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到她旁邊站著,被她湊上去親了一口。

兩個人窩在陽臺的躺椅上看風景,唐茵忽然開口:“你之前跟我說了什么,就床上的時候。”

陸遲頓了下,別開臉不說話。

唐茵笑笑,也不追問,雖然心里好奇,轉頭問:“咱們什么時候去偷戶口本?”

陸遲張了張嘴,她的思維跳躍,讓他半天沒緩過來。

第74章 74

說偷戶口本自然是假的。

過了好大一會, 唐茵說:“我想回嘉水私立。”

陸遲說:“好,”

這邊的天氣從下了雨開始就一直不怎么好,于是應了唐茵和陸遲的想法, 改了機票的日期,提前回H市了。

七月份, 市里還是非常熱的。

一回來,唐茵就又后悔了,真沒那邊待著舒服,春暖花開似的,還能墮落地躺著指使陸遲干活。

大學和高中的放假時間不同, 相差很大,現在這段時間嘉水私立里還在上最后一個星期的課。

巧合的是,第二天市里下了雨,下午就變成陰天了,雖然還有點悶, 但已經算是舒服了。

上課時間了嘉水私立外面非常安靜,人也見不著幾個。

唐茵和陸遲打車去了那邊,一路上開著窗。

路過一塊地方的時候,唐茵忽然扭過頭說:“還記得那次不,我說你東西掉了, 你的反應。”

當時的陸遲既害羞又可愛,說話磕磕絆絆的。

陸遲抬眼去看,他記憶力一向很好,想到以前自己被逗時的反應, 別開臉不回答。

唐茵倚在窗邊對著他笑。

臉上細膩得能看到細小的絨毛,一雙眼半瞇著,露出墨色的眼瞳,像閃著光,清晰透徹。

她伸手過去捏陸遲的臉,笑著問:“是不是我太好看了,你看呆了?”

陸遲沒說話。

司機突然出聲:“到了。”

陸遲付賬,兩個人一起下了車,站在熟悉的大門前,還有點恍惚,一轉眼四年都過去了。

門衛室這邊兩個保安正在看著。

唐茵還記得他們,他們自然也記得她這個禍害,在她過來的時候問:“來學校看校長嗎?”

唐茵點點頭。

自然不是看他的,在家里都看夠了,來學校看什么。

保安停了一會兒,將兩個人放了進去。

學校對于進出是十分嚴苛的,必須有老師的請假條簽名才行,對于家長也是控制嚴格進入。

兩個人進了里面,唐茵問:“咱們先去找班主任把?”

陸遲低低地應道:“好。”

來自然要去看班主任的,不然也是白來了,教學樓還是那個教學樓,教室還是那個教室。

周成這學期帶的不是零班了,而是高二實驗班,下學期升高三,帶零班花費的經歷很多。

他覺得最輕松的那一屆恐怕就是唐茵陸遲在的那一屆了,學習的事從來不用他操心。

沒想到,他想的下一刻,主人公就出現了。

“周老師。”唐茵和陸遲敲了一下辦公室的門。

辦公室門沒關,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周成坐在最里面,正盯著一本書。

周成聽著聲音有點熟,抬頭一看,忍不住站起來:“唐茵陸遲?你們兩個怎么來了?”

唐茵笑說:“放假了,就過來看看。”

說起來,他們都四年沒回學校了,學校宿舍多建了,教學樓也多建了,比以前要漂亮許多。

周成笑說: “那可真是稀奇,我剛剛還在念叨你們倆呢,來就來,還帶什么東西。”

辦公室有老師不在,他們就坐在那邊,和周成聊天。

周成雖然當年是新轉來的,但是零班成績相當出色,他自己自然也有了說話的地位。

現在這個辦公室,沒一個人可以比他更老的資歷。

說了許久,周成看了眼時間,想了想說:“我現在帶的這個班,脾氣暴,覺得不上大學出路也不少,心思大部分不在學習上,唐茵,有沒有興趣去里面做個演講?”

唐茵指了指自己:“老師,您也不怕我亂來?”

周成笑笑,“能亂到哪里去,我覺得以前就是教導主任矯枉過正了,你們現在過得不挺好嘛,而且放松一下也沒什么。”

唐茵看了眼陸遲,應道:“好。”

周成將他們帶去了自己的教室外面,里面正在上英語課,還有很多在打瞌睡的。

有幾個從窗戶外看到班主任,紛紛將同桌弄醒。

看到他身后的兩個人,眼睛都發直了,學校里可沒這么好看的人,從哪來的?

周成進了教室里,和英語老師說了兩句,然后說:“今天兩位學姐學長放假回校,都是當年高分考進S大的,我讓他們給你們講講。”

門半掩著,他喊道:“唐茵,你進來吧。”

S大是很多人的夢中情校,但考不考的上就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每年的錄取線基本都在七百分以上,這是所有學生都知道的,無論學霸還是學渣。

所以周成一說完,教室里就哄鬧了起來。

唐茵還沒開始講話,底下突然有人舉手問:“學姐,外面那人是你男朋友嗎?”

唐茵目光放在外面,陸遲正在看她。

她微微一笑:“是啊,我追他的。”

又有一個人舉手說:“學姐,我看貼吧里有個視頻,還有帖子說,當初檢討大會上,當著全校人表白的是不是也是你啊?”

唐茵有點驚訝:“貼吧里?”

她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嘉水私立的學校貼吧,果然看到置頂帖里有個視頻,也不知道貼吧是誰見的,肯定不會是學校,否則這視頻肯定就沒了。

視頻一眼就能看出來,是當年有人偷偷錄下的。

她往下翻,不僅如此,還有以前的一次演講,她當眾放話的,都被錄了下來。

看下面的回帖,前面的大多都是當年那一屆的,或者是當年的高一高二,刷了很多樓。

她真沒想到,有人會留下當初的視頻,對她而言,是一種回憶與留戀。

唐茵放下手機,回答:“是我。”

教室里頓時一下子熱鬧了起來,他們可都是聽過以前的傳言的,對主人公也是非常向往,沒想到今天真人來了。

“學姐你真大膽,什么都敢說,我看完之后好佩服你的,真敢做!”

“學姐我要是你那一屆就好了,還能親眼看到,視頻里看著都太令人激動了,肯定現場更激動!”

“我聽我表姐說的,她知道我報名嘉水私立后就一直跟我重復說這個,就差沒表演給我看了,我表姐可喜歡你了學姐!”

“…”

有個人大聲地說:“學姐,你當初怎么敢在全校面前那么說的,不怕老師找嗎?家長也不管嗎?”

唐茵挑眉:“因為我有資本啊。”

一時間整個教室的人被她的回答弄懵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都覺得自己受到了嚴重一擊。

人家要成績有成績,要顏值有顏值,啥都有。

唐茵抬高了聲音:“咱們班里也有早戀的吧?”

話音一落,班上都安靜了不少。

每個班都有早戀的,這里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們都是偷偷的,不敢像視頻里那樣。

唐茵繼續說:“我不是來管你們的,我以前成績雖然好,但是物理總會多漏那么幾分,一分很多人,偏偏陸遲,也就是我男朋友,他物理總是滿分,我當初追他,第一次就是借物理試卷…我記得最深的是,他高三下學期,一整個學期,每天晚上都給我講一道題型,講它的延伸…你們能做到這樣嗎?”

教室里安靜了不少。

唐茵也沒放在心上,“像我當初說的,反正我是要和他考一所學校的,與其高中偷偷摸摸,不如大學光明正大。你不好好學,新學校有的是人追你喜歡的人。”

她輕輕一笑,“當然,那時候你會遇見更好的人,也說不定。”

說完,她就出了教室。

周成也不管她說了什么,反正笑瞇瞇地說好。

他走在前面,看不到后面的陸遲和唐茵的小動作,教室里的人能看的一清二楚,十分羨慕。

他們一直以為會是書呆子,可別人比他們活的自在多了。

又回辦公室里待了一會兒后,唐茵和陸遲就和他告別了。

出了教學樓后,唐茵就把陸遲拉進了旁邊的小巷子里,張嘴咬上去,含糊不清道:“別人都知道我們呢。”

陸遲從喉嚨里發出一道聲音。

她下嘴輕輕的,陸遲一開始任由她動作,最后實在忍不住了,微微張開嘴,反扣住她。

學校這邊后面基本上很少有人過來,尤其是現在還是上課期間,更別提有什么人了。

他的手按捺不住,從衣擺處滑上去。

手才剛碰上一片柔軟,后面不遠處就有腳步聲傳來,越來越近,是他們這個方向的。

陸遲收了手,低頭給她整理衣服。

唐茵輕輕喘著氣,唇瓣紅艷,仿佛是帶水的櫻桃,眼尾有媚色,教人移不開眼。

兩個人若無其事地從犄角旮旯的地方走出去,有點做賊心虛,畢竟這里還是學校。

才出去就碰上了那人,是教導主任。

四年沒見,教導主任一點變化都沒有,他肯定是巡查的。

教導主任一眼就看到兩人,有點發愣:“唐茵…陸遲?你們兩個怎么回學校了?”

唐茵當然笑嘻嘻地說:“放假了回來看看。”

教導主任有點狐疑。

他可是記著唐茵向來說話是不怎么管用的,在他這里說一套做一套,以前還顧及著是學生,現在恐怕都什么也不顧及了。

唐茵委屈:“我真是來看班主任的。”

就是中途和陸遲親了個吻而已…

教導主任可不敢讓唐茵多活動,找著方法把兩個人給趕出去了,嘴上還說著讓他們下次再來。

校門前依舊很安靜,馬路上一輛車都沒有。

唐茵踢著石子,感慨萬千。

陸遲忽然圈住她手腕,低聲說:“明天…來我家。”

唐茵有些詫異地睜大眼,片刻后開口說:“你知道嗎,你這是在引狼入室。”

陸遲:“…”

良久,他才開口解釋:“我媽她想見你。”

唐茵一時沒回答。

陸遲的媽媽給她的印象還停留在高中那一次,實在是太讓她記憶深刻了,是她從未見過的魔怔。

她以前也會想,會不會陸遲媽媽很不開心她接近陸遲,或者是怎么的,一個惡婆婆的形象。

見她沒說話,陸遲安撫道:“只是吃飯。”

唐茵動了幾下,忽然說:“吃飯我也緊張,要見你媽媽呢…吃完飯從你家把戶口本偷走吧。”

第75章 75

陸遲家換了新房子。

王子艷將那棟別墅給賣了, 拿著重新買了一套小點的,家里又沒有老人,兩個人住綽綽有余, 更何況陸遲基本不在家里。

她知道唐茵和陸遲的事情,也記得當初那一次見面, 還有民政局的那一次。

這次也是知道他們一起回來,特地請了假在家里。

兒子大了總會結婚,她想過無數次,從以前到現在,最后停留在那張傳回來的照片上。

平心而論, 她感激唐茵。

家里的裝修從冷色調變成了暖色調,讓人看著舒服許多,她端正地坐在沙發上,等著人回來。

唐茵和陸遲停在門口。

她有點緊張,小聲地問:“你媽媽會不會不喜歡我?”

陸遲說:“不會的。”

唐茵松了口氣, 但還是緊張,畢竟是把她兒子拐走,兩個人又相依為命這么久,說不定心里不開心。

兩個人一起進了里面。

陸遲將她拉著,“媽。”

唐茵裝乖巧:“阿姨好, 我是唐茵。”

王子艷放下杯子,溫柔地說:“坐,站著干什么,陸遲你去泡杯茶。”

她原本長相就很漂亮, 自從離婚后生活便無憂了起來,眉目里的苛刻也少了,整個人都年輕了不少。

唐茵輕輕一掃就覺得她比之前好了很多。

王子艷主動開口:“唐茵是吧,高中我見過你,以前問陸遲,他只說是同學,沒想到他還瞞著我。”

這個女孩子她覺得挺好的,家里也不麻煩。

唐茵有點愣,回神想了想說:“那時候真是同學,還沒追到手…”

他們高中畢業才確定的關系,依陸遲當時的性子,說是同學一點都不為過。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