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臺上的老師笑笑, “既然來旁聽,那就更要解這道題了,讓我看看旁聽到的效果怎么樣?”

她上課不時地往那邊看, 這個女孩不是玩手機就是在走神,可以說聽課的時間只有幾分鐘。

唐茵:“…”

她能怎么辦, 她也很無奈。

楊悅也看著她,心里想著和其他女生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最后還是沒發現。

同桌是室友,她說:“長得很漂亮,應該沒整。不過考進來應該成績也很好, 總感覺在哪見過。”

楊悅收回視線,“也許是之前社團招新,路上碰見過。”

她雖然對陸遲有好感,也不是做那種三的人,兩個人明顯感情很好, 她插足沒用還讓自己沒臉。

唐茵用腳踢了踢陸遲。

陸遲嘆口氣,明白老師的意思了,嘴巴輕輕動了動。

他聲音很小,但很清楚。唐茵耳朵尖,很快就聽到他說的步驟, 雖然不是詳細的,但也足夠她寫一段了。

而且這才剛開始學一兩天,并不是多困難的題目。

唐茵輕咳一聲,上了講臺, 最終只寫了一半在黑板上,朝老師笑笑。

高數和高中的數學不一樣,她就算再聰明也要學才行,她沒有這門課,一道題在手上沒那么容易寫出來。

不過陸遲和她說的步驟很簡單,記住就能往下推導,這個過程她還是會的。

老師一直看,也沒想她會答,寫出來一半還點點頭,“你是哪個學院的?”

唐茵乖乖回答:“外院。”

老師也沒怎么她,擺擺手讓她回去,自己繼續講題。

回到座位上后,唐茵長出一口氣,抱怨道:“你要是跟我說你們老師上課點人回答問題,我這節課就不來了…”

太可怕了,比高中還可怕。

陸遲看她,不說話。

唐茵后知后覺反應過來,他給了答案還被自己抱怨,趕緊順毛:“我的鍋,來來來,天天來看你。”

陸遲這才滿意點頭。

唐茵忍不住心想,真的是越到大學陸遲就越暴露自己的性格,現在一點都不遮掩了。

過了會兒,她又湊過去小聲說:“明天我也許要去比賽,你去不去看啊?”

陽光從窗外灑進來,被窗簾半遮半掩,落在她臉上,光暗分明,襯得肌膚白皙細膩,似乎可以看得清細細的絨毛。

陸遲聽見自己的聲音:“好。”

十一月友誼賽也在周日開始。

這件事情張媛告訴了唐茵,因為今年學校招的體育特長生不多,女籃更少,不過人倒是夠了。

唐茵被她安排成候補。

對這個安排,唐茵沒什么感覺,她上場就努力打球,不上場就在下面加油。

不過她還真從沒打過真正的比賽。

以前她去過唐昀的學校,跟過一場比賽,那是隊里男生帥哥多,來看的大多都是女生,歡呼聲震天。

不過那場球賽實在打得很過癮,她作為觀眾看著都很爽。

這場比賽在G大。

G大的籃球場在室內體育場,建設得非常漂亮,座位也是相當多,為了這次的友誼賽做了很多,還拉了贊助。

當然S大也有贊助。

她們整個隊都去了那邊的體育場,在后面的休息室里待著,等著待會上場。

友誼賽很簡單,是兩邊的校隊自己要的,和聯賽不一樣,這個只是打著鍛煉而已。

不過兩校的學生倒是很熱情,早早地就坐滿了,不止女生,還有一大半的男生。

休息室里,張媛正在和隊友們活動身體。

唐茵在那無聊地轉著球,面色淡定,一點也不著急,也許她今天還出不了場呢。

她能進候補,還是張媛出的力,和隊里幾個人都打過才過了的,而且磨練了兩個月的合作。

不然她以前一個人技術好,一到團體技術不好也沒用。

隊里和張媛同班的林路問:“哎,唐茵,你男朋友來不來看你比賽啊?聽說是個小帥哥噢。”

她和旁邊的隊友擠眉弄眼,賊嘻嘻地笑著。

唐茵轉過來,看到兩個笑成一團,露出一個微笑:“他敢不來,我就讓他好看。”

林路叫道:“好!讓我們一個隊的都給他好看!”

女生們瞬間笑彎了腰。

唐茵摸出微信,發了條消息過去:“你到了嗎?”

對面沒有回。

唐唐唐:下午一定要來。

陸遲對著手機里的課程表看了好大一會兒,最后盯著那節課,還是關閉了下來。

宿舍的室友都起床準備去上課了,這節課是大課,并不是太重要,期末也只是考察課,平時上課也沒人聽。

不過偶爾會點名。

其中一個室友問:“陸遲,你還不走,今天不去了嗎?萬一老師點名怎么辦?”

旁邊的男生摟住他,“你不知道啊,今天咱們學校和隔壁打籃球賽,陸遲女票在那,他肯定要去看的。”

室友撓撓頭,笑道:“噢這樣,那我看能不能給你答到,如果點名的話。”

做室友三個月了,關系已經處得相當不錯。

一開始他們以為陸遲很難相處,后來發現還真不難,一般說什么他都不會生氣,脾氣算好的了在他們看來。

上次女朋友的事情全班都知道了,回來他們也調侃了許久,才知道兩個人高中就認識了,雖然沒有男女朋友的名頭,但也差不多了。

現在大學就放飛自我了。

陸遲收了手機:“謝謝。”

“都是室友,說什么謝,下次指不定還要你幫我答到呢。我先走了,你一定要記得鎖門。”說著,三個人出了宿舍。

宿舍里空調剛關上,還有一股涼氣。

陸遲收拾了下東西,最后從桌上拿了盒酸奶,放進包里,關門走了出去。

外面和里面成了鮮明對比,十分的熱。

下午天熱,又是星期天,學校里的人不多,陸遲一個人往外走,鼻尖沁出一點汗。

想了想,他撐開了上次唐茵丟在他這的太陽傘。

他平時不怎么愛打傘,倒是唐茵經不起曬,兩個人出門如果是小太陽也會打傘。

當然他覺得打傘也挺好,不然她皮膚曬壞了,不舒服。

S大和G大相隔不遠,陸遲出了校門后十分鐘就走到了。

路上一眼就能看到室內體育場的頂部,建造得非常有個性,亮眼突出。

身旁也有兩個要去看比賽的女生在討論。

“聽說今天方銘和也會去看比賽,不知道能不能遇上,要是能說上話就更好了,我都心水他好久了。”

“想得美,他周圍的座位肯定都坐滿了,咱們能拿到微信號就不錯了。”

“話說,方銘和都大三了怎么還沒談戀愛,G大的美女說起來不少吧?”

“我也不清楚,哎。”

陸遲聽著兩個人不停地說著這個人,一路跟到了體育場里面,收了傘。

里面來了不少人,三三兩兩地坐在一起,他找了個空位置,確保自己能看清下面。

場上還只有拉拉隊在。

他打開微信,看到唐茵剛剛發的消息,回復過去。

陸陸陸:到了。

激昂的音樂響起,拉拉隊開始跳舞。

兩個學校的隊伍也開始上場,引起了不小的歡呼,看得出來人氣都不小。

陸遲收了手機,旁邊坐下一個人。

個子高挺,看上去陽光俊朗,穿著大號的球衣,頭發濕濕的,向上揚起。

對方朝他看了一眼,笑笑。

陸遲對上他的目光,微微頜首,很快收回視線,將眼神放在進場的人身上。

S大的隊服是暗紅色的,無肩長款,高個子女生穿在身上十分英氣,歷來都被女生所喜歡,學校還有同款賣。

他一眼就看到了唐茵。

白皙的肌膚被暗紅色的衣服一襯,讓人移不開眼,小巧的臉仿佛閃著光,五官精致靚麗,笑成了月牙彎。

還是那么引人注目。

休息室里,一行人都換好了隊服。

唐茵伸著赤條條的胳膊,轉來轉去,心情激動。

“聽到歡呼聲沒,贏了會更大的。”張媛笑著鼓舞著大家伙,一個接一個地入場,“咱們今天還是友誼第一,爭取比賽拿到第一。不能讓G大的看輕我們。”

女生們都齊齊地應是。

不過她們比賽過,還算能抑制住,不像第一次的唐茵。

唐茵也被這種情緒感染,忍不住心跳加速,笑得愈發開心,雖然她可能上不了場。

等坐在長椅上的時候,她朝觀眾席看去。

比賽還沒開始,觀眾席上的人就把兩方隊伍的隊員都看了個清楚,一一給旁邊不知道的人介紹。

“哎,對面那個是新生嗎?看上去長得不錯哎,臉好小,叫什么名字?”

“我看看…我查到的好像是叫唐茵,是今年的新生沒錯,不過S大怎么會讓新生過來?”

“你管那么多干嘛,欣賞美女就行,今天的比賽感覺應該會很有趣。”

隱隱約約的議論聲傳入陸遲的耳里。

深呼吸幾次,掩飾住眼睛里的目光沉沉,最終還是面色淡定地看著下面。

他早就知道,唐茵會很吸引人。

畢竟當初的他就是這樣。

林路喝著礦泉水,看唐茵在找什么,湊過去打趣道:“找你男朋友呢?”

唐茵揉揉臉,“當然啦。”

話音剛落,她就看到了對面的陸遲,在一行人之間仿佛與世隔絕一樣,清冷俊秀。

她伸出胳膊揮了揮,朝那邊笑。

陸遲對她輕輕點頭。

還沒等他做什么動作,后面的兩個人又議論了起來:“呦呦呦,那個新生是在看這里嗎?看我看你?”

“反正不是看你就行了。也許是在看方銘和?畢竟大眾女生的男神哈哈哈哈。”

男生說著拍了拍陸遲邊上的人,笑著說:“方銘和,你看隔壁S大的小臉學妹,她在看你呢。”

陸遲繃緊了身體,微微側臉去看。

方銘和肩膀被人一拍,扭過頭要去看,正好對上旁邊人看過來的眼神,忍不住朝他友好一笑。

陸遲抿著唇,冷著臉轉了過去。

方銘和有點莫名其妙,伸手摸了摸鼻子,心想他這是被一個路人嫌棄了嗎?

第67章 67

方銘和看向籃球場那邊, 兩方隊伍的人他都認識。

當然,他眼尖地看到隔壁學校那邊多了一個不認識的女生,看來就是剛剛兩個同學說的小臉學妹了。

的確臉很小, 巴掌大的,而且很漂亮的五官。

陸遲余光看到方銘和看著唐茵那邊, 不由得沉了沉臉色,整個人都散發著不愉快的氣息。

身旁的方銘和一無所知。

比賽開始時,歡呼聲響徹整個體育場。

陸遲以前沒看過籃球賽,不太清楚,倒是室友會提一兩嘴相關的, 讓他稍稍知道一點規則。

裁判吹哨后,場上的女生們都動了起來。

唐茵坐在長椅上,胳膊支在膝蓋上看她們比賽,運球投籃,一切都行云流水。

隨著時間的流逝, 分數逐漸升高。

等到第一節 結束后休息時,她們的分數只比對面高了一分,相當緊張。

唐茵給她們遞水,仔細地聽張媛的分析。

休息時間很快結束。

誰也沒想到第二節 快結束的時候出了狀況。

陸遲不太清楚那邊發生了什么,只看到一個皮膚較黑的女生倒在了地上, 表情有些痛苦。

裁判吹哨,比賽暫停。

場下旁邊的隊友都沖了上去,整個體育場觀眾席忽然安靜,很快又躁動起來。

陸遲聽見身后的人問:“怎么了?林路平時挺瘋的啊。”

“她上次就出現問題了, 膝蓋受傷,應該還沒好。”方銘和主動開口,聲音不大不小,“看來下一場應該要換人了。”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