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晚自習下,零班后門處的窗戶又被敲響。

那邊的同學直接扭頭就喊:“陸遲,有人找。”

唐茵正在搶陸遲的東西,聽見這話,直接回頭,就看到今晚那個女生又來了。

她看向陸遲,威脅道:“你敢出去?”

陸遲卻說:“也許有、有事。”

說著,他就站了起來,邁開步子朝外面走去。

“操。”唐茵罕見地罵了句臟話。

她站起來,跟在后面也出了教室。

走廊里沒亮燈,都是教室里的燈透出來,部分黑部分亮的。

見陸遲出來,女生眼睛一亮,臉頰邊露出微紅色,聲音害羞道:“陸遲,我是…”

唐茵湊過來,“繼續。”

女生被她這樣一打斷,當即臉色就有點不好看,沒理會她,繼續自我介紹。

唐茵卻突然湊過來,“陸遲,看你的右手邊。”

她話說得突然,陸遲沒聽懂她的意思,倒是乖乖地轉了頭。

就在這一瞬間,唐茵突然踮腳伸頭過去,輕輕巧巧地在他臉頰上印上一口。

然后沒事人似的站回自己的位置。

女生瞪大了眼,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的變故出乎她的意料。

按照她打聽來的消息,陸遲應當人挺害羞的,所以她一旦主動點肯定會有好的進步。

誰知道,一來就碰見這個。

這個唐茵真是讓她討厭。

“認識你又沒什么用,小妹妹趕緊回去好好學習。”說著,唐茵朝陸遲努嘴:“是吧?”

陸遲沒說話,卻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女生看得清楚,當即就是一跺腳,氣的往唐茵這呸了一口:“關你什么事?”

“嗬。”唐茵皺眉。

脾氣倒是不小。

唐茵揚眉:“怎么不關我事了?”

她還沒說下面的話,陸遲就將她拉開,結果沒堵住:“你看上我男人,還不許我說你?”

邊上的陸遲耳朵一下子就紅了。

唐茵不經意看到,趕緊拉著他離開,這可人的模樣可不能讓別人看到。

至于那女生,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陸遲也沒掙扎,順著她的手,心情尚好地跟在她后面回了教室。

.

日子很快過去,二模到來。

連著兩天的考試就跟一場夢似的,輕飄飄地就畫上了句號宣布結束。

一出考場,整棟教學樓都彌漫著傷心。

只是變化來的快,試卷分數還沒出來,大家卻又都突然放松起來,似乎比以前還要厲害。

也許是因為試卷太難了,也許是因為破罐子破摔了。

而唐茵還在為檢討愁。

正是因為上次的百日動員造成的轟動。

上次教導主任把她好一頓訓,最終還是口頭嚴厲警告下就讓她回去了。

本來已經就這樣算是過了,但是教導主任可能心里突然又不平衡了,竟然在二模考試結束當天就找上了她,說要寫檢討。

可能是因為教導主任不相信她的保證吧。

面對這樣的問題,有人笑出聲來:“哈哈哈,不相信不是正常的嗎?誰讓你前科累累。”

坐在窗邊的男生叫蘇詢,是曾經和唐茵同一個初中上來的,雖然兩人不經常說話,但實際上關系非常不錯。

唐茵這次找上他的目的是因為,他從初一開始就經常因為打架逃課之類的被要求寫檢討,可以說是寫檢討中的戰斗機。

像她,基本上從來沒有寫過,這次要求聲情并茂的寫,還不如讓她去直接跳樓。

蘇詢笑說:“你兩次放了教導主任的鴿子,都在他跟前,保證的好好的,結果卻是另外一樣的,他能高興就怪了。”

對于自己這個老同學,他是非常敬佩的。

尤其是到高中以來,所作所為比以前更要讓人心生崇拜,起碼好些人就覺得她帥的要死。

那兩次演講,一個比一個厲害,連他當時都瞪大了眼。

唐茵歪著頭看他:“要不你幫我寫?”

她現在坐在窗上,晃著腿,逍遙自在得很,一點也看不出來是為寫檢討而煩惱的樣子。

蘇詢搖頭,“我現在可是好學生。不干這種壞事。”

他現在可熱愛學習,三好學生,不能再回歸當初的生活,雖然這只是空話。

聞言,唐茵一巴掌拍過去。

蘇詢往后仰,躲開這一掌,唐茵倒是往里掉了掉,幸好扶住了窗,才重新找回平衡。

“你這樣子我很不滿意。”她說。

“那沒辦法。”蘇詢笑瞇瞇地攤手,“去找你家陸遲給你寫。他肯定愿意。”

前幾天黑板前交換試卷那一出,他到現在還記得呢。他可不要趟兩人之間的水。

鹿野從辦公室出來。

結果猝不及防撞上了一個人,抬頭一看正是陸遲。

他一掌拍在他肩膀上,“你咋站這啊,把我撞壞了,怎么賠呀?”

陸遲沒說話,只是動動肩膀,移開了他的手。

見他一直盯著前方,鹿野轉頭去看,然后秒懂:“哎呦你又偷看唐茵,當心我告訴她。”

陸遲隱在鏡片后的眉擰在一起,淡淡問:“蘇詢、詢和…”

鹿野沒聽完就知道他要問什么,笑著說:“你說蘇詢啊。他和唐茵是初中同學,一起逃過課一起打過架。嗯…我記得上學期開學前,你還沒轉學來,她就和蘇詢去收拾二中的人了。”

這件事當時傳得厲害,他沒見過但都曉得。

聞言,陸遲心情更不虞。

兩人并肩往教室走,不遠處突然有人尖叫。

聲音不小,刷拉拉地,樓上樓下幾層教室都出來很多人圍觀,走廊欄桿處黑壓壓的全是一片人。

搞了半天才發現竟然是那個人東西從樓上掉了下去。

鹿野圍觀熱鬧,一轉眼就看到陸遲已經走到了后窗處,正在唐茵那邊。

唐茵還在和蘇詢扯皮。

“你真不幫我寫?下次再大晚上發微信你試試?”

文月經常來這邊找她,又長得文靜白嫩,蘇詢老早就看上她了,可惜一直沒約到人。

當然有找過,只不過都是沒成功。

可以說文月也就唐茵才知道約到。

蘇詢立刻露出一個笑容:“好姐姐,我寫。檢討這種事,小意思啦,包你滿意。”

“只要教導主任滿意就行。”唐茵滿意點頭。

算這小子識相。

她伸手拍了拍蘇詢的頭,又要伸手去捏他臉。

蘇詢雖然吊兒郎當的,但人卻長得一副娃娃臉,肉肉的,捏起來手感極好。

還沒等她碰上他臉,邊上突然橫插過來一只手,擋住了兩人的觸碰。

唐茵本就是歪坐在窗臺上,她腿長,壓根都沒懸空,被這樣一拉頓時回到了地面。

還沒等她站穩,又被突然摁在墻上,貼著瓷磚。

陸遲冷著臉,將她頭扭過來。

唐茵轉眼看到陸遲,她疑惑:“陸遲,你干嘛?這沒事干的?”

蘇詢伸出頭來,“怎么了?”

陸遲臉色不虞,單手刷地一下拉上了窗戶,將蘇詢擋在里面,說話都聽不見聲。

蘇詢鼻子撞上窗戶,哎呦一聲。

陸遲這丫的,是不是有病?

他不就是和唐茵多說了幾句話么?至于這么不高興么,真是要把唐茵歡家里才適合他。

唐茵被他壓制,掙扎了一下,“快放開。”

陸遲盯著她看,目光落在紅艷水潤的唇瓣上,眼前突然飄過某些畫面,眼神微閃。

他皺眉,聲音很弱:“不喜、喜歡。”

唐茵一向有個技能,在他沒說完就能猜到意思,遂接口他的話:“不喜歡我碰別人?”

那這可真是讓她開心。

兩人離得近,呼吸可聞。

唐茵正笑得開心,看他這樣子,又想到了少兒不宜的畫面,悄咪咪地舔唇。

殊不知這樣簡單的一個動作令她更為鮮艷誘人、垂涎欲滴。

她還沒想到,陸遲的手還將她摁在墻上,到現在也沒放開。

就在她出神的頃刻,陸遲直接附身壓了上去。

突如其來地含住了她的唇。

“發生了什么?你們都在看哪?”

“怎么了?怎么了?”

“沃日我眼都瞎了!幸好沒回教室否則哭死!”

“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我就說唐茵肯定和她演講時候性格一樣的!”

“快看對面啊!對面!就角落那里,后窗那邊的兩個人!”

“有生之年能在學校看到這個,畢業后微博上也可以吹我高中時的轟動全校事兒了。”

一瞬間,剛剛因為看熱鬧還沒走掉,滿滿當當的走廊全是“哇”的起哄聲。

像是煙花爆炸一樣的,“轟”地一聲,比起之前操場上的還要轟動,猶如一陣龍卷風,從頭到尾,一層樓到頂樓。

不遠處的鹿野張大嘴,手里拿的試卷差點被他不小心撕開,忍不住震驚: “臥槽!”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零班后窗處。

沒眼鏡的也瞇著眼看,讓旁邊人口述發生了什么。

恨不得化身長頸鹿。

激動得臉紅脖子粗。

第47章 (新加小劇場)

正好高中部都變得吵鬧, 走廊欄桿處全是趴滿的人。

口哨聲和起哄聲充斥著整個兩棟四方教學樓。

因為幾棟教學樓都是兩邊各有兩條連接的長走廊,每次聽到轟動這邊的高三生也都紛紛跑到走廊上。

這一看便看到了讓他們吃驚的一幕。

他們沒看錯吧?

是陸遲在強吻唐茵, 不是唐茵主動親陸遲?

他們是學習學太久了,連眼睛都出現幻覺了嗎?

唐茵終于回過神。

陸遲還在輕輕咬著她的唇,軟嫩的比果凍還要甜美, 讓他移不開嘴。

十四班窗戶里面的蘇詢已經整個人變成了木頭。

在教室里就有不少同學在自習,聽到動靜都往外跑了結果發現轟動點就在自己教室。

等看到真正的情景,都忍不住咽口水。

他們真的是沒想到…真的沒想到…

“你現在可是在全校人面前。”唐茵推開他,提醒道。

陸遲只是側了側臉, 正大光明偷看的同學紛紛都裝作沒看見似的, 在那假惺惺地聊天。

然后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的事情又發生了。

陸遲又低頭咬了咬她臉頰,印出小小的牙印。

在所有人面前說讓她染上自己的印記, 突然心里就通透一般,讓他舒服異常。

唐茵捂住臉,“你干嘛咬我?”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