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后,總算要上機填志愿了。

她和陸遲不坐在一起,唐茵最終還是優先選了預填的那個志愿,最后兩個又選了個首都的。

填完后,她往前面那一行看了眼,陸遲坐在那,背對著她,直挺的后背。

她看了幾秒,最后出去站在外面等陸遲出來,仰著頭問:“你最后填了什么?”

陸遲張了張嘴:“和之前一樣的。”

原本只準備填一個,最后還是選了另外兩個首都的學校。

聽見他的話,唐茵笑開,眼里蕩著獨有的風情明媚,流光溢彩,教人移不開眼。

陸遲愣神了會,不自在地轉開了視線。

班主任周成在教室外面,見他們倆出來,也只是笑了笑,沒上來問什么。

作為班主任,他自然能看到兩個人的預填報志愿信息,學校符合他的猜測,也不出他們的成績范圍,算是最合適不過了。

真是一晃眼就過去了,不久前他還在擔心考試呢。

周成目光落在樓下并肩行走的兩人身上,不由得感慨青春就是美好啊。

當初一整個辦公室的老師可都是帶著看熱鬧的心思,覺得他們兩個心思放在別的上面,肯定會耽誤成績,也許嚴重的還會一落千丈。

可現在成績出來,妥妥的打臉,看他們給自己恭喜的時候,周成都感覺這成績仿佛是他自己考出來的一樣。

沒讓他失望。

他看著兩個黑點點逐漸消失在校門口,心里默默希望兩個孩子以后越走越遠。

七月上旬的時候,錄取信息就能上查到了。

其他人的要等到下旬,他們的是先出來的,到時候通知書也是先一步送到手上。

這段時間,唐茵一直處于亢奮中,一會兒擔心陸遲沒和她填一樣的,一會又擔心自己沒被錄取上。

就連晚上做夢都能夢見。

昨晚她還夢見自己滑檔了,填的三個學校一個都沒有錄取上,最后回學校復讀去了。

早上醒來一身冷汗。

唐茵緊繃著心,上查了自己的錄取信息,看到上面的“已被錄取”后大大地松了口氣。

專業也還是那個。

她當初勾了服從調劑,也是怕報名人太多,萬一滑檔了就完了,不過現在倒是不錯。

她在床上蹦了好幾下,差點要尖叫出聲。

蔣秋歡推門進來,“發什么瘋啊?床塌了沒人給你買,自己睡地上去。你的床年紀可不小了。”

“略略略。”唐茵笑,“我被s大錄取啦。”

“真的嗎?”蔣秋歡瞬間將剛才的事忘到腦后,“哪個專業啊,英語?”

“嗯,英語。”

蔣秋歡進房坐下來,“那可太好了,哎呦哎,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要去跟你爸說。”

她急急忙忙出了臥室,家里的一堆親戚都對唐茵關心的很,這時候要說一下,省得到時候說她不夠意思。

還有一個婆家親戚,蔣秋歡冷笑。

去年她女兒考了六百八十多分,考上了首都一所知名師范大學,炫耀得厲害。

私下里蔣秋歡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曾經對別人說過唐茵現在成績好沒用,高考指不定一下子滑鐵盧。

當初出成績她都忘了說,現在錄取學校也能甩她女兒一大截,看她還怎么炫耀。

唐茵合上門,將頭發扎到耳后。

就在這時,放在床頭的手機屏幕突然亮起來,她立刻趴下來解鎖劃開。

陸陸陸:圖片

唐茵深吸一口氣,點開,差點手抖,要不是一個學校,她就追去陸遲家里,先打一頓再講。

圖片放大,是他的錄取信息。

s大,臨床醫學。

得知錄取信息后,唐茵的心就放下來了。

沒有什么比一切塵埃落定更加讓人開心了。

志愿出來的第二天天氣還不錯,她決定趁機偷偷去陸遲家,以前中途有一次來過。

蔣秋歡正春風得意地和人打電話:“哪有,這個成績很正常,還是正常發揮的學校已經填了,s大你女兒也很好謝謝。”

掛斷電話后又接到了另外一個人的電話。

唐茵換鞋的期間就聽她講了好幾遍她成績,話語間都是很正常很正常,可聽意思卻能聽出來自豪。

她無聲地笑,能讓她這么開心也是挺好的。

一路坐車到陸遲家小區外面,她便走路過去,好在房子不在最后面,幾分鐘就能到。

看著和她家差不多的房子,唐茵倒感覺沒有多少人氣,冷冷清清的似的。

她給陸遲發短信:“我在你家下面。”

許是這個信息太過駭人,沒幾秒后她聽到動靜,抬頭就看到二樓那邊一個窗戶被從里推開,陸遲上半身映入眼簾。

有點像王子來拯救被困的公主。

唐茵被自己的想法逗笑,沖他揮了揮手,沒發出聲音,不然被大人聽到就不好了。

沒過一會兒,正經的陸遲從大門出來。

他遲疑道:“你你怎么過來了?”

唐茵笑:“當然是想你啦。”

陸遲耳根露出可疑的紅色,也許是因為在家里睡覺的緣故,頭上的頭發有些亂,卻襯得人更加慵懶迷人。

也許是因為戳破了所有,曖昧期直達末尾,讓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與往常更加與眾不同。

唐茵拍了拍他,“快回去換衣服,我們出去玩。”

陸遲點頭,慢吞吞道:“你要不要進來?”

這次輪到唐茵遲疑了,“你媽媽不在家嗎?”

陸遲搖頭:“不在。”

自從離婚后他媽媽反倒是一腔熱情出去找工作,現在每天都在關心她的工作業績,閑暇時間也是去逛街。

至于之前那些異樣的魔怔再也沒有發生過。

看到這樣的她,陸遲心里非常開心。

總算是擺脫以前的那個她,不再是目光只盯著一處,擁有了自己的生活和新的模樣了。

“好啊,那我可就去參觀了。”唐茵推著他進了里面,偶爾觀察著周圍。

和她在外面的感官一樣,客廳里擺放的東西很少,十分單調,偏偏空間大,就顯得冷冷清清的。

唐茵跟在他后面上了樓,進了他房間。

陸遲的房間和唐茵的完全不同。

她家里的裝修全是她自己想的,自己喜歡的就弄上,不喜歡的一樣也看不見,而且和家里的其他裝修也合不上。

至少每次她媽看到房頂的大海綿寶寶就翻白眼。

這個房間就像陸遲的人一樣,看著很正經,東西擺放規規矩矩的,那邊的書架一眼看過去就能清楚地知道什么書在哪里。

東西都收拾得整整齊齊。

和他穿衣服一樣,扣子要扣到最后一顆。

桌上擺著一張照片。

唐茵指尖落在上面,背景是一中,看著上面清冷的人問:“這是你什么時候拍的?”

陸遲目光微動,輕聲道:“高一開學。”

那時候可真稚嫩啊,和現在差距大了。唐茵看著照片心想。

她在參觀其他的時候,陸遲已經從洗手間出來,換好了衣服,將衣服疊的整整齊齊放在床上。

唐茵轉到他后面,盯著他。

回頭的時候剛好陸遲站在床邊轉身,她猛地腳一勾,陸遲一時不察,徑直倒在了床上。

唐茵偷笑一下,趁他還沒起來壓過去。

兩個人的重量讓床下陷了一點。

陸遲沒想到這一發展,尤其是唐茵的身體全在他身上,肌膚相觸的感覺讓他口干舌燥。

有點要命,像那個夜晚的夢。

唐茵趴在他身上,陸遲加速的心跳隔著單薄的衣服很容易傳到她這里,清晰了然。

真是純情得可愛。

她側臉貼在他心口上,說:“你心跳很快呢。”

說話的聲音震在自己身上,陸遲幾乎喘不過氣來,一緊張就又磕巴了:“你、你起來。”

“不。”唐茵搖頭。

她伸手在他唇上描了描,小聲說:“我要親你了。”

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天旋地轉,等她回神的時候已經自己躺在陸遲剛剛的位置上了。

唐茵也沒驚慌,反倒是自顧自瞇眼笑了笑。

她揚眉挑釁:“有本事你來親我啊。”

第61章 61

也許是唐茵的話太挑釁, 陸遲的目光鎖在她唇上。

泛白微冷的手指扣住她的手。

十指交纏,所有的觸感都從接觸的地方傳遍全身,帶來一股燥熱。

唐茵的個子在陸遲面前不值一提, 平底鞋的時候只能到他的下巴, 每次都要仰著頭。

現在這樣的情況, 她被居高臨下地注視著, 那種感覺幾乎要跳出心口。

陰影落下來,唐茵甚至激動地閉上眼。

最終他的唇瓣和她的臉頰擦肩而過, 兩個人貼在一起,臥室的氣氛十分安靜。

唐茵睜開眼, 想打他一頓。

陸遲毫無所知, 貪婪地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 整個鼻尖被清香縈繞, 如同沉溺在其zhong。

不知過了多久, 樓下忽然傳來聲音。

臥室的房門是開著的,清晰可聞聲音, 還有高跟鞋走在地板上的聲音,唐茵特別清楚。

她出聲問:“是不是你媽媽回來了?”

自從那一次和他媽媽見過,好像后來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了, 現在她也弄不清他媽媽到底是好是壞。

有點不大好, 被抓住了,萬一來個棒打鴛鴦就完蛋了。

陸遲遲疑了一下, 說:“應該是。”

兩人離得近, 呼吸在對方身上, 那種酥麻感讓唐茵忍不住撓了撓臉,“那快起來快起來。”

陸遲被她急哄哄的樣子逗到,露出一個不明顯的笑。

腳步聲越來越近。

唐茵推他,嘴上說著:“還不起來,你媽媽過來要打你了。”

“是你先的。”陸遲說,臉上的表情似在控訴她的行為。

“你又沒親。”唐茵反駁。

話音剛落,陸遲的臉就在她眼前放大,自己的嘴巴被輕輕地啄了一下。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陸遲已經坐在她旁邊了。

唐茵沒想到他竟然這么會使詐,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要不是腳步聲在外面,她就要反攻過去了。

“遲遲,你在家嗎?”王子艷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陸遲看了眼唐茵,應道:“嗯。剛起來。”

現在連撒謊都不一樣了,唐茵去捏他耳朵,有點溫熱,摸著軟軟的,舒服極了。

陸遲拉下她的手,看著她。

王子艷沒有懷疑:“那我走了,你注意別讓不認識的人進來。”

陸遲說“好。”

腳步聲漸遠,最終一點也聽不見。

這回過去,兩個人也不浪費時間了,唐茵是來找他出去玩的,不是家里浪的。

沒了一切顧慮,放松起來比誰都輕松。

s大報道的時間在八月末。

唐茵其實改了志愿的專業,當初預填選是英語,后來上機填寫時改成了商務英語,成功被錄取。

早上將東西收拾好,唐茵就準備出發了。

蔣秋歡在一旁狐疑道:“真不用我們去?”

首都在北方,他們這算南方,過去還挺遠的,雖然飛機只要兩小時就能到。

唐茵搖頭,挽住她胳膊說:“不用了,東西到那邊再買,我帶的不多,不用送。”

最重要的是,她和陸遲一起走啊。

“媽你還問,她都約好和別人一起走了,肯定又是上次那個小子。”唐昀從樓上下來,正好聽到,開口嘲諷。

哪知蔣秋歡很淡定,“那個陸遲啊,好像你爸說他挺不錯的樣子,和人一起我也放心。”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