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詞商務英語1班的女生不陌生。

這幾天趙樂不止一次和唐茵說過,大家伙都知道,并且有不少人私心里認為那估計是外面社會人士。

唐茵扭頭去看。

她還是第一次見陸遲穿軍訓服。

深綠色的迷彩服襯得他皮膚更白,筆直挺拔,精致完美的身材和臉讓不少女生都愣住了,隨著走動抬頭,露出帽檐下狹長的一雙眼。

趙樂忍不住叫:“媽呀,你家醫生真好看。唉。”

她怎么遇不上一個好看的呢,班里的男生都不入她眼。

唐茵驕傲地微抬下巴,心情愉悅,趙樂夸她的人好看,自然就是在夸她眼光好。

她伸手晃了晃。

于是眾多女生就看到那青年看向那里,目不斜視地走了過去,一點目光都沒分給別人。

真是夠氣人的。

怎么這么好看的人就被那個氣人的唐茵叼走了,太不服了,真想打她一頓。

之前說話的女生這才知道原來趙樂說的醫生真的指的是醫學院的學生

陸遲最終坐在唐茵旁邊,將手上的東西遞過去,輕聲問:“累么?”

唐茵驚喜道:“啊,酸奶。”她都好久沒喝酸奶了,想想也夠可憐的。

“累啊,一看見你就不累了。”她一邊將吸管插進去吸酸奶,一邊問:“你們軍訓累嗎?聽說那邊樹蔭很少。”

陸遲現在被她普通的調戲都不會耳朵紅了,微微點頭,的確樹蔭很少,“還可以。”

他話一向少,周圍有外人在,就更不怎么喜歡說話。

唐茵吸溜吸溜地將酸奶喝完,揚手準備扔進垃圾桶。

幾個偷看到現在的女生有點激動,最好沒扔進去,然后丟臉丟到外婆家。

誰知酸奶盒飛起一道弧線,準確地進了垃圾桶。

還是很準,如同她的投籃技術。唐茵吹了一聲口哨,“我們回去吃晚飯吧。”

陸遲應道:“好。”

兩個人就要站起來,旁邊的趙樂卻在心里嘿嘿一笑,“陸醫生,你家唐茵腳可是都起泡了。”

陸遲看了一眼唐茵。

唐茵乖乖說:“軍訓嘛,破了正常,我又不是瓷娃娃。”

話還沒說完,她的鞋就被陸遲脫了下來,連帶著襪子,小巧瑩白的腳被他握在手里。

腳底通紅,的確有幾個水泡,都磨破了一大半,看得出來這段時間很受罪。

陸遲心里一抽,輕輕揉動,強硬道:“要上藥。”

“好好好,上藥。”唐茵一被揉就想笑:“哈哈哈陸遲你別揉了,我會笑死的。”

陸遲唇角微揚,映著垂柳的背景,如同漫畫里走出來的。

他站起來,半蹲在她面前,說:“上來。”

語氣雖輕,卻不容置疑。

唐茵一向知道他什么時候可以回絕,什么時候不可以回絕,比如這時候,她要是拒絕,陸遲肯定會非常不開心。

她趴上去,攬住他脖子。

在這么多人面前被他背著,感覺棒棒的。

一直到兩個人走出去很遠,班里的女生們才回過神來。

趙樂被丟在原地,默默地心想:估計陸遲真把唐茵當瓷娃娃了,瞧這心疼勁。

第64章 64

陸遲背著唐茵去了校醫院。

一路上基本遇到的人都會將目光集中在他們兩人身上,尤其是看到兩個人還穿著軍訓服,那就是新生。

新生這么親密的估計在高中就是一對了吧。

校醫院一樓辦公室里只有一位男醫生正在記東西見他們進來“哪里不舒服?”

陸遲眉頭微皺將唐茵放在病床上,開口說:“腳起泡了。”

男醫生點點頭“嗯我看看。”

他放下筆,才走出幾步就聽見眼前的男生問:“請問這邊有女醫生嗎?”

被這么冷不丁問男醫生不高興了:“你這小伙子我是醫生是男的怎么了?”

唐茵拽了拽陸遲“陸遲。”

陸遲沒說話倒是門口進來一位年輕女醫生,穿著白大褂臉上帶笑。

她忍不住笑:“怪不得你找不到女朋友,人家不想讓你碰他女朋友唄。”

她招招手,“我來看看。你做你的筆記去。”

男醫生心情不爽狠狠的瞪了陸遲一眼。

陸遲默默承受了這一白眼。

女醫生蹲下來看了看“軍訓辛苦吧,你要是實在受不了可以請假不用逞強。”

每年軍訓都這樣這兩天也有很多腳起泡的人來她這邊處理她都習慣了。

她用酒精擦了擦,用針輕輕挑掉,流出淺色的水。

陸遲走到唐茵旁邊,在她耳邊悄悄問:“疼么?”

女醫生耳力好,忍不住調侃:“挑個水泡疼什么,你這男朋友當的小姑娘你算是被放在手掌心了。”

她見過情侶不少,這一對的實在是少見。

陸遲也沒想到會被聽到,有點尷尬。

唐茵揚唇笑,捏了捏他發熱發紅的耳朵,說:“別人都羨慕不來。”

女醫生不可置否,“好了,我給你抹了消炎藥,你每天晚上泡完腳后繼續抹,過幾天就好了。”

她站起來,笑著說:“好了,先結賬,然后就可以把你女朋友背回去了。”

唐茵也跟著說:“回去回去。”

陸遲蹲下來看了幾眼,腳底板現在不忍直視,和腳背的光滑成了鮮明對比,讓他心里不舒服。

他幾乎是擰著眉去了外面結賬,回來時卻恢復了原樣。

陸遲給她把鞋穿上,“走吧。”

唐茵乖乖趴上去,翹著兩條腿晃來晃去。

等出了校醫院的大門,周圍空無一人時,她伸長了脖子,湊單他耳邊說:“我家遲遲真是好男友。”

其實她還想咬上去試試的,但又怕過了。

陸遲沒說話,但整張臉上五官生動,以往成一線的唇稍彎,無處不散發著愉悅。

耳根處熱熱的。

唐茵還是在宿舍吃的晚飯。

陸遲給她訂了外賣,不許她下地出門。

原本宿管阿姨是不準男生進來的,雖然長得好看也沒用,要不是看唐茵有可能不能走路,她才不會放人。

最后還是限定必須十分鐘內出來。

等她吃完收拾好,宿舍的其他人都晃晃悠悠地回來了。

另外兩個人和唐茵關系不是太熱絡,還是隨口問了一句,唐茵也就隨口答了一句。

等過會兒,趙樂進門,看她抱著平板在床上看電影,問:“怎么樣?腳沒事吧?”

唐茵笑笑:“沒事,就是起泡,醫生給我挑了。”

趙樂點點頭,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累死我了,這天氣明天要是陰天就好了,太陽好曬,我都涂了好多的防曬霜,還是變黑了。”

她坐那沒動,想起來剛才唐茵和她男朋友走后幾個女生議論的聲音。

“她怎么這么有福氣啊,男朋友真聽話,一言不發就背著她走,真想我也這樣。”

“我上次逛論壇看到,他們倆是高中同學,還沒畢業就在一起了,所以才感情好吧。”

“說是這么說,長久的可都不多,學校里這么多女孩子,保不齊蹬了再找一個。”

“你這話不厚道,不過也是大實話,我以前的高中同學好像上個星期分了,不過他們異地,男生看上去新同學。”

趙樂這么說也是存著擔憂,畢竟陸遲這么好看,看她們班就知道,有幾個人都蠢蠢欲動。

雖然她們兩個才當室友一個多星期,但是看到室友以后被挖墻角也是不舒服的。

唐茵卻捏了捏她的圓臉,“沒有誰可以從我身邊帶走他。”

她相信陸遲,自然是因為整個高中的相處,和對他信任。

趙樂愣了愣。

半晌,她終于回神:“臥槽唐茵你這句話太霸氣了,我喜歡!你家醫生知道嗎?”

唐茵關了視頻,點點頭:“知道啊。”

她高中這么多次,陸遲早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了。

趙樂忍不住問:“我看微博上搜出來好像很多你們學校的說你很大膽,你是先追的嗎?”

唐茵眉眼彎彎,“是啊。”

如果當初不大膽,怎么會和陸遲在一起,說起來,陸遲也是被她帶壞了,也許教導主任現在很慶幸他們畢業了。

趙樂看她,再想想她僅見過幾次陸遲的樣子。

陸遲眼里就只有唐茵一個人似的,她也才和他說過一句話,而且只有一個字。

話少行動派。

軍訓結束后沒多久便是選社團的日子。

一大早,學校廣場那邊的空地就被各種各樣的社團所占領,盡情地顯示著自己。

一直從廣場延伸到后面的操場。

西門的操場很漂亮,不僅有排球場,還有乒乓球場,最里面更是籃球場,每天晚上都有很多的同學在這鍛煉。

“學妹,這是我們動漫社的宣傳單,今年的新生晚會有宅舞,你這么好看,不進來試試嗎?”

“漢服社可以體驗一下穿漢服的感覺,這里有襦裙等等,還有發飾每周會有課程教茶藝和制作簪子。”

“”

唐茵轉了一圈,沒什么感興趣的。

可是偏偏學校強制要求至少需要加兩個社團,不然修不到相應的學分。

陸遲也不怎么有興趣,兩個人基本都漫無目的的走。

唐茵指了指那邊的漢服社:“要不你去漢服社,穿袍子和他們一起扇扇子?”

陸遲看過去,“不去。”

唐茵哈哈笑,“逗你玩的。你要不去學生會,里面應該挺有權利的。”

陸遲還是說:“不去。”

邊上有個男生正發著傳單,看到唐茵,眼睛一亮,快走過來拉人:“學妹要不要來”

陸遲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

還沒等人把一句話說完,唐茵就被他拉到了一邊,遠離了剛剛的位置。

唐茵一開始還不清楚,后來回頭看到目瞪口呆的那位學長,直覺他很心塞。

自從上了大學后,陸遲就越來越不喜歡她和男生走的太近,尤其是陌生人。

班里同學還好,她在食堂被人要過微信,當時陸遲的表情就不太好看,還悶在心里。

要不是唐茵知道,恐怕他死也不說。

雖然如此,陸遲卻從來沒管過她的行為,偶爾僅是皺眉,不會干涉,這點讓她很喜歡。

轉了好大一會兒,唐茵眼睛一亮。

籃球社!

陸遲自然也看到了,“你要去嗎?”

他還記得剛轉到嘉水私立沒多久,唐茵在操場上的那次投籃,漂亮自信。

當然,那時候她和別人一起打球,他心里不舒服來著。

唐茵點頭,笑嘻嘻說:“要要要。大學里應該分男女隊,你就不用擔心啦。”

“”陸遲面無表情,裝作什么都沒聽到。

兩人很快就到了籃球社,他們就在籃球場邊上的路邊擺了攤,架了棚子。

籃球社招滿了男生,所以人圍的并不是很多。

里面坐著一男一女,正在說話。

男生說:“張媛你別指望今年有女生進來了。你不知道現在的女生多嬌貴,學籃球的多累,乒乓球還差不多。”

他說的是實話。

學校的籃球社分為女籃和男籃,每年的社團招新男籃都會很快招到新人,她們女籃這是要花很大的時間去說服別人。

男籃隊伍加起來都有三隊了,這還是嚴格控制下來的,她們才只有一隊,可見其中的差距。

其實也是校籃球隊。

因為s大的設置,為了學分才有了籃球社。

只不過男籃里最好的一支隊伍才會出去和人比賽,其余的都是在學校里練習。

張媛撐著臉,看著女生都目不斜視地進了旁邊的社團,對他說的話嘆氣。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