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手在里面找了個地方,就不拿出來了。

陸遲的手大上一圈,一覆住就握住了整只手,糾結了幾秒才握住,人體暖意就順著而上。

這種手被人握著,還塞在他的口袋里的感覺,真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唐茵不禁想著,要是這條路永遠也走不到頭就好了。

她感覺舒服了,一路上話也跟著多了。

到行政樓外面,陸遲卻轉身走了另外一條路,唐茵“哎”了一聲,才明白。

從行政樓里面走就會走里圈,經過操場,先到男生宿舍,然后盡頭才是女生宿舍。

要是走外圈,順著學校的隔墻,先到的是角落里的女生宿舍,然后往右轉直走才是男生宿舍。

唐茵心里暖暖的。

陸遲此舉完全是考慮到她的,雖然嘴上什么都不說,但行為卻處處為他著想。

學校情侶不少,都在女生宿舍前分別。

唐茵也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盯著口袋看了會兒,有點可惜,砸吧著嘴。

就跟惦記著什么吃的似的。陸遲心想。

“明、明天見。”陸遲突然開口。

唐茵眉眼彎彎,仰頭:“明天見。”

她還戴著大大的帽子,半張臉露在外面,帽檐伸出來很多,別人離得不近壓根看不到里面的人。

只有他能看到。

陸遲忽然心一跳,轉身離開了女生宿舍門口。

宿舍里已經回來了不少人。

唐茵一進宿舍就被張梅問:“在零班感覺怎么樣?”

雖然人是搬去了零班,但住宿還是在原宿舍的,不然搬宿舍太麻煩了,而且還有空宿舍的安排和新室友的相處也是問題,所以就沒重新安排了。

蘇可西剛好從外面進來,聽見這句話,撇嘴:“你不如問,今天和陸遲一個班感覺好不好。”

“哈哈哈哈哈是哦。”張梅笑,“是不是同桌呀?”

唐茵大搖大擺地坐在床上:“我能讓他和別人坐?”

那不是給別人機會么,傻子才做得出來,她雖然有自信可還沒到這地步。

“是是是。”蘇可西擠過來,“你和他進步挺快的拿,今天都替你搬桌子了,我都沒派上用場。”

她本來還準備去零班看看的,結果陸遲一來誰還敢去打擾,當然給他們創造機會。

蘇可西揚著調子:“我可是看到今晚某人和某人走了小路。”

“走小路算什么。”張梅在一旁添亂,“我還看到某人和某人插同一個口袋呢,哎呦哎。”

兩人雙簧一唱一和。

唐茵今晚沒和蘇可西一起走,蘇可西就跟張梅的,恰好也走了小路,正好看到了前面的兩個人。

她們一開始也沒注意,還是蘇可西認出來的。

畢竟小路這邊路燈就一側,有點暗,唐茵又全副武裝,黑不溜秋的,一眼壓根看不出來。

尤其是看到陸遲那么自然地把唐茵手塞自己口袋里,差點沒把眼珠子瞪掉下來。

這特么她和陸宇都沒這么干過呢。

當初她追到陸宇的時候,最多就說點情話,哪還有這樣的,沒想到陸遲看著陸宇高冷,內里居然這么火熱。

她們之前自然是知道陸遲的,冷冷清清的。

據實驗班人說,眼里只有書。

唐茵之前那么大張旗鼓的,陸遲都不帶變個表情,大家都覺得他是個性冷淡。

十四班甚至有幾個人私下打賭:唐茵到底能不能在畢業前追到陸遲。

蘇可西當時為了支持自家人,愣是放出豪言。

現在看來,似乎她是贏定了。

唐茵不理他們,自顧自地去打水。

現在高三,寢室一到晚上雖然偶爾會熬夜聊天,但次數也少了,偶爾有一兩個在床上用小燈看書。

熄燈后,唐茵躺在床上,睡不著。

半晌,她摸出手機,這次來學校放書里夾著忘了丟,現在還滿格電的。

學校不許帶電子產品,真習慣了也覺得手機沒什么好玩的,除了游戲上網就沒什么了。

唐茵先去微博上逛了一趟,一圈下來已經快十二點了,她嘆口氣,手一滑就點到了微信上。

她微頓,點進了陸遲的聊天框。還是上次她約他出來的聊天記錄,后來兩個人就沒聊過。

唐茵又想起來那天被自己哥哥看到的場景,忍不住笑,沒發出聲音。

看時間不早了,她伸手點了點,半天發出了一串字母。

唐唐唐:xwnnmjw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著發這個。

突如其來一種羞恥感,唐茵一把將手機塞進了枕頭下,陸遲肯定沒帶手機,她發了也等于白發,雖然知道,但她就是想發。

并且有個暗搓搓的想法,希望得到回應。

但是她清楚,陸遲怎么可能帶手機。

而且就算帶了,能不能看懂還是個問題呢。

不知過了多久,枕頭下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

唐茵突然呆住,她伸手進去掏出手機,聊天界面還停在陸遲的聊天框,往下,是新來的消息。

陸遲回復了她的消息。

唐茵看著同樣的一串字母,幾乎在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在床上打滾。

而他回的是…

陸陸陸:rnsy

第39章 39

因為她的滾動, 床發出小小的動靜。

宿舍已經安靜了下來,看書的室友也熄了燈, 只有她這里還亮著微弱的光。

唐茵停在那界面,沒有動。

如你所愿。

她咀嚼著這四個字, 心里似火燒, 晚上和他牽手窩在口袋里溫熱的觸感, 分開時的那句話。

似乎都成了點火線。

她對陸遲真是中毒了, 久久不能忘懷。

之前的睡意已經完全褪去, 現在只剩下了激動,心跳都有些加速。

她不由得想起當初第一次看見陸遲的場景。

嘉水私立的人,包括蘇可西都以為她是在辦公室里對陸遲一見鐘情, 但沒人知道, 那是她第二次見他。

辦公室這次根本就不是第一次。

她第一次見陸遲, 是在一中。

去年入夏, 市里舉辦了一次數學奧賽,因為并不是多正規, 而且也是試探性的, 所以最后一中作為省示范高中理所當然成了舉辦地。

這種奧賽并不是多少人參加, 嘉水私立報名的人不多,唐茵的名字被唐校長給放了進去, 美名其曰增加履歷。

考試是在一中的大禮堂。

一中建立時間有點長,禮堂自然也沒有嘉水私立來得新, 唐茵有點嫌棄, 不過考試條貼的位置還算不錯。

奧賽對她來說難度不高。

不過等她寫到最后一步的時候, 有人提前交卷走了,她抬頭的時候只來得及看到對方出門的背影。

清瘦,高挑。

出來后,她就再沒在一中碰見過那個人。

這次奧賽的參加來自多個學校,也沒有限制,她根本就無從得知那個人到底是哪個學校的。

直到十月初,她重新遇見他。

一夜好夢。

第二天唐茵一早就哼著歌,連帶著做事都輕松起來。

蘇可西收拾好東西就見她這快要飛起來的樣子,撇嘴:“昨晚做什么夢了?夢到你家遲遲了?”

唐茵睨她,“反了。”

“陸遲夢到你啊?那不是在做夢嘛,怎么可能。”

可他就這么回的呀。

唐茵卻只是嘻嘻笑,整理整理東西就準備走了,沒再說什么其他的。

外面的天氣又糟糕了許多,又下了雪,甚至比昨晚還要冷幾分,她看著陰沉的天,心里有點糟糟的。

有點不安。

教室人都來得齊了。

唐茵三步兩步就到了后面,還沒到座位上就看到陸遲桌上放著一袋抽紙。

很明顯,他感冒了。

“你昨晚不都好好的,怎么突然感冒了?”唐茵問,自然地坐下去,還伸手去碰他。

陸遲手縮了下。

動作雖小,唐茵卻眼尖地看見了,只覺得有些刺眼。

她沒有再往前,而是很淡定地坐了下來,思考哪里出了問題。

按照昨晚的情況,現在也不該是這樣的啊。

陸遲突然主動又突然退…這是在耍她還是搞什么?

不管是哪個想法,她都很不爽,這種昨晚讓她開心,今天又打入地獄的想法,一個天一個地,以后要是這么來,她豈不是團團轉。

倒追又不是倒貼。

她才不會委屈自己。

教室里的空調開著的,她卻心里都冷冷的,拿圍巾把自己的臉圈了三圈,圍在里面,兩耳不聞窗外事。

不到兩節課,整個班都知道唐茵和陸遲冷戰了。

鹿野和唐銘最先發現。

以前兩人不在一個班,那一天不說話正常,但昨天在一個班后,兩個人基本要么對視啊,要么就是唐茵撩他,陸遲雖說話少,但也會動。

今天就不一樣了。

鹿野平時觀察力就較好,他來得早,就發現從早晨唐茵進來問個問題后,兩人就沒再有過交流。

這可不尋常啊。

尤其是唐茵,就算陸遲不搭理也能自顧自地說下去,今天居然面無表情地坐那,要不就直接在睡覺。

唐銘用胳膊搗他,“你說這兩人怎么了?”

鹿野攤手,“我哪知道啊,我又沒注意發生了什么。不過我猜,肯定是陸遲做了什么,唐茵不想理他了。”

“陸遲能做啥…”唐銘不理解。

兩人又回頭偷看。

這節是自習課,老師有事沒來,班里人都在做自己的事,他們一回頭就看到唐茵趴在桌上睡覺。

唐茵顯然睡得很熟。

陸遲則是在做試卷。

兩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絲毫沒有受影響,但氣氛儼然有了不同。

后頭傳來細碎的聲音。

“昨天晚上,陸遲是不是…受涼了?”鹿野突然問。

他和陸遲不是同一個寢室,所以不太清楚,但昨天好好的身體,突然感冒不說,又冷戰。

以陸遲的心思,會讓自己出現這種情況?

聞言,唐銘也陷入了回想。

他昨晚還真沒注意,不過半夜有下來上過廁所,進去時正好看到陸遲在水龍頭下洗手,交替著手,十分認真。

后來等他出來的時候,人已經不在了,但他回宿舍后,一推門就看到陽臺有個陰影。

當時魂都快嚇沒了。

平常他看的恐怖片也不是沒有,雖然大多都是女生宿舍的鬼故事,但放男生宿舍也是夠可怕的,尤其是大半夜的,安靜得不得了。

唐銘就看了一眼,隨后就直接插門,幾乎是一下子就爬上了床,抖了會很快又重新睡著。

現在想來,那個陰影很像人啊,而且還高高的…

聽完他的描述,鹿野摸了摸下巴。

他問:“你確定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唐銘點頭:“廁所的時候我還和他說話了,他挺清醒的,看著壓根沒睡的樣子。那時候都凌晨一點多了。后來我睡著的時候隱約聽到動靜。”

應該是陸遲回到自己床上的聲音,畢竟他就在他上鋪,很容易就能聽見。

鹿野的猜測更偏了。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