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也不可能打下去,而且張媛的性子,也不可能讓林路帶傷上場堅持,肯定會換人。

S大和G大友誼賽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因為學校離得近,有時候也會他們去隔壁學校籃球場打打球,對方去他們學校打打球,遇上了就來一場。

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有過,所以對對方都十分熟悉。

S大休息區,林路滿臉懊悔:“我明明上次去醫院,那個醫生說已經都好了。”

這傷還是不久前騎自行車摔的,后來去醫院看了,有點傷到骨頭醫生說養養就好,不耽誤比賽。

可她剛剛要跳起來的時候膝蓋一下子抽疼,由淺漸深,讓她忍不住歪倒在地。

肯定是傷還沒好,幸好現在已經不疼了,不過還是讓她心有余悸,最怕的就是以后都不能比賽了。

張媛看了眼,心里真是倒吸一口冷氣:“今天教練帶她們幾個不在,如果知道了肯定不會讓你上場的,待會你不要上去了。”

兩方學校的教練都不在,臨走之前安排了這場友誼賽。

林路也不硬撐:“我知道。我會注意的。”

“其實也行,畢竟對面G大的沒和唐茵打過,一開始肯定會措手不及,到時候就是我們得分的時候。”張媛自信地說,“林路你就在這里看著,旁觀者。”

她們這兩個月來沒和對方打過比賽,對于唐茵的存在,雖然沒有掩蓋,但也基本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打法。

提到這個,張媛覺得唐茵哥哥的技術肯定非常好,不然怎么會教出這么能打的妹妹,而且還是強勢進攻型的。

有空一定要見見。

林路捏了捏膝蓋,主動說:“我當然知道,我就在這里看著你們贏了,唐茵加油!”

她也想看看唐茵能打出什么樣的成績。

唐茵拍拍她的的肩膀,揚唇笑:“你放心。我一定會打出好成績的。林路姐好好休息。”

幾個人笑著加油打氣。

新人被換上場,觀眾席上的不少人都不認識。

隔壁學校的不少人都清楚,因為打過很多次了,有時候她們也會去隔壁參觀一下。

這個新人還真沒見過,有些人想了想,難道是傳說中的殺手锏?突然有點為自己的想法感覺到可怕。

“這是誰啊,看著比剛剛的林路要小一點,是今年的新生還是新找的隊友?”

“她打得會比林路好嗎?說真的剛剛那一幕我都嚇一跳,還好看樣子不像有事。”

“不知道她會打出什么樣的球。我喜歡看進攻的選手,很帶勁,防守雖然也很棒。”

“看她們樣子,似乎很有自信,感覺接下來的比賽應該會出乎意料也說不定,畢竟我們學校的不知道這人,當然也不知道打法。”

“…”

陸遲仰頭喝了一口水,看到唐茵伸手向他這邊比了個Y的手勢,看得出來很自信。

當然她一向如此。

如他所意料的,身后兩個喋喋不休了上半場的男生又開始討論起來:“小臉學妹替換林路了,期待。”

“她剛剛又看方銘和了呢。哈哈哈哈,那個手勢是必贏嗎?看起來真可愛。”

陸遲抿著唇。

他很想讓這兩個人閉嘴,但理智讓他做不出來,只是輕輕哼了一聲,不再聽他們說話。

方銘和不由得看了一下自己的同位。

他從一開始就覺得這人對他敵意不小,尤其是每次在身后同學提到那個新來的學妹時,對他最不爽。

難道兩個人有關系?

下半場的比賽開始。

之前的比分是S大落后G大一點點,原本林路的那個扣籃可以得分,但她沒有跳起來。

比分偏向G大,幾個人都表情嚴肅。

觀眾席上依舊是熱烈的搖晃著手中棒子,還有吹來吹去的口哨,不少女生不懂球賽,有陪男朋友來,有是為了支持自己學校的。

然而在跳球過后,G大的幾個女生都覺得自己快要眼瞎了。

運球運了會兒,球不見了,再一看,在那個新上場的學妹手里呢,都傳給了隊友,快到家門口了。

前鋒打得好好的,突然被對方蓋帽,真的差點沒氣死她。

各種打斷,身體靈活得不像新手,最后還能在她們的進攻下給自己的隊伍拿一個三分球。

比賽的風向已經完全變了。

S大的比分一點點地上提,不過短時間就追平了她們,還反超G大十分,看的觀眾席上的人都屏著呼吸

第四節 的時候,G大幾個女生氣喘吁吁地湊在一起,齊齊地瞪著那邊和隊友鼓掌的唐茵。

怎么就沒來她們學校呢!

她們一開始以為是自己不了解對方,誰知第三節 過半就明白對方的出其不意了,等第四節整個隊都不由得對她刮目相看。

看得出來,她的很多技巧不是S大本身的,應該是以前學的,就算是這樣,那也十分出色了。

雖然對她們來說,還有點稚嫩,但已經足夠。

剩下的一點時間后比分逐漸被拉短,熟悉了她的打法后,她們便有了一點針對性的動作。

只可惜,比賽結束時,S大憑兩分獲勝。

觀眾席上為了妹子才來看比賽的男生們也不管哪隊贏了,反正兩隊都一起歡呼。

“小臉學妹真強勢,真想不到這么瘦弱的身體里藏著大能量…我這話說的好奇怪。”

“我喜歡她笑起來的時候,真是太太太陽光明媚了。”

“她剛才朝這邊看了好幾眼呢,難不成真看上方銘和了?要是能拐到我們學校來也不錯哈哈哈哈。”

“…”

不住的議論聲傳入陸遲的耳朵里。

陸遲再度側臉看了下方銘和,對方正在舉著手里的礦泉水瓶和下面G大的女生示意。

S大的休息區那邊幾個人正坐在那里喝水聊天。

他猛地站起來,拿起地上放的包和傘,從旁邊的樓梯下去,再轉到那邊去。

想必唐茵很想喝酸奶。

幾個女生歪歪斜斜地坐在長椅上喝水。

林路一個人悠閑自在,“啊呀呀,唐茵讓她們大吃一驚,回去后肯定要多加鍛煉了哈哈哈哈。”

想到剛剛那一面倒的情況,她真的覺得特別激動,就像是自己還在場上,和她們一起打球一樣。

張媛用毛巾擦著臉上的汗,“你趕緊把你的傷養好。唐茵這次表現的確很出色,多虧你了。”

她真是沒看錯唐茵這個人,不管是性格還是其他方面,都讓她特別喜歡,非常對胃口。

唐茵啾啾啾地灌完半瓶水。

她伸手和張媛碰上,只說一句話:“我也是S大的。”

幾個女生低聲歡呼一聲,打得真過癮。

觀眾席上人來人往的,只走了零星的幾個,大多數還在等待著待會的安排,拉拉隊正在那邊跳舞。

張媛看了全場,眼尖瞅到快要過來的一個人,立刻看向唐茵:“咱們唐姑娘的小帥哥來了。”

“哇哇哇。”

“哪里哪里,我要欣賞一下。”

“那邊那個,長腿的!”

幾個女生紛紛拿掉臉上的毛巾,都湊成一堆要去看。畢竟兩個月以來,她們都只能看到一個背影。

唐茵聽到這話瞬間轉頭。

幾米遠的地方,陸遲正向她這邊走來,一步一步地,像是迎接她的騎士。

唐茵舔舔唇,“我先去了。待會再回來。”

女生們齊齊推她:“去去去,不然他恐怕要打死我們了。”

可真是愛起哄的一堆人,但是唐茵卻很開心,放下毛巾便小跑了過去。

隨著距離漸近,唐茵速度放慢。

但她沒想到,陸遲自己上前了一大步,伸手一撈,直接環住,一把攬住她的腰。

唐茵雖然心里要放煙花,但和她一開始的預想有點差距。

難道不應該是直接將她抱住,再來一個360°旋轉,多讓人激動人心的時刻啊!

她開口問:“陸遲你…”

哪曾想,在她一臉懵的時候,陸遲與她臉頰相側,嘴唇貼近了她的耳朵。

隨后輕輕咬住了她的耳垂。

唐茵幾乎是反射性地顫抖了一下,雙手揪住了陸遲胸前的衣服,呼吸加速。

這不對啊,陸遲為什么突然這么勾引她?

陸遲已經恢復正位,和她正臉相對。

唐茵微微仰了仰頭,目光在體育場的觀眾席上環視一圈,最后稍稍扭頭,又轉了回來。

陸遲目光沉沉,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被捂住的唐茵眨眼時,長睫毛刷在手心上帶來一陣瘙癢,讓他下意識喉嚨微動。

唐茵伸手去扯他的手,才碰到,就哆嗦了一下。

剛剛耳邊的酥麻變成了輕痛。

陸遲又咬她!

唐茵忍不住開口詢問:“陸遲,你干嘛啊?”

伴著耳邊燥熱的氣息,陸遲含糊不清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朵里:“不許看別人。”

唐茵拉下他的手,對上他垂下的眼眸,“你是不是又吃醋了,我明明只看你一個人了。”

別人哪有他好看。

她微仰著頭,暗紅色球衣外露出細細的脖頸,光滑白皙,像湖上的白天鵝,引人奪目。

陸遲的鼻尖輕輕碰上她的。

他收緊了手,握住盈盈一握的腰,心里喟嘆一聲,將她往自己這邊提了一下,低頭吻她。

她的身體,軟得像是沒有骨頭。

從輕柔到強勢,不過是一瞬的時間,舌頭相抵時都有一陣陣的癢,順著喉嚨口直到心口,半晌,被陸遲含住。

直到久久以后,唐茵已經臉色緋紅。

陸遲將她腦袋按在自己的胸口處,抬頭朝自己原本的座位處看了一眼,輕輕瞇眼。

良久,他沉了沉聲音:“只準看我。”

第68章 68

陸遲的聲音很低。

帶起胸膛的震動, 貼在唐茵的臉頰,一聲聲地,像劃槳的船, 進入她內心。

唐茵還是問:“你怎么突然…”

陸遲應該是很害羞才對啊,以往親她都是偷偷的, 以前還是在黑漆漆的樓梯口呢。

今天大庭廣眾之下,她突然想學室友嘻嘻嘻。

讓她莫名爽了。

陸遲被她問的,緩過來了,突然有點不自然,眼神飄忽了一下, 小聲道:“…獎勵。”

嗯,是獎勵沒錯。

唐茵像是察覺了什么,沒再問,只是笑著親了一下他的臉頰,“我打的很棒吧。”

臉上軟軟的, 陸遲輕輕點頭。

的確很好,當時場上的歡呼就能說明一切,他身后兩個人就跟解說一樣,嘴巴定在了她身上。

陸遲忽然低頭,看了眼她赤條條的胳膊, 有點不舒服。

“唐茵,快過來,要領獎了!”身后傳來張媛的呼喊。

唐茵從他懷里站直身子,捧著他的臉說:“乖乖等我。我馬上就可以和你一起離開了。”

陸遲頜首, 等她轉身后,順著邊上的樓梯上了這邊的觀眾席,隨便找了個位置坐著。

坐在觀眾席的無數人都目瞪口呆。

剛剛那個學妹打球打得這么帥,連男朋友都有了?還長的這么帥,這年頭真讓人覺得心塞。

尤其是剛剛兩個人身高差,然后又咬耳朵講話,還親吻…看上去怎么狗糧灑得那么歡呢!

不少女生都掐自己的男朋友,真是沒有人家蘇。

觀眾席卻有兩個同學滿臉尷尬,面面相覷。

一人說:“我不知道…正主一直坐在我們前面,還聽我們說了一整場比賽,都不給點回應…”

另外一人說:“我剛剛是不是還說了小臉學妹是看方銘和的…怪不得他…”

旁邊的人點頭,給他沉重一擊:“你說了不止一次,還說了小臉學妹肯定是看上方銘和了。”

他重復道:“很多次。”

同伴忍不住捂臉,那個男生是不是想宰了他的心都有了,他還得感謝一下,幸好剛剛那男生忍住了沒動手。

他以后一定少說話,不再隨意調侃,太可怕了,誰知道背后說人還被人家男朋友聽到了。

方銘和自己都是一愣。

總算知道為什么自己被一個路人這么嫌棄了,擱這情況,沒起來把他暴揍一頓都算好的了。

不過他也是才見過這么占有欲強的人,等到現在才向他示意,剛剛那一眼明顯是看過來的。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