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秋歡哎呦一聲,拍了拍她頭上的雪花,又捧著臉看圓潤了一圈才放下心來。

這一學期都沒回來,幸好人沒怎么樣。

唐昀把行李箱放在玄關邊上,偷偷打小報告:“媽,她剛剛又和那小子外面…”

話還沒說完,蔣秋歡就不搭理他了,“我聽說你打球賽贏了是不是,我女兒真棒!唐昀你回來這么早,也不曉得去接,還讓別人送回來。”

唐茵把學校里一些趣事挑揀著和蔣秋歡說了下,然后就隨她開心去了,偶爾說兩句。

被忽視的唐昀默默在一旁坐著。

除夕前,唐茵先和十四班的同學聚會了一下。

時隔將近半年的時間沒見,很多人都有了不小的變化,讓她都覺得有點吃驚。

雖然感情變淡,但一起喝酒還算可以,氣氛很容易就上來。

蘇可西和唐茵也很久沒見。

兩個人的學校等同于天南海北,她和陸宇在同一所學校,是南方,被曬黑了一點。

喝完一瓶酒,唐茵趁著出去吹風的時間和蘇可西閑聊。

外面還飄著小小的雪花,落在臉上就化了,留下點點滴滴的水跡,還發癢。

蘇可西晃著杯子:“我日子可悠閑了,每次找你你都和陸遲在一塊,我哪敢打擾。”

唐茵笑,“你自己難道不是和陸宇天天二人世界?”

蘇可西臉紅,突然轉了話題說:“陸宇現在和他媽媽兩個人過,陸叔叔已經很久不和他們聯系了,等于一分兩散了吧,我看陸宇挺開心的。”

她知道陸宇一直很難接受他自己的身份,后來更是親眼看到邱華和陸躍鳴在街上吵架分手。

不過現在似乎一切都撥開云霧見日明。

至于她和陸宇在一起的事情,那都要追溯到高中了,要不是她有空就去三中,指不定陸宇天天都在她后頭偷偷跟著,也不露面。

這還是他兄弟和她說的。

唐茵和蘇可西說了很多,感覺雙方都變得成熟了,等聚會散時,相視微微一笑。

時間越久,越看得開。

蘇可西最后又忍不住跟她偷偷說:“我跟你講,陸遲看著清清冷冷的,腦袋里想的可多了,你看他看你的眼神,你小心被他拆吃入腹啊。”

這話她高中就想說了。

每次別的男生對唐茵怎么怎么樣的時候,陸遲就不對勁,還有那次當著全校人的面。

要是能把唐茵鎖家里面,還不犯法又不怎么的,他肯定做得出來這種事。

蘇可西千叮嚀萬囑咐:“畢業前不要亂搞。”

唐茵罕見地被她說的有點答不上來,最后默默地問了一句:“陸遲真那樣?”

蘇可西當即點頭:“就差沒發光了。”

那種不出聲的狼,又想法不說出口的,瞅著可瘆人了,早晚把人吃了都不知道。

唐茵:“…”

她被這形容嚇了一跳。

除夕夜來的快。

就像是一瞬間,整個城市都被煙花點滿,耳邊全是響聲。

縱使房間有空調,唐茵還是穿著厚厚的羽絨服,把自己裹成了個球,窩在窗邊看外面的煙花發呆。

他們小區是不給放的,所以只能看見稍遠點的。

蔣秋歡推開門,“茵茵,能不能出去買點餃子啊?”

現在還沒到吃年夜飯的時候,剛剛做的時候突然發現餃子少了點,不夠數,不吉利。

唐茵扭頭:“行。”

超市就在小區里面,也不遠,她馬上就能回來。

蔣秋歡給她錢,摸了摸女兒的頭,“路上別摔了。”

唐茵嗯嗯了幾聲,換了鞋就跑出了門。

小區里安靜得很但每家每戶都亮著燈,看上去燈火通明,有著濃重的過年氣氛。

她從別人家門口經過時還能看到貼著的福字和對聯,和自己家的不一樣,每家都不同。

每次過年時,唐茵總是感慨氣氛最足。

也不知道今年跨年,陸遲還會不會來找她,或者兩個人還像上一次,雖然有點重復,但只要人在也沒什么。

唐茵走了一路,想了一路,最后差點忘了買餃子。

等從超市里買完餃子回來,她就看到了陸遲。

陸遲穿著黑色的風衣,站在她家門口不遠處的路燈下,暗色的圍巾繞了不少圈,圍住了小半張臉。

臉上的輪廓更加明顯,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唐茵突然就想到蘇可西的那句話。

要是被她看到現在的陸遲,估計就會直接說他眼睛發光了吧,可是和狼一點都不像,也不瘆人。

她有點想笑,就出聲了。

陸遲朝聲音來源處看去,看到圓滾滾的唐茵手里拎著一盒餃子,眼睛微微彎了彎,走上前去。

唐茵湊上去親了一口他臉頰。

陸遲任由她動作,等她站直了又低頭,捧著她的臉去親她嘴唇,最后輕輕一啄變成了深吻。

等回過神來都不知道什么時候了,唐茵摸摸嘴唇,“幸好沒腫,不然回去被我哥看到,又要給你記一筆了。”

陸遲眸色暗了暗,沒說話。

唐茵納悶道:“你怎么大晚上的過來。”

陸遲默了幾秒,小聲道:“想你了。”

唐茵差點以為自己聽錯話了,看他耳朵那邊又有點紅才確定沒聽錯,她咧開嘴說:“我也想你。不過你吃過年夜飯了嗎?”

陸遲嗯了一聲,聲音有點悶:“中午吃的。”

年夜飯說是如此,有的人家早上天沒亮就開始吃,有的中午有的晚上,還有的半夜。

唐茵以為他家也是晚上,沒想到是中午。

她抬了抬手里的東西,小聲說:“我家還沒吃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進去?”

陸遲沒來得及拒絕,唐茵就笑嘻嘻地挽住了他,“丑媳婦也要見公婆,何況你長得這么好看。”

半晌,他點頭:“好。”

第70章 70

唐茵也沒想陸遲能應。

他們現在才大一第一學期, 后面還有足足三年的時間,以陸遲的個性,指不定畢業后才同意。

沒想到她就聽到了這聲。

看她怔愣住, 陸遲伸手捏了捏她的手掌,冰冰涼的, 然后又放進自己的口袋里。

陸遲又皺眉說:“還沒有買禮物。”

去人家家里總要帶東西的,況且還是女朋友家里,最起碼要給人留下一個好印象。

唐茵不在意,“沒事的,我家不講究這些。”

而且爸媽都認識陸遲, 帶不帶也沒什么關系。

陸遲卻搖頭,態度強硬:“必須。”

他垂眸說:“還是下次再來。”

唐茵瞪大眼,嘟囔道:“好不容易呢…去超市買點吧,我媽他們真不講這些。”

陸遲搖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等你們吃過年夜飯…我再來。”

唐茵站在那有點無語,又惱他的別扭。

真是重規矩,一次又沒什么事。

他放柔了語氣,捧著她的臉,慢吞吞地解釋道:“我…想留個好印象。”

唐茵也不能強求, “好吧,到時候你給我電話。”

陸遲說:“好。”

看唐茵終于推門進去,他站了會兒才轉身離開。

唐茵推開門,“媽, 你的餃子。”

“怎么買盒餃子買了這么長時間?”蔣秋歡的聲音從廚房那邊傳來。

沒過幾秒,她便出現在客廳。

唐昀一頭亂發的從樓上下來,打了個呵欠,說:“肯定是碰上陸遲了,我剛從窗戶都看到了。”

幸好陸遲沒對她做什么,不然他肯定攆下去。

蔣秋歡狐疑地問:“是嗎?陸遲怎么不進來坐坐?”

唐茵嘿嘿笑,“他來沒帶東西,我讓他進來,他非不同意,說等我們吃過年夜飯再來。”

唐昀說:“你以為人家都像你啊。”

蔣秋歡接過餃子,邊走邊說:“那就等會再來,正巧仔仔細細地看一遍。”

她女兒鬧得沸沸揚揚的,從高三到現在,她都沒和陸遲說過幾句話,現在有一次正式的也不錯。

看兩個人現在的態度,恐怕也能走到畢業。

不過想是這么想,誰也預料不到以后的事情,蔣秋歡也只是想看看現在的陸遲什么樣子的。

事關女兒,總得親眼認識放心才行。

唐尤為也從樓上下來,好奇地問:“誰要來啊,大過年的?”

唐茵湊過去說:“你女婿。”

唐尤為點頭:“哦我女婿…陸遲今天要來?他怎么現在不進來啊,還在外面嗎?”

看他終于反應過來,唐茵忍不住大笑。

好大一會兒,她才緩過來給他解釋:“陸遲說等我們吃過年夜飯再來。”

唐尤為對陸遲印象很好,“一起吃頓飯也沒什么,這孩子怎么這么倔呢。”

不過也是,恐怕心里緊張吧。

孫姨已經開始往桌上上菜了,他們便沒再討論,乖乖拿碗筷去幫忙。

唐茵趁機給陸遲發了條消息:爸媽都在等你過來嘿嘿嘿。

她特地省了“我”字,反正以后他們就是一家人了,陸遲想跑也跑不了。

沒過一會兒,陸遲來了回復:很快。

唐昀敲她頭,“還玩,吃飯了。”

唐茵瞪他,不客氣地說:“你別失戀了現在就來打擾我談戀愛。”

唐昀:“…”

他真是要氣成河豚了。

上桌吃飯前,春晚剛開始。

為了熱鬧,唐昀開了電視,從餐廳這邊也能看到點畫面,雖然春晚節目很無聊。

不過聽著就很有人氣,舒服。

桌上足足擺了很多樣菜,每一樣都是家里人喜歡的,還有各種各樣的有寓意的。

唐茵在外上學,雖然吃也吃的不錯,總是比不上家里的對自己胃口,今晚就是大飽口福的時候。

甚至唐昀還摸出一瓶紅酒出來,兌著雪碧,趁機給每個人都倒上了一杯。

吃完飯已經到九點多了。

家里有空調,唐茵就沒再穿厚衣服。

她躺在沙發上盯著春晚看了一會兒,摸著圓滾滾的肚子,給陸遲發消息。

唐唐唐:吃完啦。

陸遲收了手機,回頭說:“媽,我去了。”

王子艷手停頓了一下,露出一個笑容:“去吧,禮貌一點,別留下壞印象。”

等陸遲離開后,家里完全靜了下來。

他們家的年夜飯只有兩個人,桌上菜多卻很冷清,陸遲不是多話的性子,王子艷自己也不會沒事找話。

一頓飯吃的很安靜。

別人家里都在歡歡喜喜過年,他們家兩個人,勉強算得上歡歡喜喜…起碼沒有糟心事。

王子艷笑了笑,繼續看春晚。

陸遲到唐茵家的時候,已經九點四十多了。

外面天被煙花照亮,五顏六色,伴著響徹的炸聲,過年的氣氛很足。

唐茵跑到門口來接他,沖上去就是一頓親。

陸遲隨她如此熱情,后來才將她扒拉下來,耐心地問:“不是要進去嗎?”

唐茵回神,又踮腳湊上去親一口,她嘴唇有點涼,倒是陸遲臉上溫熱的,相差很大。

陸遲目光中帶著繾綣,不易察覺。

唐茵隨后就點頭:“進進進。”

院子里落了雪還沒掃掉,踩起來有咯吱咯吱的聲音,響在爆竹聲濃重的黑夜里不算明顯。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