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遲沒說話,只是圈住唐茵的手腕,將她往前面帶。

有他在前面,擋住了擠來擠去的不少人,唐茵在后面走得很輕松。

沒過會兒,外國語學院報道點到了。

陸遲停在那,“到了。”

食堂里的人很多,唐茵沒有聽清他在說什么,大聲問:“你剛剛說什么?”

陸遲露出無奈的表情,因為吵,不得不貼近她耳邊,“你的報道點。到了。”

他個子高,唐茵在他后面基本不用看路,也被擋住了前面有什么,所以不清楚。

自從陸遲暑假里練習漸深后,她基本上聽不到他結巴的時候了,不過也挺好。

唐茵從他肩膀探出頭去看,對面有個牌子寫著外國語學校,兩位學長站在那,邊上還有幾位學姐。

她踮腳問:“你要不要先去報道?”

陸遲幾乎沒有思索地搖頭。

他讓開了點,唐茵從他邊上鉆過去,小聲說:“等我,一會兒就回來了。”

陸遲點頭,嗯了一聲。

外國語學院每年錄取的女生居多,男生很少,今年更是只有一百多個,分到每個班也就四五個。

幾個新生都圍在女生那邊,站在那的兩個學長忍不住刷起了論壇,看看有什么新聞。

沒想到,一上去就看到了一個新的熱帖,還是關于外院的。

灌水暑假微博熱搜上的高顏值學霸來我校了!

樓主:今天回校在飛機上遇到的啊呀呀,實在忍不住星星眼偷窺,結果被發現了。但這并不能阻擋我的火熱,女生還偷偷親男生,看得我臉紅耳赤咱們學校顏值水平要上漲一大截了哈哈哈圖片

學長們雖然已經高考過好幾年了,但每年都會關注高考的信息,尤其是每個省的狀元,因為很大可能是填s大的。

省的學霸情侶是默默流傳的,他們也只看到了微博上的圖片,被底下評論科普了一些相關事跡。

包括全校面前接吻,升旗儀式上互相告白

可以說出格到他們都不敢相信,也讓他們感慨自己的高中過得太可憐了。

而且他們矚目的當然是高考成績,尤其是叫陸遲那個男生,成績太出色,雖然不知道其他方面怎么樣,但估計不會差。

錄取名單早就在志愿者手上,自然有唐茵的名字。

學長們往下滑,都是蓋起來的回復。

1樓:哪個省的?

2樓:省啊,前段時間上過熱搜的,而且兩個都填了我們學校,應該是情侶無疑了。

3樓:臥槽,這年頭好的高中就被人撿走了,身為學長學姐還能有人要嗎?

4樓:是真情侶還是假情侶啊,我看微博上圖片勾手指好像是真的,難道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可憐

466樓:我剛剛看到了兩個人,手牽著手在食堂呢,好有愛,不要打擾我花癡,女生長得太好看,笑起來美美噠!

最后一條就是466樓,兩個學長猛地抬頭。

既然在食堂,那就說明很快就來報道了啊,到底是不是情侶還是個問題呢。

“請問商務英語專業是這里登記嗎?”

一聲清脆好聽的聲音瞬間將伸長了脖子往外張望的學長們喚了回來,眼巴巴地瞅著眼前的女生。

居然是剛才帖子里的那個女生,真人比照片還要好看!

兩個人連忙回神,遞出去表格:“是啊是啊,外院的這里登記。填好了交給我們就行。”

唐茵的行李箱在陸遲那邊,她很輕松就填完,交給他們:“謝謝學長。”

外院女生多,但這兩個學長還是單身,所以才會過來當志愿者,也是存了帶小學妹的心思。

唐茵從小生在南方,五官精致細膩,膚色白皙,看上去就是嬌嬌嫩嫩的。

學長們眼睛都要放光了,“不用謝,學妹行李多嗎?需不需要我們幫忙,我們是可以進宿舍里的。”

唐茵轉了轉眼珠,懂他們的意思,明媚一笑:“不用了,我男朋友在那邊。”

她指了指幾米遠處。

兩個人往那邊一看,高挺的青年站在那里,長身玉立,渾身氣質都和他們不一樣,而且一直盯著這邊,眼神銳利。

保不齊就是看他們在對他女友獻殷勤,不高興了。

既然名花有主,兩個學長也不糾纏,遺憾道:“那學妹小心點,不要迷路了。”

唐茵拿了自己的東西,和他們道謝。

還沒等她轉身走,手腕就被人拉住了。

陸遲眉宇間隱隱有不悅,看向唐茵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但聲音很輕柔:“好了嗎?”

唐茵點頭,“好了,走吧。”

兩個學長看他們離開這邊,臨消失時還看到那學弟回頭看他們倆,那意思,就差沒把他們碎尸萬段了。

他們默默登上了論壇,在又翻一頁的帖子里各回復了一條。

678樓:咳咳,剛剛給學妹報道完,學弟好兇啊,看她女朋友兩眼就要被瞪!

679樓:不是被瞪,是被默默記恨啊,要不是不在一個學院,不然我都懷疑他會半夜出來殺人勸你們不要有歪心思了

還是乖乖吃瓜比較好。

醫學院的報道點在食堂最里面,也是另外一個后門的旁邊,新生到那邊就比較少了。

一路上也輕松不少,不用擠來擠去,很空。

唐茵察覺到了陸遲的心情。

一出那邊,陸遲就沒再說話,和之前的樣子完全不同,肯定是剛才讓他心里不舒坦了。

她湊近了問:“你是不是又吃醋了?”

每次他不開心的時候都是這樣,當然絕大多數是他吃醋的時候,唐茵都了如指掌了。

陸遲微低頭看她,抿了抿唇,良久才說道:“不舒服。”

看她對別人笑,就不舒服。

唐茵勾住他小拇指,“報道啊,不能不禮貌,你個醋罐子,要把蓋子蓋好。”

陸遲不說話。

第63章 63

大學里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與高中有些不同方位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唐茵所在宿舍6號樓,而外院和醫學院有很大的距離,不過是同一條路只是6號樓離報名的那一個食堂比較近。

兩人并肩走到路口。

唐茵對他說:“你先去宿舍吧咱們待會再聯系然后去吃飯。”

陸遲猶豫了一下沒同意,輕聲說:“那個學長說可以進女生宿舍。”

唐茵有點愣,沒想到他聽到了這個還記到現在“你真要跟我進去?不行那么多女生萬一看上你了不好。”

陸遲盯著她。

最后還是唐茵被他打敗,“好吧進進進。”

誰讓他長得好看呢。

6號樓門口都是家長和新生,一個個大包小包的,拎上了臺階旁邊還有學長學姐相陪。

他們兩個拒絕了這個服務就只能自己上手了。

唐茵在里面拿到了自己宿舍的鑰匙和柜子的鑰匙,還有對應的床號和陸遲一起進了宿舍樓。

由于報道連續三天第一天來的并不是全部。

s大知名學府條件自然比高中好很多,宿舍的條件也是相當不錯的,唐茵運氣好,是在一樓,不用爬樓。

這種宿舍爬樓最麻煩。

宿舍門一推開,唐茵就見到了一個正在吃蘋果的圓臉女生,正在鋪床的應當是她父母。

陸遲一眼掃完整個宿舍,面積挺大,床位和獨立的柜子,還有陽臺衛生間,很干凈,而且看上去很新。

唐茵一開始和家里打算的是,先把前面軍訓撐過去,等這之后便搬出去住。

她查過,s大并不強求學生住在宿舍,只要家長同意、輔導員簽字就行。

所以這次她帶的東西很少。

圓臉女生主動打招呼:“你好,我叫趙樂。”

唐茵也說:“唐茵,我男朋友陸遲。”

趙樂好奇地問:“他也是我們學校的嗎?”

“醫學院。”唐茵說完就不再多說,她沒有要把陸遲介紹給還沒認識透的宿舍室友的意思。

看出來她不想多說,趙樂也沒有再問。

沒過多久,剩下的兩個女生也到了,只是目光在唐茵邊上的陸遲身上停留許久。

唐茵看著不舒服,隨便收拾了下就和陸遲離開了宿舍。

開學沒多久,便是軍訓。

一個院的在一個地方,一個班成一個方塊,全校都在不同的地方,有時候練正步可以看到別的院。

天氣熱,外院這邊的教官也不敢太嚴,前兩天就有一個女生直接中暑了,現在的都比較嬌弱。

間隙時間,他便讓大家在陰涼處休息,好在學校大路旁都是樹,足夠遮擋陽光。

偶爾有風吹過來,稍微涼快一點。

外院女生多,八卦也多。

“剛才過去的那個是體院嗎?果然個子高,咱班五個男生,只有一個過了一米八,簡直可憐。”

“別說了再說我要心痛了。”

“我當初怎么想起來填的商務英語,明明師范英語里男生稍微多幾個”

“唉我是理科生,只能填商務英語。”

嘰嘰喳喳的議論聲傳到唐茵耳里,她摸出手機,想了想,給陸遲發了條消息。

邊上的趙樂出聲:“給你家醫生發消息呢?”

唐茵瞇眼,將礦泉水貼在臉上,“是啊。”

軍訓已經差不多一星期了,她和宿舍的趙樂相處倒是不錯,其他兩個人關系一般般。

自從上次知道陸遲學的是臨床醫學后,趙樂就喜歡用“你家醫生”稱呼陸遲。

這種稱呼讓唐茵感覺很爽。

她們是商務英語1班,也許是按成績分的班,唐茵并不太清楚,倒是有幾個挺傲的女生,看她似乎挺不順眼。

當然,如果不來招惹她,她是無視的。

開學僅僅有一次自我介紹,班上的人唐茵基本只和宿舍里的三個人說過話。

旁邊突然插過來一道聲音:“醫生?唐茵有男朋友了嗎?已經在社會上了?”

聲音不大不這一段道上的半個班級都能聽到。

有幾個女生聞言看過來,打量了一下她全身,目光有些奇怪,然后小聲地討論起來。

唐茵穿著打扮都像個富家女現在的大學生似乎也有不少在外面就被

唐茵皺眉,沒回答。

女生捂著嘴嬌笑:“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你沒和別人說”

“關你什么事。”唐茵淡淡道。

女生臉色一僵,頓時覺得她恐怕是惱羞成怒了,否則怎么會突然變得這么強勢。

邊上的趙樂心里不舒坦:“什么社會,人家醫學院的。”

說真的,她覺得唐茵和陸遲可配了。

傍晚,軍訓終于結束。

今天訓練了一整天,再加上前面的一星期,唐茵覺得自己的腳底應該磨破了。

昨天就有點出泡的跡象,有點疼。

周圍人三三兩兩地坐在路沿上休息,都不想立刻回去,因為實在太累了。

趙樂已經脫了鞋,把里面墊的紙扔進旁邊不遠的垃圾桶,哀嚎道:“哎呦我的媽。腳斷了。”

見唐茵在捏腳腕,臉色還行,她也不擔心了,“今天晚上要是有人給我按摩按摩就好了。”

唐茵瞥她,笑道:“你可以去學校外面,有專業按摩。”

趙樂小聲說:“那估計明天整個學校都知道我去了,形象毀盡。說到這個,上次我倒是看到幾個像是我們學校的,應該是學長去了。”

唐茵正要回話,手機震動起來。

陸陸陸:你在哪?

唐茵手指輕點,回復過去:“明德路開頭那個轉角。”

她知道陸遲認識這里,前幾天他們都沒怎么見面,軍訓結束后都各回各的宿舍。

想想也挺可憐的。

唐茵站起來,腳底板傳來疼痛,讓她皺著眉坐下去。

趙樂問:“是不是腳起泡了?早讓你墊東西你不干,我跟你講姨媽巾最管用,不然衛生紙也還行。”

初中軍訓只有一星期,隨意撐撐就行,當年嘉水私立并不嚴,唐茵一開始覺得大學的應該也沒什么。

然后就吃虧了。

唐茵呼出一口氣:“明天試試吧,今晚回去把泡挑了。”

兩人說話間,趙樂發現周圍人的目光都移向了右手邊,她轉頭去看,“哎呦”一聲:“你家醫生來了。”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