”

“唐…校長?”陸遲有點遲疑。

“要是他聽到被你這么稱呼,會得意的。”唐茵撇嘴。

陸遲想到以前看到的唐校長的樣子,有點大腹便便,看起來也是比較嚴肅的,但和唐茵說的樣子似乎有些差距。

他對于唐茵爸爸的印象全在學校的一些重大儀式上,大多數時候升旗儀式也看不到人,畢竟他站在最后面。

唯一一次的近距離接觸就是轉校那次了,唐校長還是帶著笑容的,和其他的校長差不多的樣子。

看不出來有這個愛好…怪不得有這么跳的女兒…

“我爸可虛榮了。”唐茵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揭短道:“他生氣的時候,我媽要是喊他一聲唐校長,他能立馬笑出聲。”

陸遲知道此虛榮非彼虛榮。他唇角無意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淺淺的。

唐茵眼尖,“以后要多笑。你笑起來好看。”

陸遲的笑容卻消失得很快。

她想了想,咧開嘴,露出一口小巧精致的白牙,拿指甲敲了敲,說:“我今天喝了蜂蜜水,蜂蜜水都甜膩牙了。”

陸遲看著她一口瓷白的牙齒,疑惑。

這兩件事有關聯?

唐茵又補充道:“你笑起來…比我今天喝的蜂蜜水還甜。”

第37章 37

陸遲還沒回答, 樓上就急急忙忙跑下一人。

男生跑得很快,來不及剎車, 還在哇哇大叫。

陸遲眼神一凜,空出一只手將歪著頭的唐茵往他這邊一帶, 那男生就哇哇地從縫隙里跑了下去, 很快消失在視線中。

“誰啊?”唐茵嘀咕了聲, 皺眉。

高復的學生她并不經常見, 所以有些不認識, 當然認識她的倒有不少。

陸遲沒說話,繼續往上走。

幸好學校的樓梯不陡,很快就到了五樓, 零班也就在樓梯口邊上, 近的很。

剛上去, 就能看到教室已經掛上了牌:0班。

這就是他們接下來一學期的班級了, 包括以后的榮譽挫敗等等都與之前的班級無關,只屬于它。

唐茵盯著上面看了會兒, 落在陸遲后面。

教室里已經來了一些人, 桌子擺放得奇奇怪怪, 這里一個,那里一個, 還有空出來的座位。

零班的成員有一小半都是來自實驗班的,包括鹿野和唐銘, 兩人平時雖然愛插科打諢, 但真正成績是不唬人的, 這次排名更是前二十。

唐茵后進教室,看陸遲已經在那站著了,湊過去把書放上,問:“我同桌誰啊,不是你我可不要。”

前面的鹿野回頭:“哎呦,故人相見。”

唐茵不理他,拎著手翻開隔壁桌子的書,上面的名字正是陸遲,字跡偏潦草卻正經。

和他的人一樣。

“嘻嘻嘻。”她笑,陸遲很有自覺嘛。

陸遲卻一把抓住她的手,翻過來,白皙的手側面那有微紅色的皮翻起來。

見他皺起眉頭,唐茵出聲:“大概剛剛被蹭到了。”

她絲毫不在意,剛剛她都沒感覺到疼,這傷對她來說不算什么,抽回手繼續收拾東西。

鹿野一直偷偷地看他們,看陸遲那么緊張唐茵的模樣,就知道肯定被吃定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看到陸遲在桌子里摸了會兒,竟然摸出來一瓶醫用酒精和創可貼…

誰他媽上學還帶這個?

唐茵也“哇”了一聲:“你怎么有酒精?”

陸遲低垂著眸,眼鏡遮住了一大半情緒,低聲道:“從家、家帶的。”

唐銘剛巧從外面回來,他這次和鹿野是同桌,唐茵背對著他還沒看到,就見到這東西。

“陸遲,咱學校的醫務室就在那,你還帶酒精干嘛,你也太懶了吧?這么點距離都不去?”他咬著蘋果,有點奇怪。

陸遲可不像是懶惰的人啊。

鹿野朝他使眼色。

唐銘毫無知覺,看陸遲目光一直在背對他的人身上,不由得問:“新來的這位是誰呀?”

話音剛落,唐茵轉頭看他。

唐銘立刻被嗆住,倒退一步,紅了一張臉,“唐茵啊…哈哈哈哈,你和陸遲同桌啊…很好很好…歡迎歡迎!”

怪不得陸遲這么關心她,搞半天是唐茵啊。

鹿野直翻白眼,這人真是蠢到一定境界了,真是破壞人家相處。

陸遲沒說話,低著頭將唐茵的手拿過來放桌角。

他平常就很細心,用棉簽消毒也很小心,受傷處有點熱辣辣的燙,手就動了下。

也許是她感覺出錯,接下來的力度小了不少。

過了好大一會兒,陸遲才抽出一個創可貼,輕輕貼在傷口處,最后又糾結著按了下。

創可貼是可愛款的,貼在手上活潑可愛,實在不符合陸遲的性格,倒是很適合唐茵。

唐茵心有所察,收回手,朝他嘿嘿笑。

陸遲覺得,她這次笑得有點傻。

唐茵中途去了趟洗手間,回來就碰上了趙如冰。

她正一個人艱難地搬桌子,停在樓梯里,喘著氣,現在正是上課時間,恐怕她同學都在上課,也不知道怎么現在才搬。

見唐茵看她,趙如冰臉色不太好看。

她最不想碰見的就是唐茵,可現在一上樓第一個見到的就是她,突然有種奇怪的狼狽感。

尤其是之前幾次都被堵,更是讓她不想和唐茵正面對上。

雖然這次知道自己和她一個班,但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準備和她有任何交流,反正左右只有一學期的時間。

撐撐就很快結束了。

唐茵聳聳肩,徑直去了教室,走了幾步又退了回來,問:“要不要我——”

話未說完被趙如冰打斷:“不要!”

“我還沒說你就知道了?”唐茵似笑非笑,直接伸手拉過桌子上的椅子,輕巧地拎了上來。

趙如冰哼了一聲,抬著桌子上了樓梯。

她一把奪過椅子,架在桌子上,不怕累地往前拖,絲毫不待見唐茵。

唐茵也知道自己多管閑事,卻經過她邊上的時候聽到了一聲“謝謝”。

她轉頭去看的時候,趙如冰已經別過了頭不看她。

突然發現這趙大小姐也很好玩啊。

唐茵摸著下巴,從后門進了教室,一眼就看到趙如冰所在的位置是在第一排,講臺的邊上。

頓時心生佩服。

這位置可是什么小動作都不能有,看來她也是一心學習。

除了分點心思在陸遲身上。

想到這里,唐茵又有點不高興,偷偷瞪了眼陸遲。

要是能把他鎖在家里,沒人看見,只屬于她一個人,那多好。

陸遲剛一轉頭就收到一個瞪眼,有點茫然,心想自己哪里又招惹了這位心情多變的人。

唐茵回到座位上已經忘了剛才的事,撐著下巴發呆。

趙如冰正收拾著自己的書本。

和她玩得好的女生沒能進來這里,現在認識的女生一個都沒,就只有她自己一個人。

她不由得想起剛才的唐茵。

似乎沒什么能讓她放在心上,上次還對她挑釁,這次就能伸手幫忙,一點就沒有記恨。

肆意盎然的人生,和她完全相反。

現在距離上次在外面碰到兩人一起不過是第二天,她記得清楚,兩人共用一把傘的畫面久久揮之不去。

班級里有微信群,陸遲自然也在里面。

趙如冰盯著那個陸陸陸的昵稱和頭像看了一晚上,最終還是什么都沒點下去。

現在想來,她在唐茵面前根本不算什么,連最基本的勇氣都沒有。

她微微扭頭朝后看。

她選擇和陸遲同桌是她一早就猜到的,只不過現在看到的這一幕有點出乎她的意料。

是陸遲一直在盯著唐茵,而不是唐茵纏著陸遲。

趙如冰有些疑惑,又有些悵然。

也有人和她說過,這種死皮賴臉追到最后的一般下場都是那樣,她也偷偷慶幸過。

可現在種種跡象看來…反而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了。

反正從來都沒看她就是咯。

上午前一節課都是給搬教室的時間。

直到第二節 課老師才姍姍來遲,正是他們的新班主任。

新班主任看著年紀大概四十多歲,戴著眼鏡,一副溫和的模樣,讓班上一些人都松了口氣。

最怕的就是遇到一個嚴厲的班主任,本來學習就夠苦的,班主任再嚴厲那就無趣死了。

“同學們,歡迎來到新班級,我是你們的班主任周成,以后有什么事就可以在這一樓后面的走廊處找我。”

這層樓和實驗樓兩邊有條走廊連接,辦公室就在走廊上,和洗手間相鄰。

周成的目光在班級里賺了一圈,對人也有了個大概印象。

最后停在最后那排角落的目光稍稍長了點。

年級第一和年級第二都在這,而且這次一摸的省排名相當出色,可以說他要是領的好,這一屆的狀元非他莫屬。

到時候他這個班主任雖然半道上來,也是有獎金可拿的。

教育局給狀元所在學校的獎金可不是一點半點,數目相當大,反正是他很久的工資。

況且那個唐校長的女兒成績也好,兩人只要剩下一學期成績不落下去,相信未來成績斐人。

“你們的座位都是自己選的,暫時我不動。”周成移開視線,繼續說:“下一學期來有開學考,到時候你們要是想換可以再換,每個大考后我都給你們時間。”

他又補充了一些要求,然后攤開書本開始上課。

唐茵聽得昏昏沉沉。

昨天一晚上都被蘇可西拉著說什么亂七八糟的,導致她凌晨才睡,蘇可西倒好精神奕奕。

周成教的語文,現在正好講解這次的語文試卷。

文言文一念下來就跟催眠的調子一樣的,唐茵不知不覺就撐著臉閉上了眼。

陸遲才記完一個詞,不經意間往旁邊一看就看到唐茵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睡得正香。

周成沒注意這邊,他也沒管了。

時間很快過去,下課鈴聲突然響起,唐茵突然手撐錯開,頭一下子歪了下來,就要磕在桌上。

陸遲迅速伸手過去。

唐茵的額頭一下子砸上手背。

她迷蒙地醒過來叫了聲,聲音沙沙的,像是摩擦在人心上,陸遲觸電似的收回手,若無其事地翻試卷。

唐茵整個人清醒了,向旁邊靠過來:“剛剛是不是你?”

陸遲目不斜視:“不、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在說什么?一看就是在說謊。”唐茵哼哼,“陸遲你現在可不得了了。”

她伸手拽過陸遲還拿著筆的手,貼在額頭上。

嗯,和剛才感覺一樣的。

陸遲耳朵尖悄悄紅了,抽回手,背在身后,不說話。

唐茵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然后稀奇地看到他整個臉就像是染了色一樣的,從耳根處蔓延上來的紅色,直至整張臉。

她貼過去在他耳邊小聲說:“你臉紅的樣子看起來好像很好吃。”

陸遲忙不迭地推開她。

動作看著大,力氣用的卻不大。

“哼。”唐茵昂著下巴,坐直了,乖乖地翻試卷,仿佛剛才一切都不是她做的一樣。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