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件事都由她去說,去牽引,去走每一步,這樣的一般是走不到最后的。

她自然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

年后不久嘉水私立高三就開學了。

高三的最后一個學期,學校的想法就是最好每一天的每一分鐘每一秒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至于走親戚?等高考結束想走到什么時候都沒人管,現在就是不一樣。

嘉水私立照例有開學考。

這次考試是按照上學期的最后一場考試成績排的,也就是一模。唐茵和陸遲沒意外的在第一考場,更是前后座。

鹿野這次成績還不錯,也在第一考場的第九位。

雖然省內排名不如意,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但畢竟校外能人多,校內排名還算可以。

整整四場考試,他就看著兩個人一前一后地交卷,然后唐茵總是和陸遲一塊離開。

真是夫唱婦隨的那種。

看的他目瞪口呆。

難道是一個寒假過就不一樣了?他怎么感覺兩個人之間好像有什么不同的了?還是他感覺錯了?

他覺得更有默契了。

甚至有時候他還能親眼見到陸遲給唐茵準備一些上課她沒聽的重點,或者是私下里給她帶小零食。

唐茵也和平常一樣的,與上學期并無什么差別,但鹿野就是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同。

反正是戳瞎他的狗眼了。

但一問,兩個人都不像是談戀愛的樣子,這種莫名其妙的關系讓他一個圍觀群眾都忍不住著急

偏偏當事人兩個都沒在意的樣子。 

.

時間過得很快。

每天總是感覺課上難熬,秒針走得太慢,但日子真過起來,反而是一天天就這么消失了。

不知不覺這最后的學期也來到了三月初,還有半個多月就要二模了,教學樓的燈熄得越來越晚,留下的學生越來越多。

二模還未開始,百日動員大會倒先開始了。

基本上每個學校都會有這樣的活動,用來鼓勵激勵即將要參加高考的學生,也為了讓他們放松那么一會兒。

一模考試突出的幾個學生也自然要上臺講話,其中以陸遲和唐茵最突出,畢竟省排名一個第一一個第三,而學校內的第三省排名卻差了挺多的。

雖然如此,還是要當做榜樣的。

臨開始前一天,教導主任來到零班,叫出學校擬定的名單人員。

他笑咪咪地看著陸遲:“明天陸遲第一個,今天就要把演講稿寫好,拿去給班主任審閱一下,省得出錯。”

陸遲輕輕頜首。

教導主任又轉向趙如冰,“你是第二個,也要提前準備好,你們兩個都是學校的尖子生,從一開始就成績很好,一定要給同學們做榜樣,必要的時候可以分享一下學習的竅門。”

趙如冰嘴上應了,心里卻是撇嘴。

說的好聽,以前他們聽上一屆演講的時候怎么沒有什么竅門,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問題,所謂的方法都是多做多練,有一些人看一眼就知道壓根沒想說。

比如趙如冰就曾經不小心在晚自習下聽到學長和自己的兄弟吐槽,說什么傻子才把竅門說出去,這不是給自己增加敵人嘛。

她想了想,倒是覺得沒錯。

“然后呢,你們就適當地鼓勵鼓勵下同學們,我知道你們的壓力也很大,但壓力再大也要努力。”

陸遲遲疑開口:“第二…不、不是唐茵?”

教導主任臉色不好看了,“唐茵演講不好,之前就差點弄砸了,還是不要了。”

說到這個,他就想到上次當著那么多人說出那樣的話,實在有愧為一個學生,要不是看她成績好,他就一定要給她一個警告處分。

“我怎么演講不好了?”

唐茵的聲音突然從后面傳出來。

教導主任也沒想到正主從后面冒出來,他開口:“你上次當著全校人說的那句話,我可還記著呢。”

唐茵笑嘻嘻地看了眼陸遲,“我也不想您記得呀,反正是說給別人聽的。”

教導主任:“…”

他擺手,“你別想,反正你就是別想演講,這都什么時候了,別搗亂。”

趙如冰在一邊當隱形人。

唐茵撇嘴:“我寫演講稿,給您看還不行嗎?”

教導主任遲疑了一下。

趁他想的時候,唐茵挪著步子靠近陸遲,手背在后面,伸過去,偷偷捏他的手。

陸遲驀然被捏,收回手,頗為不滿地看了她一眼。

唐茵對他笑。

趙如冰咬了咬唇。

自從上學期快要期末的時候,她就覺得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不一樣了,包括在外面遇到的兩次,都讓她覺得不一般。

說是情侶也不是,但兩個人的相處卻又容不下別人。

“那你要保證按照演講稿來。”教導主任妥協,“你的演講稿我也要過目。”

“好。”唐茵點頭,裝作乖巧。

.

開春后,大家都脫了羽絨服。

這次百日動員也算是開學后的第一次升旗儀式,正好趕上了星期一,是最好不過了。

升旗儀式過后,教導主任和校長一一鼓勵高考生們。

他們都非常希望這一屆的成績能夠比上一屆更加出色,這樣以后的名聲出去了,生源會好,學生會多,自然賺的更多。

私立學校和公辦學校就是這點差距。

第一個是陸遲的講話。

他才站上旗臺,底下就有輕微的騷動,小聲的議論。

“這是…陸遲?他不戴眼鏡這個樣子啊?”

“這樣看上去和以前差別太大了…頭發再長點就可以裝女生了,眼睛看著太像女生了。”

“唐茵知不知道?”

鹿野在最后,唐茵他們都不在隊伍里了,他聽見這議論聲,就直接嗤之以鼻。

唐茵還能比別人后發現?

那她早就炸了,以她的性子,陸遲最好都只讓她一個人看見才好。

陸遲手拿著稿子,內容卻早已背了下來。

他掃過底下坐得烏壓壓的人,滿當當的一整個操場都滿了,肉眼可見的,大部分人都盯著他。

陸遲微不可見地側頭,看了眼那邊。

唐茵正坐在椅子上,右手支著半邊臉,朝他笑,口里還做著口型,雖然他看不清是什么。

陸遲收回視線,微微閉眼,幾秒后睜眼,語速正常地演講,也可以說是自己的稿子,只不過自然是有自由發揮的部分。

想到演講前鹿野非要死賴著要和他說的話,陸遲輕輕抿唇,不知道是做還是不做。

距離他上次演講已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了。

大部分人的記憶都模糊了,都被最近的結巴少話所刻印象,絲毫不記得陸遲演講的時候總是流暢的。

當即就有幾個文科班的女生眼冒星星眼。

“哎呀這樣看陸遲也好帥啊,我好想追他!”

“那你得先搞定唐茵,她不得把你的皮給削掉才怪,我可是聽說她的厲害的。”

“但是他們又沒說在談戀愛,唐茵怎么可以霸占一個人,我就想追他,陸遲指不定喜歡我這樣的人呢。”

幾個女生嘰嘰喳喳地說著。

很快,陸遲的信息就傳開了。

原本他喜歡戴眼鏡,并沒有人注意到都覺得是個書呆子,就算長得清秀,那也不出色。

今天這一出,不少壓根心思不在學習的人都上了心。

越臨近高考,人總是越放縱。

一個人的演講也不過幾分鐘,很快就結束。

輪到唐茵上去演講的時候,陸遲才剛從旗臺上下來。

他站姿總是很標準,和懶散的其他人一對比,整個人都顯得與眾不同,走下來的時候也是骨子里露出些許矜持。

像棵被人精心培育的小白楊,直挺又苗條。

當然這個人的名字就是唐茵了。

兩個人迎面碰上,唐茵接過他手中的話筒,還沒等她離開寫遍,陸遲突然微微揚了揚唇。

輕輕淺淺的笑,誘人的眉眼彎彎。

唐茵覺得,這個笑容她怕是要記住一輩子。

陸遲絕對是故意的。

第45章 45

真是不老實。

唐茵心想, 居然現在勾引她,當著這么多人的面。

雖然心里這樣想, 但她面上的笑容卻是越來越大。

輪到唐茵,底下都安靜下來,靜靜地等待。

這次只有高三生和高復生, 對于唐茵和陸遲都是非常熟悉的,就算不熟悉也聽過很多他們的事。

上一次的演講不少人都還記著呢,現在看到教導主任又讓她上臺,都忍不住捂住嘴, 怕待會笑出聲來。

高三了, 什么小事都能讓他們激動。

唐茵手上卷著稿子,吹了吹話筒。

角落里幾個女生都睜大眼瞧著她。

有女生小聲道:“看她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因為她爸爸是校長唄。”旁邊一人緊跟其后說, “不然她的處分早就能滿滿一大筆了。”

零班和文科班相鄰。

零班的女生不多,趙如冰恰恰在中間,她還沒開始演講, 站在自己的位置那里。

正好聽見幾個人的談話內容, 頓時忍不住嗤笑。

是沒什么大不了的。

沒什么大不了就會一個人把好幾個人揍得臉青鼻子腫的, 沒什么大不了的就不會考到這么好的成績了。

她嫉妒歸嫉妒,可向來是承認唐茵比她厲害的。

這幾個女生倒好,不僅肖想陸遲, 還大話放的比她都厲害。要是讓陸遲和她們其中一個人在一起,趙如冰恐怕會嘔出血來。

這樣一想,她反而覺得唐茵順眼許多。

旗臺上的唐茵還沒說話,也沒有什么多余的動作。

看她一直沒有展開稿子的動作, 不遠處的教導主任忍不住跟著揪心,這不會什么都不打開吧?

還是唐茵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他就不該相信她,讓她上去才對。

唐茵隨意掃了眼下面的同學,“學習方法已經有人給了,我就不講了,反正講了你們也不聽。”

教導主任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剛剛那架勢他就知道要出事!

他親自審核的稿子,明明開頭是“親愛的同學們”才對,哪有這句話。

底下的同學們都立即來了興趣,認真地聽著,準備聽她要講什么與眾不同的。

唐茵見狀,露出一個微笑:“現在臨近高考,咱學校情侶又增加不少吧…既然有本事談戀愛,怎么沒本事一起考個好大學?”

操場頓時一片嘩然。

教導主任幾乎是眼前一黑,他就知道唐茵不準備說什么好話,下次打死他也不會讓她上去。

“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要和陸遲在同一所學校的。”

唐茵瞥了眼那邊的陸遲,“我可不放心把他一個人扔到其他學校去,總有那么些不長眼的。” 

被她的話一震,一操場的人都沒反應過來,她反而扔了稿子,從旗臺上下去。

后知后覺的,操場上響起掌聲。

趙如冰看這個樣子,直接就和教導主任說稿子丟了,她也忘了背,又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其他人都沒意識到。

百日動員就在這樣的轟動中結束了。

.

演講時的哄鬧讓人記憶深刻。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