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第二天化學課,她等著化學老師點名的時候發現自己沒被點上,而且還發下來一個筆記本。

她一臉莫名,從頭翻到尾,將目光轉向陸遲:“你什么時候記的?記了兩個本子?”

化學老師的板書筆記一向很多,他要檢查的是四個單元的,更不用說了。

陸遲輕輕抿唇,“你受、受傷了。”

唐茵忍不住扶額。

現在過去半個月時間,胳膊那個傷口早就結了疤,一點感覺都沒有了,偏偏陸遲不讓她動。

暖心之余,她又忍不住調戲他:“我早就好了,你怎么這么小心,寫著也不累,我可是會心疼的,大不了不交就是。”

好久沒撥弄他,陸遲意外地臉紅,看上去美味可口。

唐茵嘆氣,早點畢業吧,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胳膊上的疤很不好看,而且因為夏天穿短袖會漏出來,就更難看了。

唐茵上課沒事干就想摳了它,也不是怕丑,就是想摳。

每次到這時候,陸遲就派上用場了,不讓她碰,最后總是能轉移她的視線。

真的是像管家婆一樣的,唐茵怎么說都沒用。

時間一晃而過,三模如期而至。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五月初,大部分人還在埋頭苦干,考試結束后輕松的輕松,哭的哭,各種各樣的情緒彌漫了整個教室。

考完試當晚也不會有什么動作,都是自己上自習。

周成對他們的情緒早有預料,往常最后一節他班主任的晚自習說話也提前到了第一節 晚自習,用來開班會。

其實也是讓學生們舒緩情緒別緊張。

距離高考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容不得絲毫差錯,他這個做班主任的自然要做的更多。

唐茵胳膊上的疤也沒了,恢復了跳脫的日子。

班主任周成在上面啰啰嗦嗦的當著心理醫生,底下唐茵正在和陸遲說話開小差。

唐茵刷刷地在紙上寫兩個字,平攤在他面前,問:“來這兩個字怎么念?”

陸遲目光落在上面,半晌沒說出話來。

唐茵卻興致勃勃:“快說快說。”

她促狹地看著他笑,陸遲忍不住瞪她,因為沒有眼鏡的遮擋,反而沒有力度,倒有點像勾引。

“不許勾引我,犯規。”

“”陸遲覺得真是淫者見淫。

唐茵繼續將紙放在他面前,又加了條件:“快說,不許結巴,之前我教你的。”

雖然她很萌結巴,但長久也沒什么好處。

頭頂上有奪目的燈光落下來,照得陸遲眉宇間仿佛流光溢彩,臉色還有點漲紅。

唐茵伸手指偷偷戳他胸膛,隔著薄薄的一層襯衫,有點硬硬的,挺有手感。

心臟要緊張地跳出來,陸遲呼吸漸急促,臉稍稍別開,聲音小小的:“甜心。”

沒有絲毫停頓。

第55章 55

三模成績下來的快。

第一節 晚自習下所有考試的試卷都發了下來,班里的氣氛不太好,因為不少人都考的不如意。

鹿野連著嘆氣無數次。

“我和人對答案的時候他們都說選我固執地認為就是好了迷之自信的后果就是班里只有我一個人錯了。”

他哀怨的語氣讓周圍人忍不住笑出聲:“誰讓你在陸遲的答案下還認為自己是對的。”

鹿野歪著頭,“以后不能相信我自己了。”

陸遲被人調侃也沒什么坐那翻看自己的試卷,不時地目光落在旁邊睡覺的人身上。

唐銘從外面回來小聲說:“我剛剛看到趙如冰在那哭呢。”

這次的考試成績班主任已經宣布過了趙如冰班級里下降了兩個名次而在省里則是幾十個出乎意料。

她一向心高氣傲又被老師找,又被班主任找回教室的時候表情就不是太好看。

鹿野說:“心態崩了吧,要是高考前調整好就行。”

趙如冰的基礎自然是在的,這次肯定是出于意外不過不可否認心態也是考試所需要的關鍵。

他又興致勃勃道:“我給你們講個笑話吧。有個博主發博說打出一個“吃”字,然后一直點下面出來的第一個字然后有個回復你們絕對猜不到。”

眾人冷漠臉。

鹿野拍桌子:“您們怎么這么不配合?”

唐銘說:“你都說了我們猜不到我們還怎么配合?好吧我就問那是什么答案?”

鹿野嘆氣良久才開口:“點贊最多的有兩個,一個是吃了一個人的時候我就不想再看了,一個是吃屎的時候記得放鹽。”

說完,他忍不住大笑,笑了一會兒變成拍桌子狂笑,笑聲吸引了教室里眾人的目光。

唐茵被他笑醒,看他瘋癲的樣子,“你沒病?”

鹿野笑,“哈哈哈哈哈你們怎么都不笑哈哈哈哎呦”

只聽見一聲“咔嚓”。

鹿野的嘴巴合不攏了,他的下巴笑掉了。

“快去醫務室。”唐銘推他,“讓你一個人笑,現在好了。”

唐茵伸手:“我會,你要不要我給你捏?”

鹿野搖頭,疼的他又是不清楚的哎呦一聲。連忙拉著唐銘直朝醫務室而去。

這真是陰影了,從來沒有下巴合不上

三模結束后重新進入緊密復習中。

每天上課看著鐘表,期待著下課,覺得時間過得怎么這么慢,等六月到的時候,都沉默了。

周成拿著準考證進了教室。

“我先把準考證發下去,你們別弄丟了,如果有怕弄丟的,可以放在我這,等明天放假再拿走。放假三天內也不能太放松,也不要過于緊張。不求超常發揮,只求穩妥。”

帶了一學期,他也有點感慨。

這個班的學生都是尖子生,但是高考也就一兩個復讀生參加過一次,其他人都是頭一次大姑娘坐花轎,說不緊張恐怕是不可能的。

要是因為緊張導致成績下降,沒有發揮好,沒考上心儀的好學校,那就是可惜至極了。

他將準考證一一分發下去。

這次高考考場是小學和初中,還有其他高中,嘉水私立因為剛成立,又是私立學校,并未納入高考考場范圍里。

陸遲先拿到的準考證,在一中。

看到自己原本待了兩年多的學校,他有點愣神,沉默了良久。

“我們倆一個學校呢。”

耳邊突然有唐茵的聲音,脖頸上有頭發拂過,癢癢的。

陸遲耳根突紅,退開一點,小聲說:“這是班里。”

唐茵毫不在乎,他們還在班里親過呢。

準考證上他們的確都是在一中,而且還是相鄰的考場,這樣的運氣也是極少了。

見他情緒不對,唐茵軟糯說:“教我寫物理唄。”

陸遲拿她這樣的聲音最沒轍了,每次都忍不住心跳,偏偏唐茵只有偶爾想要調戲他才會這么開口。

他轉過去:“哪里?”

足足兩個月的時間,陸遲的結巴有了不少的好轉,只是說話速度變得慢了些,就連老師都有些吃驚。

然而這種慢吞吞的調子在唐茵耳里就像是中世紀低沉的音樂,帶著吸血鬼般的誘惑。

唐茵隨手翻開模擬卷,指了指。

她最喜歡陸遲給她講題的時候,認真可愛,聲線清冷薄涼,讓人愛不釋手。

最后一節晚自習的時候,周成來到了教室。

三天后就要高考,現在的時間同學們基本上都沒有任何心思去復習,除卻有一些愛看書的人。

更多的是不知名的煩躁。

周成敲了敲桌子:“明天放假三天,今晚就不讓你們上自習了,你們想聽音樂還是放電影?”

太過緊張也不是一件好事,他自然知道不能讓學生們一直緊繃著神經,那樣只會適得其反。

原本無精打采的人立刻抬頭:“放電影!放電影!”

平時教室的多媒體都不怎么派上用場,這次快離開學校了,終于可以用上了。

周成點頭,“我準備了好幾部電影,你們看自己想看什么。”

他早有準備,很快,那上面就顯示出幾部電影,都是非常經典的老片子。

鹿野忍不住說:“老師這我們都看過了!放別的吧!來個恐怖片!”

他一說,追尋刺激的男生就立刻附和:“對對對,都快高考了,就一起看一部恐怖片吧!”

周成嚴肅道:“看什么恐怖片,我這沒有。”

鹿野不怕死地叫道:“可以聯啊班主任,我們都快離開您了,您還不滿足我們這個愿望?”

零班女生不多,只有幾個,意見被撲滅在眾男生的起哄中。

其實她們也挺想和全班一起看恐怖片的,感覺肯定不一樣,自己一個人會害怕,但邊上都是同學肯定就沒那么怕了。

周成不同意。

教室門被敲響:“周老師,主任有事讓您去他辦公室。”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周成又轉向班里,“我先去開會,你們等等,等我回來再說。”

說完,他就離開了教室。

鹿野直接就跑上了講臺,咳嗽幾聲:“同學們,解放的時候到了,大家都想看恐怖片嗎?如果是大多數的人,那我可就直接搜了啊。”

刷刷地舉起一片手。

鹿野也沒數,一眼看過去差不多是大半的人,心里有個數,快速地上搜片子,最后定了一個電影,恰好講的是學校里發生的靈異事件。

雖說中國電影最后都是人為或精神病,有一個好處就是不可怕,看太可怕的萬一嚇著了,考試受影響也不好。

鹿野抬頭指揮:“把燈都關了,我開始放了,大家做好準備。待會你們周圍的可能不是同桌噢”

他陰森森的語氣配著那邊的光有些瘆人,前排的女生都忍不住拿書打他:“廢話怎么那么多。”

鹿野嘻嘻笑,點擊播放,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為了方便看電影,桌子都被搬到了一起,燈光黑暗中,只有前方的多媒體亮著燈。

詭異的音效傳至教室里。

唐茵和陸遲一直在最后排,從頭到尾都沒說話。

一直到大家漸入氛圍,她才轉向陸遲,畢竟看恐怖片哪有談情說愛好玩。

她緊盯著他,沒說話。

目光灼灼,讓人忽視都不行,陸遲無奈轉過頭,“你干什么?”

“看你啊,秀色可餐。我正好餓了。”

“”

陸遲從桌肚里掏出來一袋薯片,還是白天唐茵自己放進去的,他一直沒動。

唐茵收過來,從口袋里摸出一顆糖,輕輕剝開,送到他面前,“啊張嘴。”

清淺的檸檬味蔓延在鼻尖。

陸遲遲遲未動,最后還是張口吃了下去,不可避免碰上她的指尖,兩人都是一頓。

幾秒后,率先回神的唐茵將他的衣領一拽,猛然把他從那邊扯了過來,上身傾斜在她這邊。

陸遲猝不及防,整個人有點向她那邊歪過去,差點撞上她,“怎么了?”

兩個人靠的近,窗外的光都能照得見各自的臉,更不用提打在對方臉上的氣息了。

唐茵捏住他的手,勾起一個笑。

陸遲被她弄得有些害羞,又帶著渴望,尤其是艷麗的唇瓣近在眼前,他動了動,要推開她。

唐茵卻拽緊了他,猛然湊上前去,在他別開的側臉處輕輕地親了一下。

軟嫩濕潤,細細麻麻地快感從臉頰傳至四肢百骸,鼻尖全是她身上特殊的香味,清淡好聞。

陸遲的手已經被松開了,撐在她兩側,按在椅子上,眼里全是她皎皎如月的臉,還有亮晶晶的眼。

唐茵湊在他耳邊問:“感覺怎么樣?”

陸遲縮了縮,耳朵癢癢的,低頭目光落在唇瓣上,黑暗中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唇。

就在這時,鹿野突然大驚小怪地叫起來:“哇!我看到了什么?”

好在他知道分寸,聲音沒多大。

陸遲一頓,從唐茵身上起來,坐直了身子,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過似的,一本正經地。

唐茵瞥他一眼:“鹿野你有毛病嗎?”

鹿野嘿嘿笑:“我不是故意的,誰讓你們太投入我錯了我錯了別打我!唐茵你真下得去手!”

他摸著頭哎呦幾聲,這砸的也太狠了,果然不能惹女人,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他們接吻了嗎。

教室里黑漆漆的一片,其實并不能看清,只不過因為他們坐的這是接近窗戶處,有外面的光照進來,弱弱的。

這一不小心,他就看到了不該看的。

“我轉頭我轉頭。”鹿野急急忙忙道,再也不回頭了。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